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恩典 – Radiah Sion 姊妹

神的恩典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1996年小妹被医生证实患有初期骨病称为RHEUMATOLD ARTHRITIS.根据医生,我体内缺乏营养因为吃太多西药。这种病患者不适合怀孕,风险太高,医生担心胎儿会营养不足而发育不正常。此外,我也患有贫血症,时常呕吐,有时身体冰冷,脚会抽筋。
1998年9月,我在兵南邦时牙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唯有找牙医帮我解决。突然间,我整个人昏昏极倒,言所看得东西东倒西歪。回到实必丹,我在诊疗室检查身体,护士说我可能怀孕了。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本身并没发觉自己怀孕了。我又紧张又高兴。我的丈夫是最为我的处境担心的,因为我是刚刚复原,另外我本人也不晓得胎儿的岁月。
于是,我便到医院为胎儿检查。护士发现我的血只有7.5gm而正常的怀孕妇女应是10gm.正巧当时的护士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她苦口婆心的劝我,又供我许多营养品。
许多朋友知道这件事以后都心感不安。我也把此事向我的父母及家人隐瞒因怕他们为我而担心。因朋友的担心,使我自己也过意不去。然后我就向神求问,为何要赐给我这孩子。在祷告中,求主加添力量及赦免我的罪过。祷告后,我感觉到有力量及信心。我们的主难道不是有权利的神吗?难道神不比我更清楚我的软弱吗?那一切不是被他衡量过了吗?我决定不堕胎,并深信主是有全能的神。此外,我也很痛惜我的孩子好像现有的四位孩子一样。孩子们对我又担心又高兴因为不久会有一位弟弟诞生。我深信主会赐给我,照顾我所生的胎儿。许多人认为这孩子将会残缺,我是无法把胎儿养到9个月的。
这一切话语我都毫不理会因为认为这是个考验同时也证明了信主耶稣是没有忧虑的。我一直禁食祷告,求主赐下健康的孩子。我要为主作见证,告诉我身边的人我在主里是多么的幸福快乐。我冷静的面对每一天。我的丈夫为此事一直照顾我甚至不去上班。我劝告他,主赏赐,主创造,主必应许我所求。
我进行胎儿扫描后,医生确实胎儿已有8个月又5天。那时,我的血很奇怪的升到11.8gm(完全状态)。我认为这是个奇迹,是神在医治我。我怀孕的初期,我感觉神在我身旁;他监察我,用手扶持我,帮助我,仿佛慈祥的母亲监察初学走路一样。此外,帮助我代祷的弟兄姊妹也加给我力量。
1999年3月28日,根据扫描报告,我腹中的胎儿已经超过了9个月,所以护士吩咐我必须到实必丹大医院检查。抵达医院时,医生检查后发觉身体状况良好,同时可以准备生产。因此,1999年3月31日中午12点正,医生便给我打点滴,好让我肚腹感到疼痛,方便生产。
在生产过程中,医生险些要为我开刀因为出的很慢。我立刻默祷交托神。几分钟后,当医生决定要为我开刀时,一位护士突然说婴儿已出世了。感谢主!在神的安排及带领下,一位可爱的男孩终于在1999年3月31日旁晚5:49分诞生了。
当时,我以为我的问题就在此解决了。没想到,刚才哭哭啼啼的婴孩刹那间哭声很急促。我的丈夫和我(他在生产房外等我)原以为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当我的丈夫回到家时,发觉婴孩呼吸困难。我马上通知护士安排医生检查。晚上9时正,我与丈夫通电话后,他马上赶到医院。
当我的丈夫赶来时,我叫他打电话通知Emily姊妹为婴孩代祷。我完全没有一丝忧虑因为知道这是神给我考验。我深信主所赐的,他必保佑;神创造的,他必养活。我深信婴孩一定平安无事因为婴孩还未受洗。眼睛睁的看着刚出世几个小时的婴孩,被一支验血的针插入所受的痛苦,我不能自禁哭了起来。
第二天,几位医生来为婴孩检查,发觉婴儿右边的肺有风,造成呼吸困难。所以,医生把一条喉通进一个瓶子,再把一条细喉通进婴孩的鼻子。然后,向婴孩的胸部拍一拍,使他肺里的风出来。此后,他被安置在一个育婴器(INCUBATOR)。婴孩的呼吸及体温都被一部机器控制。我当时真的很可怜这个婴孩。我祷告求主不要让事情延长下去。同灵们都很迫切的为婴孩的事祷告。我们相信主必垂听我们的祷告。
三天后,婴孩胸口的喉拆了,医生在我面前把胸口的伤缝上。我的信心再次被考验。我不能集中祷告因为听到婴孩的哭声,深深地打在心里。我只能喊:“主啊!求你帮助!”这也是婴孩住院期间我常常向主所求的。第四日,婴孩从育婴器被拿出来,安置在床上因为不需要氧气的帮助,自己已经能够呼吸了。过后,我在医院待了几天,因为婴孩的身体患有黄疸病。
逗留在医院时,护士们都称赞我的孩子和活泼因为他手上的喉很常被他拔掉。当孩子检查后,他也很积极的喝奶,他的状况良好。最后,医生应准我们回家。现在婴孩已有4个月左右并并健康活泼。而我的这个孩子也将在实必丹教会献堂礼接受洗礼。到目前为止,我本人还是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感谢主,愿一切荣耀归于丰盛,慈爱,怜悯的神之圣名。愿颂赞归于看顾并保守我们的主耶稣。哈里路亚!
​​​​​​​​​​​​​​​​​​​​​​​​Radiah Sion 姊妹

(3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