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医治我的孩子 – Taatloi Muksin弟兄

主医治我的孩子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还没归入真耶稣教会之前,是佛教徒。我的妻子于保佛产下了第二个孩子(女儿)后,也就是我们困难生活的开始。孩子出世后就搬到实必丹,因为我是在造纸厂任职,当孩子满月后,她就开始生病,到纸厂医务所求医,医生诊治察觉病情继续治疗,经过医生仔细的检查之下,孩子患上肺积水并染上细菌。因为孩子呼吸困难,医生为她套上氧气,在保佛医院住了两天,再转送到亚比中央医院接受治疗。经过专科医生的检断,作x光检查,发现孩子病情严重,肺已经烂了,需动手术把肺里的积水抽出来。我们在手术室外等候,不就孩子被送入加护病房,她的鼻孔塞了几条管子以帮助呼吸,而且各种先进的仪器也派上用场,在病房内,目睹此种情形之下,令我伤心哭泣。
​一个月后,孩子康复回家。但遗憾的,几天后,病情复发于一年之内,孩子不断的进进出出医院,受尽苦楚,甚至医院的工作人员,都当他是义子。孩子的病情继续恶化,家父唯有到王麻骨的庙堂取药,此药是一张符字写了些中文字,把它烧成灰后混合在滚水里喝。但病情继续恶化,家父不灰心,继续到保佛的庙堂再领取此药,病亦无好转。家父再到村落去找巫师取“符水”,经过巫师的占卜,说孩子是受到撒旦的干扰,甚至他本人也无法驱走此撒旦。
​1993年初,虽然孩子仍然生病,我们全家还是搬回实必丹。同年9月,沙巴造纸厂当护士的方玉玲姊妹,告诉我真耶稣教会能行神迹奇事,例如治病。巧好当时是Georgecchin 与 Marias 弟兄两位见习传道巡牧此地祈祷所,在此我略述Marias 弟兄在陈文彬弟兄家里做的一个梦。
​当晚Marias 弟兄梦见我独自一人走在黑漆漆的港子里,看到一群围绕着他们其中一个朋友。在人群中,Marias 弟兄看到我愁眉苦脸,当时的朋友都开心玩乐,而且也叫我与他们同乐,但他们并没说服我。当Marias 弟兄接近我时,人群便稍微推离。Marias 弟兄也上前询问我有什么疑惑,他成为我的朋友安慰我。当他安慰我时,那群坏人也在想出各种方法与Marias弟兄对抗,Marias弟兄有宝剑(武器)(弗6:17;路22:38)与他们对抗,Marias 弟兄催促他们对抗时,相反的他们却逃走。虽然如此,这些坏人也纵容我跟他们离去,但是Marias 弟兄却继续与我在一起,接着那些坏人便逃走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Marias 弟兄也从梦中惊醒过来。这意味着Marias 弟兄的梦与我的孩子患病时的生活有关,其实Marias弟兄与我并不相识。
​隔天下午,Georgechin 与Marias 两位见习传道及江美玲姊妹到我家传福音,见证真耶稣教会的真理及有神迹奇事的同在。当我听到这教会能行出神迹奇事,例如治病时,觉得非常欢心,而且也盼望孩子能痊愈。
​1993年10月2日,我和两个孩子接受真耶稣教会的浸礼。曾传道按手在我头上,我也得了圣灵,经过长时期弟兄姊妹热心的代祷及传道的按手,祈求神的医治。几个月后孩子已经痊愈。每个月依旧带着孩子到保佛医院复治,医生觉得惊奇孩子已经康复至今。非常的感谢主,医治我孩子的病,在此亦向同灵致谢,因帮助我走向真理之路。愿一切荣耀与主耶稣从今直到永远,哈里路亚。
​Taatloi Muksin弟兄

(3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