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教会的回顾与展望(二)

我们的挑战

历年来菲律宾教会面对以下数项的挑战。

一.婚姻问题

追根究底不难发现菲律宾教会青年婚姻问题大概有下列几方面。

1. 历史的包袱- 由于菲律宾曾经被西班牙殖民统治333年(1565-1898),之后又被美国于二战前后统治约15年,菲律宾终于在1946年7月4日国家独立。长期被西方殖民之后的菲律宾留下了英语的主导地位以及对西方文化的认同。菲律宾民族在音乐,建筑风格,绘画,雕刻,政治体系,乃至宗教信仰与生活习惯方面无不深受美,西两国影响。延至今日,菲国人民仍然仿效西方国家极度奉行政治自由民主,崇尚言论自由,宗教自由, 甚至最不可恭维的是性开放自由。举凡如婚前苟合,一夜情,同居,试婚,同性恋等歪风极为泛滥。若说菲律宾是亚洲社会中最自由开放的国家绝不夸张,教会的牧养不得不长期面对极为棘手的婚姻问题。

2. 风俗传统– 菲律宾民族的一项特色即父母嫁女儿不向男方收取聘金。热恋中的青年男女只要你情我愿就可轻易结婚,因此形成早婚现象。但往往因为年轻夫妻思想还未成熟,经济能力不稳定加上年轻缺乏责任感而告分居或以离婚收场。很不幸的,此类现象也不断充斥教会信徒的婚姻和家庭。

3. 经济因素—由于数十年来菲律宾经济萧条, 国内长期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人民想要往海外就业发展的趋势偏高,逐渐造就了菲律宾成为世界最大的人力输出国,有约1100万的菲律宾人住在海外工作。主要供应帮佣,园丘工人,建筑技工与监护工的市场为多。而海外就业的地区按照人数排前面的根据统计是沙地阿拉伯,香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2012年菲律宾外劳汇款多达194亿美元的数额,是菲国重要的经济与币值支持。也因为这样在教会不难看到一种现象,不少青年男女在大学选修护士系,若问他们选修的目的为何?答案经常是为了想要方便出国觅职。其中一大隐忧是已婚的青年为了生计到海外就业而夫妻分隔两地,几年后往往望夫归的太太等到的是带着另个家庭回国的丈夫;抑或思念妻儿的丈夫回到家里已是人去楼空,妻子已经改嫁他人。此类家庭悲剧,在教内或教外,不断重复发生!

4. 青年主内通婚择偶问题。

如上所言,菲律宾信徒人数只有区区2400人,加上是个岛国,信徒分散各地,距离甚远,例如从南部棉兰老岛到马尼拉要乘搭渡轮耗时两天,从中部巴柯乐到棉兰老岛同样乘船耗时一日一夜。就北区吕宋省自身范围以内,从马尼拉到东北部的沙马尔岛(Samar Island)车程也耗时24小时。地理的距离导致青年甚少机会共聚联谊,自然感情交集的机率减低,加上在地方教会的青年寥寥无几,青年要在主内找到对象确实不易。

 

二.环境治安问题。

1969年菲国南部的回教徒成立了最大的反政府组织摩洛民族解放阵线(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line),起初为一秘密组织,在菲南靠近沙巴州的盘古岛(Bongao Island)进行游击军事训练,数十年来不断对抗马尼拉政府,意图建立一个回教徒国家。1992年9月2日,与菲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在南部棉兰老岛成立自治区,仅暂时停止了战乱局面,叛军内部因为利益纠纷无法达致协议,部分的游离分子脱离摩洛解放阵线另外组织阿布沙也(Abu Sayaf)游击队,活跃于南部的巴西岚岛(Basilan island),霍罗岛(Jolo Island),达威达威群岛(Tawi Tawi)一带,这群叛军手段无比残忍,经常绑架华商,外国宣道士与游客以索取高价赎金,撕票行为时能闻之。加上菲律宾的共产主义新人民军(New People Army)长期与政府对抗;南部的菲律宾,多年以来动荡不安,人民生活水深火热,不但外商,游客止步不敢前来,也多番阻碍本会国外传道人深入菲国实地访问了解教势发展,在牧养上难免疏忽了一些内地的教会。南部的一些工人甚至每月要冒生命危险巡牧教区。教会所举办的活动经常因治安考量而中断或取消,各地方教会也无法频密交流联谊。举一实例,南部的奥鲁唐卡岛(Olutanga)的教会,本来拥有62位信徒,已建峻钢筋水泥会堂,信徒因不堪阿布沙也叛军长期入侵而陆续搬迁。目前教会只剩下两家人,唯感谢主的是传道人仍然每月冒险前往关怀牧养。

