信仰天地 |蒙恩见证

11411605911386d7fel

细数主恩

见证人:叶苏葱姐妹

 

奉主耶稣基督圣名作见证!我是担波罗里教会的叶苏葱姐妹,在此愿与大家一起分享我从主耶稣那里得来的丰盛恩典。

主让我发现自己身体出了状况,即时检查

2011年7月初,我无意中发现左边乳房长了硬块,心中就怀疑自己是否患了乳癌。但是因为当时正忙着张罗长子到西马半岛求学的事宜如留学贷款及住宿问题,就决定先办妥孩子的事情再到医院做检查。

从吉隆坡回来后,恰逢沙巴妇女组于7月16日在里卡士政府医院举办妇女全身健康检查的活动。我就把握时机前往做检查。经护士检查后,证实我的乳房确实是有硬块,她就叫我到乳房X射线造影(Mammogram)部门去作预约,可是预约最快也要到9月中才轮到我。医生就建议我到私立医院作检查。7月25日,我到和平医院作乳房X射线造影(Mammogram)及超音波扫描(Ultra Sound)。检查报告出来后,8月3日我便带着报告去政府医院见医生。医生看过报告后,就告诉我必须做活体切片检验(Biopsy),因为希望尽早拿到检验报告,因此我再次回到和平医院做了切片检验的小手术。局部麻醉后,医生在患处切个小洞,再用一支特别大的针插入硬块抽取样本拿去化验。感谢主,检验过程顺利、平安。

主让我遇到热心协助的医生

8月15日,刘医生亲自打电话给我,证实我是得了乳癌,并叫我和外子一起去和他详谈。感谢主,当我知道报告结果后,主让我坦然接受事实,并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8月17日,我和丈夫去见刘医生,他详细的为我们讲解我的病情。我的肿瘤有2.2公分长,按体积来看是第二期的乳癌。刘医生建议我做全乳割除手术,之后再做电疗及化疗。可是做全乳割除手术的手术费未包括住院费及医药费就需要约一万令吉。正当我们为手术费烦恼时,医生就对我说他愿意帮我们写信到政府医院,让我在政府医院作全乳割除手术(Mastectomy)。在我答应做手术后,刘医生即刻致信给伊丽莎白医院乳房专科部(QE Breast Clinic)的专科医生蔡医生。回到家后,我把患上乳癌的消息告诉家人及好友,我也开始要求各地同灵为我代祷。感谢主的帮主,让我当时很勇敢、很乐观地面对这个打击。

 主为我做美好的安排

第二天,我带着刘医生给我的信件到政府医院见乳房专科蔡医生,当时他安排我见一位专科女医生,Ms Feona。感谢主,她安排我两个星期后在伊丽莎白医院II动手术。9月3日我入院,第二天就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签了各种同意书后,心里开始有点紧张,毕竟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做全身麻醉的手术。晚餐时间,有一位护士走过来和我聊天,给我鼓励。她和我聊了很久,使我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感谢主,祂派了一位白衣天使来安慰我!主耶稣也为我安排了一支华人居多的医生团队,让我们在手术前的沟通上不会有任何的困难。

手术前一晚,护士告诉我凡第二天要动手术的病患都要在凌晨二时就开始禁食。晚上九时,主治医生来巡房时告诉我是第五位手术病患,手术最早也要在下午四时才能进行。她还特别交待护士早上給我吃早餐后才开始禁食,以避免我太饿而导致高血压,那就会影响手术。

9月5日傍晚6时45分,在我禁食12小时后,我被推进手术室,护士们都以为当天的手术取消了。可是感谢主,虽然迟了,可是手术还是如期进行!我心中不断祷告求神做我的手术师,让手术顺利进行。感谢主,手术很成功,当我在晚上11时15分醒来时,我已经在普通病房里了。

手术前,我曾经问过主治医生会是哪位医生将为我进行手术,她告诉我她不确定,因为他们进行手术是轮班制的。除了正式的手术医生,有时也会轮到专科实习医生为患者动刀。我在手术过后才得知为我进行手术的苏医生是一位很有经验的专科女医生!我的伤口缝得很完美,不需一直靠止痛药(吗啡)也不觉得很痛,第二天我的精神状况已经很好了。感谢主,为我做了一个美好的安排。

手术后,为我检查的医生交代我出院后在家里要多做运动就行了。没料到,在我出院前主耶稣就安排乳房专科医生主任蔡医生来为我检查。他得知医生没有为我安排物理治疗后,即刻吩咐医生写信安排我做物理治疗,让我学习一些适当的运动和预防淋巴水肿的按摩方式。感谢主美好的安排,9月9日我终于可以出院了。7天的住院费及手术费只用了马币一百令吉。

