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见证——郑宏

蒙恩见证      郑宏

哈里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一,战乱中神保护我

我叫郑宏,年约半百,家住沙巴斗湖17里移置区,籍贯是广东东龙,原为纨绔子弟,由于各样均嗜好,将先父遗产用尽后即南渡沙巴。当日军攻打韶关时,我正在该处做行船业,盈利甚丰。我军虽全力坚守韶关,不肯退让,但由于炮火不足,武器不及对方,卒被击崩大败,尸首堆积如山,血流成河,韶关河一时竟变成鲜血,伤亡惨重,令人目不忍睹。敌军毫无人道,趁战胜余威,横冲直撞,逢人便开枪射毙,近前者论剑砍之,掳掠财物,且辣手捶花,无数乡村美女悉遭践踏,先奸后杀,不分皂白,玉石俱焚,子弹咻咻由我面前飞过,所幸未被击中得逃过鬼门关,这是真神事先给我保护,否则难免同归于尽。

二,受浸归主非诚意

韶关沦陷后,我即往香港开餐馆,但由于资本少,纸币贬值,货物涨价,开张不久后即告倒闭。于是改行做三轮车,收入虽不错,但由于滥交酒肉朋友,终日挥无度,用钱如洒水,固有入不敷出捉襟见忖之感。后来听说南洋好谋生,便离乡背井不远千里而来到沙巴州,先在亚比长居一个时期但生活一直没有好转,做事多失败,东不成西不就,虽身处富有天然资源而被称为小天堂,为人人所向往的沙巴,也感人生多劳苦,烦恼,转眼便将成空之叹。为了改变环境,另谋高就,逐于1959年迁往丹南;但初抵别省,人地生疏,而空如洗,求借无人,正面临挨饿,露宿街头之际,竟绝处逢生,巧老友张继伟。老张一碰到我,便发问近来好吗?我就照实说:别论其他,一日三餐无法张罗。他趁我落魄时,见证主耶稣的权能,论『耶稣不但是天下独一救主(徒4:12),且系解决人间一切痛苦,为人开路的真神;只要你诚心实意地投靠他,包你事业享通,一帆风顺(太11:28)。因为他有丰盛之怜悯,人的生命祸福由他掌握(撒上2:6-7)。』他接着道:『你若肯受洗归主,冯灵生执事有一块肥沃土地,可让你耕种,租费乃收成时还多少由得你。不过有条件:施浸后要言行举止改换一新,不可做奸淫,邪盗及作假见证陷害人等,败坏德行,人闻人憎之事,且禁吃牲血与祭物。』我本来是一个无神论者,什么都不信,只重视金钱,以为有了钱财便万事足,哪里有心信神呢?但际此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时,为了贪受芭园有房屋住,且有人信任馀欠伙食,可先解决肚腹之饥,何乐不为?于是抱着口是心非之态度,接受了浸礼。

三,被神罚戒始深信

归入教会的两个月后,内人即告分,产下一女婴,煮姜汤时,我乃然照过去把鸡血煮给她吃。即料小孩满月后我就患重病,走起路来,头重脚轻,异常难受。冯灵生执事两次来为我祷告按手,我总是怀疑而无动于衷。为了迁就人情,乃好接受其按手,由于不依靠主,没有信心之祷告不但无效,且病情反越变恶化。一个月来胃口不振,茶饭不能下咽,头痛却裂,四肢无力,呼吸短促,甚至全身抽筋,躺在床上与死神挣扎,看来九死一生,要备买棺木,挖便坑作身后安排了。冯灵生执事第三次赶来为我祷告按手,我心里暗想:『若病果真痊愈,我就完全相信神。』果然蒙神垂听,祷告后就立即起身行走,如常人一样。祷告中又看见鸽子在屋顶飞翔,使我身心十分愉快。

主救我出死入生之大恩,无以为报,谨数言见证主恩,以荣耀主的圣名。(梁该犹            代笔)。

 

 

 

 

(37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