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引领我到真教会

主引领我到真教会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是Milianah Christoper姊妹,本是圣公会的活跃信徒,但从未认识真耶稣教会。1993年我与本是天主教徒的丈夫结婚。婚后,我们一起回根地咬度假。在路途中,显然发现每个村落都有许多不同教派的名称,不久我们在根地咬省看见了『真耶稣教会』这名称。于是对丈夫说:『这么多的教派,这间是最过分的一间,竟然以真神的名为名。』所以,我就认为这间教会是不适合我们的。
在这年当中,我从未到过圣公会或是天主教聚会。那时,实必丹还没有圣公会,天主教又离家太远。其实,我时常在想该如何为孩子受洗?在圣公会或是天主教?如果在天主教受洗,手续多得很,而我却没有完整的文件,例如结婚证书,父母受洗证书,那该怎么办?
​至于圣公会,虽然所需手续不多,只要洗礼时把孩子带到教会受洗就行了。但是,我当时在实必丹,而我的乡下Minusoh村却在京那巴登岸(Kinabatangan),路费则成为负担。于是,我就问起丈夫有关孩子洗礼的事情。他则回答:『不用洗礼的,只要心中想想神,就能进天国了!』虽然如此,我却不气馁,每天都为这事祷告,交托救主。
感谢主,经过了4年,我终于找到了答案。1996年7月,我带第三的儿子到实必丹造纸厂医务所注射预防针。事后,我便与朋友一道回家。在途中,正巧我的朋友想要小解,而我亲戚家又在附近,我也觉得累,我们便决定在这里歇一歇脚。
​但是,当我们进入屋子时,他们正在聚会,我很好奇不明白她的家几时开始有家庭聚会。因为我们在此都未曾去参加过聚会,更何况如果这是天主教信徒,为何我全不认识。虽然问题重重,我依然静静地旁听,一点也不觉的惊奇直到他们用灵言祷告。我一直睁开眼睛直到祷告完毕。聚会后,我毫不犹豫的向他们提出问题,他们很乐意的为我解答。最后,问他们我可以参加聚会吗?正巧当天是安息日,大约中午1时半,我便和孩子一同参加聚会,丈夫当时在亚比工作不能参加。聚会后心里涌出喜悦有兴奋的感觉,甚至因太兴奋而哭了。也许因为这4年来没有参加任何聚会,而今天却可以无阻的聚会。自那天起,我每天邀请他们到我家传福音。感谢主,我的丈夫不但不反对,反而要求受洗。在这6个月里,我不断祷告,求主安排家人的洗礼及渴望得到圣灵。果然在我受洗前的一个月,主耶稣赏赐圣灵给我。当时我在房间祷告,大约4个小时,圣灵降下,我兴奋若狂,难以形容的喜悦充满我心。
​1996年12月,甘多马传道安息日证道后,祷告会时传道按手在我的头上,而我也在其中。突然间,我的灵眼开了,开始时,我看见一片很广大的草原,而我也在其中。突然间,我仿佛看见一朵白云从天降下,慢慢靠近我。当我往上观看,我看见一道很亮而不刺眼的光,慢慢的,我开见有一位圣者身穿白衣,圣洁无比。他把双掌显出来,掌中有钉痕,尚流着血,我一边哭一边祷告,使我深信不疑,那就是主耶稣基督,主耶稣行走,我也跟着走,直到主升天。与此同时,有一朵白云来把他环绕。我又听见有一柔和的声音说道:『我必再来!』直到祷告钟声响时,我便醒了。当我睁开眼睛时,我觉得很惊讶,因为我仍留在原位。然而,刚才我已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有两位姊妹也同时见证我在用灵言祷告时,用膝盖行走,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然后又回到原位,钟声便响了。自那天起,我再也等不及要到真耶稣教会洗礼,成为神的儿女。哈里路亚!感谢主!终于在1997年1月25日,全家受洗归入主名下。

(58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