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救我重见光明——沙巴斗湖梁源安

耶稣救我重见光明    沙巴斗湖      梁源安

哈里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叫梁源安,小时信主。于1963年,自『吉列港』迁居到斗湖。主的恩典不断的临到我。让我体会到主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实难以则度。滋将我蒙主医治严重甲状腺生瘤的经过。见证如下:借以报答主恩,荣耀主名。

1974年9月中旬,我在距离市镇70余里的『双涯日本』一间又卢弟兄投资开设的『福利兴』杂货店工作的时候。一晚在深夜时分,凌晨一时左右,我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胸部的抽痛,以及闷在心中的痛苦,令我痛得难耐。于是,我服了些止痛类之药散,怎料不服犹可,服了不但毫无见效,而且连腹部也绞痛起来。痛楚非常难受,甚至支持不住卧在床上打滚,真是痛苦不甚。邻居同事见我病况如此严重也不免吓唬,忙于四处为我找药,结果,服了一服又一服,均不能发挥作用,反而弄得满身冷汗。当时的情形,若附近有医院犹可请医生,但该处并无设置医院,更无医务所。故要找医生,唯有到市区一途,且交通不便,出入山路难险崎岖,晴天时,汽车犹可以慢车行驶,逢雨季即泥浆不甚。在进退两难之际,为邻居表弟得悉,及时赶到,见我果然躺在床上,几近昏迷状态。知事不妙,逐安排车子,在夜间开车,冒惊险山路,却能顺利地送我到18里处家兄梁执事的家。尤其是平时车子是须开三小时方能抵达的,但这次乃一个多小时便达到了,必平日还要快上一半。基于上述惊险之路途,如此驾快车,若不是主的眷顾,莫说夜间,即使是日间,恐怕也难免翻坑蹦壁之险咯。感谢神就这样,经祷告按手,我已经安眠,翌晨醒来时,痛苦减轻。然而由于信心软弱,虽然每次祷告,就舒服一次,乃然不晓得决心依靠神,反而到处找医生治疗,针灸,电疗,打针,服药;结果,均无济于事。如此一拖就拖了四年,天天抱病熬过痛苦的日子,再惨莫过于此了。甚至服了一年多,每天三次不断的药,却反而弄得我骨瘦如柴。在这种药罔效情形下,唯有求主施恩怜悯。

1977年4月下旬。我发觉颈顶颏下有瘤肿大,且身体经常感到不是作冷,就是发烧,心脏猛跳,头晕,眼花,疲倦等。有时整个晚上都不能安眠。梦中常有黑鬼出现干扰。本来体弱多病的我,再加上这一大堆打击,真是痛苦万分,实难以笔墨形容。虽曾到中央医院接受医生检查,经多次的验血,检查结果,医生证实我患的是甲状腺生瘤,况且留医于医院一个时期,却无法复原,反而日渐恶化,终日卧立不安,甚至吃饭也困难无法咽下,唯以粥水充当饭吃而已,连大夫也一时不知所措。由于此故,院方曾多次促我签字,一边替我施手术,但遭我拒绝,以致垂我出院了。之后,我满怀忧伤的回家,知世上无人能救我,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人在狭窄又满路泥浆的山路上。

挑担着两大桶生树胶,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且显得非常累的样子,我在后面随着走,突然有一个白发黑鬼,在前面出现,拦阻去路,并哈哈大笑。这时我正想折回去却在背后又出现一个人,这人其相貌十分威严。当他举起双手时,我便大声喊:『哈里路亚,感谢主与我同在。』接着再回头朝向前面刚才有黑鬼处,看一看,但黑鬼已不见了。而挑担子的人,却乃然挑着重担站在路旁。我便问他姓名,他回答是:『自己何必问自己。』随即卸下重担。此时我也醒来了,即时感动不已。因为梦中卸下重担的人既然是我。知主将我释放病痛重担。从此决心依靠主,并将一切交托神。每逢安息日跪在台前,请执事按手医治。另一方面又请弟兄姊妹代祷。以后果然日渐见好,以至痊愈。感谢主的恩典与怜悯,使我得着医治。如今我颏下的大瘤也完全消失,恢复正常。

谦此见证。愿一切荣耀都归荣主圣名,阿门。

(43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