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慈爱的神引领我路

15. 慈爱的神引领我路

奉主耶稣圣名分享我生命中的见证。我是Epenetus 执事。愿感谢的心到达神的面前,因他所赐的恩典让我天天活在喜乐当中。而我愿在这里与大家分享这份喜乐。倘若要将一切神所赐的福气写下来,就算宽阔的天空也容纳不下他的慈爱。

我是八个兄弟姐妹之中的长子。我们自小就在真耶稣教会里受洗,信仰都是从我们的父母那里继承的。我们被神拣选为他的信徒,这实在是一份极大的福气。我们并不是白白地事奉,而是敬拜又真又活的神。我个人认为神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保护着他的选民。有时候当人类到了极限时,神会显明他的恩典,在我们无路可走之时帮助我们。

有一句圣句很实在:‘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的壮的,我必除灭,也要秉公牧养它们。’(结 三十四16)

 

神从急流中救了我

我的家是务农家庭。虽然我的父母来自Sungai Apih村,但我们全家都住在丹南的Enubai村里。Sungai Apih 村和Enubai 村仅被一条大河 (Padas 河) 隔开而已。在70和80年代之期,交通陆路水路不像今天那么地发达。当时如果要参加安息日聚会,是必须徒步到Ponontomon 教会聚会,不仅交通不便,路途也遥远。假如只要越过Padas河到Sungai Apih教会聚会,反倒是个更好的选择。因此越过Padas河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习惯了。

Padas河与我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它除了成为交通管道以外,它也为我们提供食物,如:鱼。钓鱼、拖网和捕鱼都成了住在沿河岸边居民(就如我的家人)的生活习惯。河里的鱼是我们日常的餐点佳肴。

有一次,我跟随着父亲和叔叔乘舢舨到河里撒网捕鱼,而当时河水涨潮,河流也很急。虽然Padas河看起来很平静,河的下流却是非常湍急的。这就是隔开Kemabong 和Ponontomon两区的Padas 河之地理衡冲地带。由于习惯了住在沿河地区,这可能导致我们就算在河水涨潮时也不惧怕地下船捕鱼。我的父亲和叔叔既对河非常熟悉了解,何况捕鱼呢?那一天,我们成功地捕到了很多鱼,直到傍晚,天开始暗了,我们才赶紧地收拾回家,准备享受捕到的鱼。

父亲和叔叔卯足全力地控制在急流摇晃的舢板,直划到河的一个弯口,我们所乘的舢板不幸地就翻船了。父亲和叔叔无法控制舢板,便赶快地跳河自救。当时的我仅仅九岁,我也被打翻了,和舢板一起沉下去。在紧张的情况下,我尽力地尝试游泳,但我太弱了,无法摆脱急流。在河里又浮又沉的我,想要向父亲求救。在那么危急的时刻,我的生命危在旦夕。我临近死亡的边缘,就这样一直被急流冲去。正当我开始要绝望的时候,突然我的手仿佛触摸一条绳子,我就紧紧地抓住它,就这样我不再被河流冲走了。我觉得那条‘绳子’一定是一条强硬的木根,我便一面紧抓着那条‘绳子’,一面喊叫着父亲和叔叔,他们都在河的另一边正着急地寻找我。我就这样被父亲救了上来,而那幕惊心动魄的情景就此结束了。

那幕情景的确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处在死亡的边缘是多么的可怕。当时许多情绪在我们三人的心中油然而生。我害怕得哭了起来,而父亲把我抱得紧紧地。我想,那是父亲给过我最美好的拥抱,是一份我还来得及感受到的——父亲最真切的爱。

随后,我们安心地回家,而当时最感恩的是我的父亲。隔几天后,父亲带我到我被救回来的地方。虽然当靠近那条河及想起那件事迹时,我会感到畏惧,但这河也是在我们生活中有唇齿相依的关系。我们的生活起居非常依靠河流。这条河提供食水以及洗澡。父亲叫我到曾经被溺的地方是因为他想要显示我一件事。刚开始我以为那条‘绳子’是一条强硬的木根,原来它只是一条容易折断的树枝。非常奇妙地,为什么当我被急流冲走时,这么容易折断的树枝却不会因我紧紧地抓住它而断掉? 那时父亲的话还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如果不是神,你不可能会幸存的”,他一边显示容易被折断的树根为奇妙的迹象。

那句话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我能感受到神的拯救所带来的福气是多么的惊奇。我们所敬拜的神实在是非常奇妙的救主。从那件事起,我越来越靠近神,在教会的事奉圣工上越来越殷勤,从当一位诗班成员,直到担任一位全职教员。神奇妙的拯救让我感到对神的恩典有所亏欠。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东西能报答主耶稣的恩惠。主的爱非常大,比高天还高,比深海还深。我继续享受神丰盛的恩典,神赐我一位好太太和四个孩子。

 

神寻找我

早晨到来,夜晚消失。光阴荏苒,如同水流,世界也不停地在转动。人生好比循环一样,一时在上,一时在下。有时,我们会因生活上的需求,而被迫做出一些事。我们因松懈或疏忽,就会犯下一些错误。这是一般人之常情。身为一位父亲和一家之主,必须确保家庭的温饱。由于我要承担家庭的支付,孩子们也渐渐长大,我便决定到城市里(亚庇)找工作,当了一家供应商公司的罗里司机。

