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智斗哈曼

文|天必

约2500年前,波斯国王居鲁士下谕旨,让被掳的犹太人回归故土。当时所罗巴伯等人带回的只有五万多人,尚有几百万犹太人仍滞留波斯国。居鲁士王死后,其儿子亚哈随鲁王登基。新王宠臣哈曼宰相憎恨犹太人,献重金给亚哈随鲁王,以换取准他滥杀犹太人的谕旨,并定于亚达月十三日开杀。此谕旨加盖国王印玺,由驿站快马分送帝国127省,也包括巴勒斯坦犹太人居住地。

王后以斯帖也是犹太人,身分未暴露,此时仍深居宫中不知被害之事。其堂兄末底改把恶耗通报她时,她才大惊失色。怎么办?如何解救?千钧重担落在这弱女子肩上。紧急求见王夫更改谕旨已不可能了,况且擅入内院见王会被处死,此时她已三十天见不到国王了。唯一办法就是向神禁食祷告,她吩咐人们一起禁食三天,然后违例进去见王。「若死就死吧!我得王后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以斯帖决心冒死晋见,心中也有所打算。

神暗中保护,以斯帖晋见顺利。王对她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以斯帖说:「王若以为美,就请王带着哈曼今日赴我所预备的筵席。」(斯五1-4)。

奇怪,难得见王一面,以斯帖为什么不立即告发求救呢?火烧眉毛了,反而临阵退缩,还请仇敌吃饭?

当天哈曼真的来了。在筵席上,王还是那句话,答应她一切所求。以斯帖仍守口如瓶不讲实情,还请哈曼明日再来赴筵。

小女子心中有奇谋,旁人却看得一头雾水。

第二天,哈曼又来了。以斯帖几句话就置哈曼于死地,上了绞刑架。

 

故事至此,读者松一口气,恶人有恶报,大快人心。但有一疑问:以斯帖为什么在第二次筵席才亮剑?

这正是她智慧之所在。缜密细致的以斯帖,在这紧要关头可能有几种考虑。如果第一次筵席就提出,会陷于被动。哈曼反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替犹太人辩护?如果身分暴露了,反被诬欺君之罪。

而且,自己已三十天未接触王夫,需要重温感情,细细观察,若贸然提出,王会接受吗?

哈曼大权在握,不能轻举妄动,要近距离火力全开地观察,看看他对自己是否已有警觉戒备,从而拿捏分寸,视机而动。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了解实情,王后心中有数,知道了王夫感情还在,自己身分也没暴露,所以第二天宴饮时,以斯帖就大胆对王说:「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斯七3-4)。

以斯帖说得很巧妙,她是站在王家角度讲话,而没有挑明犹太人被害的事,让哈曼无隙可击。这也给王模糊的感觉,挑起王的自尊心,激发他的怒气。王当即问道:「擅敢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呢?」以斯帖说:「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

这突然袭击,哈曼不知所措,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败下阵了。

王的两句问语──「是谁?」「在哪里?」表明王还未把王后被害的事与杀灭犹太人的事等同起来,王后身分没有暴露,以斯帖的策略奏效了。

哈曼在王和王后面前就甚惊惶。王便大怒,起来离开酒席往御园去了。王没有立即给哈曼定罪,他需要认真思考。

这时,哈曼作贼心虚,做了一个很反常的动作,去跪求王后救命。可能这时他已察觉王后是犹太人,但自己所做已危及王室,这事担当不起,所以求饶,失态地伏在王后所靠的床榻上。

王从御园回来刚好撞见,大喝一声:「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这话一出王口,人就蒙了哈曼的脸,拖出去吊了绞刑架,王的忿怒这才止息。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哈曼伏床榻一事,扭转了局面,注定了他灭亡的命运。因为这样一来,双方争斗的焦点就从杀灭犹太人的事上,转移到对王后的凌辱罪案上来,免去了关于犹太人的无谓争论,并由此直接了当定哈曼死罪。

如果不是这样,国王从御园回来,必定会问起王后被害的缘由,哈曼又据理力争,这场面如何了断?以斯帖再能辩,也不一定会赢。

所以哈曼的转向,就使案情急转直下。

这不能不说是神力使然。正如哈曼的妻细利斯对他说的:「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太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斯六13)。

神藉一个弱女子,拯救了以色列民族。以斯帖智勇双全斗顽敌的故事,千古流传,荣耀神名!

(5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