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信主历程 – Jixter Joanes弟兄

1. 我的信主历程 – Jixter Joanes弟兄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是Jixter Joanes弟兄。非常感谢主让我有机会见证有关我自己所经历的事情,而今天我也认识并相信了真耶稣教会。我也感谢Joe Nick弟兄及其他同伴们如Rayner弟兄及Rolland弟兄,因他们的缘故,我今日得以在这教会里。

在这之前,虽然Joe Nick弟兄多次带我去教会,但我未曾想过会归入真耶稣教会。此外,虽然我让Joe Nick弟兄有机会传福音给我,但我却不相信其所传的福音,再加上我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真的,都是教导人行善的。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热爱及相信我原有的宗教。因此,当有时候Joe Nick弟兄多番提起有关宗教的事情时,我只觉得厌烦,但我隐瞒此感觉,以免伤害了Joe Nick弟兄的心,因他是我的好友。在他坚毅的决心下,久而久之,我渐渐产生兴趣想要知道本来与我来自同一个宗教的Joe Nick弟兄如何改变并相信了真耶稣教会。

与此同时,Joe Nick弟兄也经常向我提起圣灵,但我不太明白。在那期间,我们居住在丁基兰国中宿舍的同一个房间里,因此我经常看到他祷告。第一次看到他祷告时,我惊呆了,我内心深处认为这样的祷告方式是错误的,只因它的确与我所信奉的宗教的祷告方式有所不同。尽管如此,Joe Nick弟兄还是坚持维护真耶稣教会的真理,并向我解释为何这样祷告。此外,他教导及邀约我像他这样的祷告。尽管如此,我还是拒绝了他,我仅是观察他祷告。最后,经过多番的拒绝后,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想要知道Joe Nick弟兄的祷告方式,并下定决心要与他一同祷告。但是,我因不明白其所教导的祷告方式而觉得非常失望。Joe Nick弟兄经常叮嘱我要以这样的方式祷告,但之后我再也没有这样的祷告了。

当为期一个星期的学校假期到来时,我回到位于担波罗里的家乡―龙古斯村(Kg. Rungus)。在这个假期里我做了一个异梦,我梦见自己置身在一群人当中。奇妙的是,我仿佛看见很多各种的宗教。我一人走在这一大群人当中,当中有些是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向我打招呼。最后,我终于找到一个我认识且来自真耶稣教会的人,过后我才想起这人的一个亲戚也是我的朋友。当时,我内心产生一个疑问,如果世上所有的宗教都聚集在这儿,那么我这位相信真耶稣教会的朋友肯定也在这儿。我就询问他说你的亲戚是否也在这儿。因这人之缘故,我下定决心要寻找我的朋友,但却找不到。

过后,我突然发现我置身在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一个非常深、阴暗的洞里。但是,我还是可以看到和我身处在同个地方的人,每个人都很努力地想要走出该地方,而我则独自行走。在那儿,我看到很多我所认识的人,但却没有人和我打招呼。当我看到我的母亲也与那些人同在该处时,我觉得很惊讶。可悲的是,母亲完全不理会我,最后就这样消失无踪了。我想起在那群人当中没有一个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在该处时,我觉得很害怕,因独自一人在这样可怕的地方。我奔跑以寻找出路,可是却不知要往何处去,我只是继续地跑。

过后,我突然从置身的地方转换去另外一条道路上,而我则在疲惫地奔跑。只见那里黑暗,而那条道路的四周是阴沉的墓地。我发现当我奔跑时,只见有很多怪物(撒旦)从后追着我跑。当我尽力跑了一段路后,我抵达一个转弯处,有一辆罗里停在我的面前。罗里司机是一个老人家,那个老人叫我赶紧坐上他的罗里,并坐在他的身边。一路上,我很清楚地看到那些可怕的怪物继续地追赶我们,并试图攻击我们。接着,那个老人拿出枪,射向那些怪物。当我看到从枪口射出来的是水后,我觉得很惊奇,而那些怪物被水射中后都大喊疼痛。怪物的叫喊声让人感到阴森。最后,我们来到人多的地方,只见那儿的人也用水枪消灭那些可怕的怪物。可悲的是,我从睡梦中醒来,而该梦也就这样结束了,但是我却把它当成一般的梦。

一个星期后,我比同房的其他室友较早回到宿舍。抵达宿舍时,Joe Nick弟兄给了我几本福音小册。他也起劲地谈起他在学校假期时参与于昆达山(Kundasang)所举行的斗亚兰小区青年圣经营之经历。在这之前,Joe Nick弟兄曾邀约我一起参加圣经营,但我拒绝了。虽然从一开始我没什么兴趣想要去看看,但我还是仔细地阅读他所给的小册。此外,我想专心学业以应付即将要到来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