在那家公司上班后,我没有时间事奉敬拜神。很不幸的,我的老板不允许我在安息日的时候请假。在神所赐福的圣日当中,我仍然被迫工作。这样,我就好像一只越来越离开主的小羊。当自己越来越远离教会的时候,恶者开始工作。平时养成的好习惯都被停止了。在那家公司上班时,身边的朋友都不是同一个信仰的。他们影响我的生活思想和观念,而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妥协一些与宗教对立的习惯。虽然私底下我没有抽烟喝酒,但在我眼里,抽烟饮酒已不再是那么的污秽了。工作的忙碌更添加我人生里不幸的插曲。由于累于工作上,我常常疏忽了祷告,我的灵命也渐渐地软弱下来,甚至患了属灵的疾病。

直到有一次,那时我在公司已上班了一年多,在一个没有预料到的雨天里,我发生了车祸。那时放工了,我正要把老板的罗里送到一家在下南南的公司。在匆匆忙忙的情况下,我开着罗里,飞快地从必打丹驾驶到下南南,途中经过Jalan Lintas。当时的路不是很好,但我还驾得那么快。正当我匆忙地开在快车道时,突然一辆Perodua Rusa 超车,驶到我前面的快车道,让我大吃一惊。我赶紧地刹车,然后转弯,想要避免撞到那辆车。我开着的罗里就失控了,我也无法控制它。那一瞬间过得非常快,我无法形容该情况。但我还记得当我转弯想要避免撞到那辆Perodua Rusa时,我撞上了路边的栏杆,然后被抛上去,以致罗里失控撞向到另一个反方向的车道。我只来得及喊:“哈利路亚!”,而一切都发生地如此的迅速。

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好像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木偶。我震惊、凝固着、被吓了一跳,说不出话来。我的身躯开始发抖,这就是临近死亡边缘的心情。我以为我会在这场车祸中丧命。在罗里的坐垫上,我整个人麻木了。直到在半醒的情况下,我被一个人怒气冲冲的叫醒了,他叫我出来。我便从罗里内出来,发现一辆油箱拖车撞到我的罗里。油箱拖车的司机就是那位把我叫出来的人。他非常地生气,因为它也被卷入这起车祸中。同时他感到非常地惊奇,因看见虽然我的罗里被撞得那么烂了,可是我却安然无恙。

那个油箱拖车的司机把那紧张的过程都告诉了我。他作了那起车祸的见证人。据他说,我驾的罗里被抛得高高的,好像一根铁条被抛转在空中,然后进入反方向的车道。不仅如此,当罗里撞入马路之后,罗里还被拖得远远的。很奇妙的是,当油箱拖车的司机为了要避免更严重的撞击而刹车时,那辆拖车撞了我的罗里之后就停了下来。这个撞击的发生就好像是为了要阻止我的罗里被拖得更远,以致滑入路旁的大沟渠里去。据随后调查事件的警察的解释,若不是那辆油箱拖车的撞击而阻止我的罗里滑入大沟渠里去的话,我肯定会在这起可怕的车祸当中牺牲了性命。还有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当时的马路非常宽松,没有车辆经过。要是当时马路上的车流量很多,也许会有很多人因我而丧命。同时,那辆载满着易燃油的油箱拖车和我的罗里的撞击并没有引起火患。要是引起火患,恐怕我的孩子现在已成了没有父亲的孤儿了。

这场意外实在让我觉得可怕,而我的灵魂就好像被神惊醒了一样。就如刚从梦中苏醒过来,我开始省察自己,发现自己的灵命已那么的软弱,那么的远离神。如果不是神大能的手拯救我,不知我是否还能呼吸直到如今。这句话一直回荡洋在我的脑海里,而这脆弱的心灵开始想念主了。自从那事件发生后,我的心感念主的爱,也常常诉说主的爱在我的生命是何等的大。是他保守我的生命,从急流中救了我。当我被世界所迷醉,主把我唤醒了。我的心在责备我说:“没有耶稣,这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停职,回到故乡去。

神打开我属灵的眼睛,指示我应该要去耕种的田地。我仿佛被呼召回到Kemabong 区耕种他的田地。神的圣灵确实感动激励我的心,至今我也被称为Epenetus 执事了。

神的爱实实在在地呼召我。他来寻找我,将我放在他的膝上。神拥抱我的心,确实没有其他的安慰能胜过他的拥抱。神的手扶持着我,携我回到他的羊圈里。神爱中的福气丰丰富富地临到我们的生命中,没有其他喜乐能比领受神的恩典来得更大。因此,我在外邦中要一直感谢神,赞美称颂他。因他的慈爱超乎高天,耶稣信实直达穹苍。我因神右手的拯救而得到极大的造就。

原神的慈爱常常与我们同在,我也要你与我一样相信,你也被神爱护着。愿一切尊贵,称颂只归我们在天上的父,荣耀的耶稣基督。阿们!以上,哈利路亚!

(4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