 

三. 工人问题

1. 专职工人变节问题。

菲律宾早期有不少堪称有恩赐的专职工人,明显得到神的重用,尤其在宣道方面着实作出了不可忘却的贡献。有两位工人透过电台广播布道而建立了数间教会[1]。有者[2] 则骑着自行车周游各个城镇,用扩音器于街头巷角广传福音,建立了几处教会,当中的信徒后来也出了几位执事和一位传道。但叫人伤心扼腕的是这些工人后来陆续跌倒,重者离道叛教,轻者卸职或退休后就无法安份守己当普通信徒,对教会诸多不满,不断批评抨击在位者,自己停止聚会或参与任何教会的活动。此类情形在菲国被视为人民力量(People power)的后遗症。1986年2月7日菲律宾的独裁统治者马科斯(Marcos)被人民力量与天主教红衣主教(Cardinal)联手推翻下台,自此菲律宾不管在政治舞台或教会层面均引起了人民力量的效应与恶性循环。只要对领导者稍微不满则动辄群情汹涌推翻领导层。当然若就信仰角度来审视,其起因与嫉妒心态,真理扎根与教会训练,管理,差传制度健全与否不无关系。此外,也曾经有国外联总工人,因为长期在菲律宾单打独斗,结果遇上异性的诱惑而栽跟斗。

2.宗教教育师资问题。

菲律宾宣教小组从1995年开始每年差派宗教教育辅导员开办教员讲习会,期望所培训的教师会在菲国各地开班建立健全的宗教教育制度与组织。2010年后训练了超过100位教员。但经巡视后发现普遍地方教会只开办幼稚班,拢统的小学生少年班与年龄参差不齐的青年班三个班级。主要原因是教员缺乏实际执行经验与主动性,一些教员士气低落,态度散漫,教课敷衍了事。宗教教育的不健全与不活跃是教会的最大致命伤, 教会信仰的摇床效率低且无法孕育出神儿女健全茁壮的灵命,长期下去导致青少年信仰流失,教会圣工后继无人,领导层青黄不接。

 

3.工人短缺问题

由于都市化的现象影响,菲律賓近年來信徒陸續遷徙到马尼拉,宿务,帕拉湾(Palawan)等各大城都,慕道者人數逐漸增加,福音據點也隨之攀升,這无疑是可喜可贺現象,然而因據點散布地理位置太廣,能調派的專職工人僅有区区六位,莊稼多,工人少仍是菲律賓教會的一大隱憂。有鑑於此,菲律賓宣道小组在編列工作計劃時,经常特別要調動工人追踪牧养迁居外地的信徒。

另外,菲律宾民族方言的繁杂与文化隔阂加剧了牧养的困难。各省人民以自身民族方言为首操语言,他卡洛(Tagalog)虽为国语,但能说流利他卡洛语的菲律宾人除北部以外,中部与南部的居民则少之又少。本会信徒以北部他卡洛语,中部伊龙戈(Ilonggo)语与南部宿务语(Cebuano)为多。5位传道人并非都通晓三种方言与英语,造成无法灵活调派工人的困难。

 

四.教会无法自养问题

菲律宾的政局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地震与台风频仍,农作物欠收,国内失业率因此高涨,信徒生计深受影响,自然教会的奉献数额相对减少。至今为止,菲律宾教会的财务仍然非常依赖菲律宾宣道小组与联总的支助,菲律宾联络处能收到的经常费只有菲律宾宣道小组全年开支的10巴仙。早期的教会对于财务管理的概念可谓无知,譬如信徒直接把十分之一奉献到专职工人的口袋;每月奉献与开支没向信徒公布报告;访客奉献不开收据等等。经过菲律宾宣道小组多次安排专人教导教会负责人如何有系统管理财务,近年来教会财务管理的效率与透明度明显有所提升。目前各地方教会仍算勉强可以自养,但若要有能力设立健全总会并负担起全国工人的每月生活费与牧养开支,仍然是非常遥远的一项奋斗目标。