因该福音小册属于系列性,因此我顺序从系列一的 ‘洗礼’开始阅读。该福音小册吸引了我并促使我继续阅读下一个系列。清楚可见洗礼的方法与我原有教会的洗礼方法是不一样的。我开始将我所信奉的宗教信仰与真耶稣教会作个比较。当阅读到第二系列‘教会’时,我才知道只有一个教会是真的,并蒙神喜悦(弗 四5)。之前我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真的之看法是错误的。所有的宗教的确教导好的事情,但不都所有的宗教会带来得救,而且在世上众多的宗教中只有一个教会才能够真正带来得救。我开始感到害怕,并立志从那时起要寻求真理。我想要得救,而这驱使我想要研究这教会。我把所有的福音小册阅读一遍,有时候,我花少许时间温习功课只为了阅读福音小册。

当我阅读了所有的福音小册后,我感到很喜乐平安,而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向Joe Nick弟兄说我已相信了。我就这么轻易地把它说出来,事实上我应该说:“我心里感动想要学习更多有关真耶稣教会的道理。” 我也想起我在乡下时所看到的梦,我在那个时候才想起那个梦。晚上时,我们聊到有关宗教的事,并在睡前作了一个祷告。在祷告中,我觉得很舒服,也感觉到身体有少许震动。从这一刻开始,我经常与Joe Nick弟兄一起祷告。第二天早上,我想了想而觉得后悔因脱口说出我已相信了该教会,实际上我的心才深受感动。尽管如此,我想认识真耶稣教会的心意更强了。

过后,我兴起了想要去教会的念头,但想起Joe Nick弟兄曾告诉我读完了新约圣经后才去教会,我就打消了该念头。在那个星期,我花时间去阅读新约圣经。感谢主,我成功读完了新约圣经,因此在那个星期六,我想要去京农限(Tinuhan)教会聚会,但却无人陪伴,因Joe Nick弟兄去参加全州学校合唱比赛。在这时候,我不想等到下一个星期六,因此,我决定跟随一班真耶稣教会的学生到位于丁基兰的Kg. Napitas的祈祷所参加安息日聚会。对于他们的祷告方式,我没有感到惊讶,因之前我已习惯这样祷告了。

感谢主,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即2009年10月10日,我有机会跟随Joe Nick弟兄到京农限教会聚会。我愈加有信心并相信真耶稣教会,因我在那个安息日得到了圣灵。在祷告中,心中充满着喜乐,让我无法忘怀。自那时开始,我经常跟随Joe Nick弟兄到教会,我也感谢主因我的家人没有反对我到教会。学校假期时,我向我的父母传福音。起初我的母亲很努力想要维护其原有的宗教,但感谢主我母亲开始对真教会感到兴趣。当我述说了我所经历的两个梦后,我母亲深受感动。

第二个梦是在我从湾古(Wangkod)教会的灵恩会结束后回到丁基兰国中宿舍时所经历的。这个梦仿佛真实的在眼前发生。凌晨三点,我放在床头的电话响了,原来是妹妹的来电。我因妹妹这么早就打给我而感到很奇怪。当妹妹告诉我她正在医院照顾病重及刚动完手术的母亲,我感到震惊,突然妹妹停止说话并放声大哭。我一直发问,但妹妹始终没回答我,只是一直哭泣。我料想母亲可能出事了,我哭了,因无法接受如果母亲真的遭遇了如我所想象的事。在伤心的情况下,我想起了‘哈利路亚’这个字眼,就一直重复直到再也无法说得准确。

过后,我发现自己犹如身处在医院里了。我看到母亲已无生命迹象,而我的妹妹则在其身旁哭着。突然我看到母亲在一辆车内,而奇怪的是那辆车的形状非常奇怪。那辆车飘浮在上面,当那辆车想要尝试降落下来时,只见底下有火堆正等待着。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大声并快速地呼喊:“哈利路亚!”。当我呼喊时,那辆车又重新飘浮上去了。这事一直重复地发生,只要那辆车尝试降落下来,底下就会有火堆。我不停地呼喊:“哈利路亚!”,最后那辆车降落在一个空地上,而那儿再也没有火堆。我奔向那辆车,发现车门开了。只见有位女医生在我母亲身旁,那位女医生微笑着对我说:“你的母亲没事了。” 母亲笑着对我说:“我一切安好。” 我感到很高兴,并被放在床旁边的闹钟吵醒了。闹钟显示凌晨四时,我应当下楼温习功课,但却改变了主意,因我心里正因所经历的梦而感到欢喜。

​当我告诉母亲有关那个梦时,我看见母亲热泪盈眶。我还记得当时母亲以母语如此说:“Asalamat kanto da’d ti, mundaliu da’d tugama”(只有换了宗教我才有可能平安无事)。我再一次因母亲的话语而感到欢喜,因这为我家带来了得救的盼望。过后,我虽成功带领父母及弟妹到教会,但却无法持续下去。自从他们的教会在龙古斯(Rungus)村举办了灵修会后,他们就不再跟随我到教会了。他们原有教会的信徒,尤其是至亲再次带给他们影响,但我相信他们还没有完全拒绝真教会,他们没有阻止我,反而还劝勉我持守我所相信的真耶稣教会。直到2010年4月24日,我于京农限教会接受了洗礼。我时常祷告并希望我的父母有一天能回到真道。愿神感动他们有悔改的心及寻求真教会。我相信神必会纪念母亲之前所说过的话。自从我相信了后,我能够体会到生活中有神同在的明证。哈利路亚!

(5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