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疑难借着圣经得以解答

9. 疑难借着圣经得以解答

奉主耶稣基督圣名作见证。首先,我要感谢主让我有机会和读者们分享我如何认识真耶稣教会的经历。

我是哥辖执事(Dn. Kehat),原名Kindungat Sulinding,来自哥打毛律的根苏莱(Gensurai)村。真耶稣教会福音的种子是由我的叔叔Eki弟兄带入根苏莱村。1994年,张革利免执事在哥打毛律的坡多斯村传福音,Eki弟兄就借此机会邀请执事到他家里去,就这样福音的种子在根苏莱村传开了。

当时,我在外教会担任执委,是一个热心服侍教会的工人。当张革利免执事到Eki弟兄的家传道,身为教会执委的我们有召开会议讨论反击行动。该次会议是由一位驻牧根苏莱村教会的印尼牧师主持。会议决定差派教会牧师与张革利免执事会面,并且只要有真耶稣教会的传道者来根苏莱村讲道,我们将派遣执委们与他们辩驳。

聚会当天,有很多人前来听张革利免执事讲道。当时,我们的牧师只坐在门廊,没有和执事辩论。

有一次,轮到我受委到Eki弟兄的家抵挡张革利免执事讲道。当时,张革利免执事与约书亚传道、西番雅传道及Soni Gilong弟兄即现任的西莱雅传道一同来。我提出了很多问题,试图争辩各教会的基本信仰,如洗礼、安息日等。我所有的问题都得到精简而正确的回答,并且具说服力,辩方仅要求我参阅圣经。该次的聚会让我感到很满意,因为我心里的疑难都借着圣经得以解答,而非凭着真耶稣教会传道者的主观意见。

几个月后,我还是有到原有的教会聚会。可是奇怪的是,每当张革利免执事到根苏莱村讲道时,我都充满热忱地要和他辩道,因为我所发出的每道问题都能学习到非常多神的道理。如果 张革利免执事到Eki弟兄的家讲道,我同样的也不会错过机会去听他讲道并发问问题。即使我原属教会当天晚有聚会,我还是会选择去听张革利免执事讲道。

每一次在张执事的布道会中听道并发问很多问题后, 回到家里我心里都感到非常平稳及满足。当原属教会的执委们看见我如此的转变,他们就拒绝我回到教会去,并要求我将洗礼证书交还,呈交执委辞职信及除名确认书。

1994年3月26日,我与儿子接受了真耶稣教会的洗礼。事后我与原属教会的关系陷入僵局。于是在1995年5月29日,我去找教区牧师商讨此事。该牧师答应帮我解决问题。可是,过了十个月,他还是没出现。情况变得挺糟糕,因为原属教会的信徒常常对我施压。他们也曾经向我提问问题,不过我都一一地以圣经回答,正如我当初如何学习道理的时候。

其实,在我还未在真耶稣教会受洗之前,我两个手掌患有皮肤病生疮。当时我曾为此病症禁食祷告三天但仍不得医治。不论中药还是西药我都有尝试但仍然无济于事。1995年,我遇见来自京农限(Tinuhan)教会的多马执事,就问他有什么山药能够医好我的手症。多马执事说:“别难过,只要祷告。” 于是我就祷告求神医治。自此之后我的手有逐渐好转的迹象,甚至最后完全康复,一直到现在。如果我回转到原有的教会去,恐怕此手症会再复发。所有曾经目睹我苦楚的人看见我痊愈了都感到非常惊讶。

在根苏莱教会牧会期间,有几位来自其他教会并原属教会的牧师来和我辩驳道理。我都根据圣经的道理回答他们,正如张革利免执事及真耶稣教会的传道人在我慕道初期如何回答我一般。这些外教的牧师对所讲的道理都不能提出反驳。

总而言之,我相信真耶稣教会。因为所传的教训完全根据圣经。再者,我自己也体验了双手皮肤病得医治。感谢赞美主!

(5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