 主为我做决定

9月27日到医院复诊时,苏医生说我伤口复原得很好,并告诉我接下来我该做化疗、电疗等后续治疗。我被安排到肿瘤科作下一步的治疗。在手术期间,亲戚朋友给了我很多的意见,大都劝我避免做化疗,说化疗对身体的伤害很大,过程非常辛苦等等。那时,我也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接受化疗。10月11日预约见肿瘤科医生时,我们夫妻还处在不知该如何做出明智的决定。这时,肿瘤科医生却对我们说我一定要作化疗,过后不必做电疗,只需吃荷尔蒙药就好了。我们离开病房后,询问其他病友的情况,他们都告诉我医生叫他们自己做决定要不要做化疗。故此,我很感谢主,因祂并替我安排了最好的治疗方法。

 主领我走过死阴幽谷

10月18日,我开始做第二个乳癌疗程 ——化疗。化疗一共要做六次,即每三个星期就要做一次。第一次化疗回家后,我就从晚上7点到次日晚上7点都不停的呕吐,不能进食或喝水,非常辛苦,甚至严重到被送进斗亚兰医院急诊室打点滴。急诊室里,我一边打点滴一边呕吐。我不停地在心中祷告,打了两瓶的点滴,才回家休息。感谢主,之后呕吐的次数也逐渐减少了。化疗后的第二个星期,我的头发开始严重脱落,我只好把头发剃光,开始了戴假发的日子。第二次化疗时,我告诉医生我会严重地呕吐,她就给了我一种特强的止吐药。感谢主,吃了那药后,我呕吐的情况就有了明显的改善。化疗期间的煎熬,真是非笔墨所能形容的。若不是靠着祷告,有主作我的依靠,我想我可能会放弃做化疗。然而,我还是满心地感谢主。因为我除了呕吐、头昏脑涨、身体疲惫、十指变黑、皮肤变黄、毛发脱落之外,可说是没有严重的副作用,例如:口腔也没有溃烂、胃口、睡眠等都很好,每次验血,白血球指数都过关,因为如果白血球指数偏低,必须从腹部打药,疗程也得延后。每做完化疗,我只需要在家休息8 天,之后就可以照常上班了。感谢主,我的雇主也给我无限期的有薪病假,让我减少对事业的忧虑,安心地抗癌。

主考验我的耐心

挨过了五个月的化疗后,医生告诉我不必做电疗,我心想应该是雨过天晴了。岂料医生却接着说我需要做第三个疗程,就是注射 Herceptin。 化疗期间,每三个星期都要抽血、验血、打点滴,而且我只能够动用右手,因为手术时,左手腋下的淋巴都被切除,再加上化疗导致右手血管损坏,所以医生也交代我尽量避免用左手量血压、抽血或打点滴。因此, 我每次看到针或要被扎针,心里都会怕。当我听到还需要再注射Herceptin时,我真的很不愿意,因为共要注射17次,每三个星期一次,也是像化疗一样以打点滴的方式入药。但是医生劝我说,Herceptin是很好的药物,它是专给HER2 positive的乳癌病患的预防针。如果癌细胞是HER2 negative的话,就不能够用这种药。这种药很贵,注射一枚要马币七千令吉,17枚就要花马币 119,000令吉。现在医药费完全由政府承担,再说医生也为我检查心脏。感谢主,化疗后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脏,所以我是可以接受Herceptin疗程的,而它是属于“预防针”,注射后第二天就可以正常上班。我就听取医生的意见,2012年3月1日我就开始接受 Herceptin疗程。我想,这一切都是因为主要考验我的耐性,要我忍耐到底吧。2013年1月29日我终于结束我第三段的疗程。感谢主,祂一直保守带领我,让我顺利地完成这个疗程。在这期间,每三个月都有作心脏检查,检查报告都很好,药物并没有影响我的心脏。

感谢主给我力量

从我发现肿瘤至进行手术和接受抗癌疗程期间,长老、传道、执事、同灵、亲朋戚友都来探望我。加上各地、各州、各国的教会同灵不断地为我代祷,让我重新得力。愿主纪念他们的爱心。此外,丈夫、孩子、家人、亲戚朋友及同灵爱心的鼓励及帮助,让我真正体会到亲情、友情和同灵之情。

感谢主,在我接受治疗期间,主特别眷顾孩子们,不论是在外地求学的长子或留在身边的孩子,他们都没有让我烦心,使我可以安心养病。

感言

我觉得患上乳癌是神特别给我的 “信仰的考验”。这件事不只考验我,同时也考验我的家人,看我们是否能紧紧地抓住神,完全依靠神并将凡事交托于神。很显然的,这场病让我的信仰更上一层楼,也让我深深地经历到神是如何牵着我的手走过那死荫幽谷,使我及时觉悟神是那么地爱我。我心里也真正感受到约伯记42章5 节所记载的:“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感谢神,若不是靠着神、靠着祷告,我想我是不可能那么坦然地面对这一切。最后以诗篇 46篇1节与大家共勉之。“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愿一切荣耀、颂赞都归于真神,阿们!

 

  (518)

More from 信仰天地 |蒙恩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