[1] 其一为棉兰老岛帕卡典教会的Lumantam,1995年按立为路求传道,但不曾接受本会神学院训练。2003年前妻离世后,信仰逐渐堕落,多次被控告与信徒或非信徒发生淫乱行为,经调查后虽没足够证据除名之,却自行离开本会并霸占帕卡典教会会堂。其二为菲律宾东部沙马尔岛的Dario Modrigo,2004年就读本会神学院,第二年因无法和同学合群共处,屡次不赞同讲员的授课与与质疑本会信仰教导而被终止学籍。离开神学院后与外教会牧师频密交流而受影响,开始传讲异端。后来邀请离开本会的变节工人罗文光携手宣教,导致东部约一百位信徒离道叛教。最终于2012年10月31日被本会正式除名。

[2] 帕卡典教会的Fernando Martenez,志工传道,当三轮车司机维生,性情豪爽,乐意助人,热心布道。及至妻子中风病倒,为了照顾妻子难以分身工作,陷入经济困境,教会虽给予济助,却受不起外教会重金聘请为宣教士的诱惑,2000年变节离开本会。

2.宗教教育师资问题。

菲律宾宣教小组从1995年开始每年差派宗教教育辅导员开办教员讲习会,期望所培训的教师会在菲国各地开班建立健全的宗教教育制度与组织。2010年后训练了超过100位教员。但经巡视后发现普遍地方教会只开办幼稚班,拢统的小学生少年班与年龄参差不齐的青年班三个班级。主要原因是教员缺乏实际执行经验与主动性,一些教员士气低落,态度散漫,教课敷衍了事。宗教教育的不健全与不活跃是教会的最大致命伤, 教会信仰的摇床效率低且无法孕育出神儿女健全茁壮的灵命,长期下去导致青少年信仰流失,教会圣工后继无人,领导层青黄不接。

 

3.工人短缺问题

由于都市化的现象影响,菲律賓近年來信徒陸續遷徙到马尼拉,宿务,帕拉湾(Palawan)等各大城都,慕道者人數逐漸增加,福音據點也隨之攀升,這无疑是可喜可贺現象,然而因據點散布地理位置太廣,能調派的專職工人僅有区区六位,莊稼多,工人少仍是菲律賓教會的一大隱憂。有鑑於此,菲律賓宣道小组在編列工作計劃時,经常特別要調動工人追踪牧养迁居外地的信徒。

另外,菲律宾民族方言的繁杂与文化隔阂加剧了牧养的困难。各省人民以自身民族方言为首操语言,他卡洛(Tagalog)虽为国语,但能说流利他卡洛语的菲律宾人除北部以外,中部与南部的居民则少之又少。本会信徒以北部他卡洛语,中部伊龙戈(Ilonggo)语与南部宿务语(Cebuano)为多。5位传道人并非都通晓三种方言与英语,造成无法灵活调派工人的困难。

 

四.教会无法自养问题

菲律宾的政局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地震与台风频仍,农作物欠收,国内失业率因此高涨,信徒生计深受影响,自然教会的奉献数额相对减少。至今为止,菲律宾教会的财务仍然非常依赖菲律宾宣道小组与联总的支助,菲律宾联络处能收到的经常费只有菲律宾宣道小组全年开支的10巴仙。早期的教会对于财务管理的概念可谓无知,譬如信徒直接把十分之一奉献到专职工人的口袋;每月奉献与开支没向信徒公布报告;访客奉献不开收据等等。经过菲律宾宣道小组多次安排专人教导教会负责人如何有系统管理财务,近年来教会财务管理的效率与透明度明显有所提升。目前各地方教会仍算勉强可以自养,但若要有能力设立健全总会并负担起全国工人的每月生活费与牧养开支,仍然是非常遥远的一项奋斗目标。

(9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