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的力量——黄秀霞

(3)神的力量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是黄秀霞姐妹,属山打根教会。

      我是一个非常怕痛的人,也很怕去医院,觉得医院的气氛很吓人。

可是,因为怀孕生孩子,所怕的事情还是逃不掉。

      2008年的10月份,几乎大部分的日子我都是待在医院里。剖腹生产时已留在医院三天,原本以为母女俩可以回家了,所以很开心,没想到女儿却被送进婴儿病房,因为皮肤太黄,院方担心她有黄疸病,必须留院六天。结果,我出院后也顾不得坐月子和伤口痛了,每天都到医院照顾她。这六天的日子真难熬啊!孩子还这么小就得承受针刺之苦,一天要抽三次血呢!每当看到护士帮孩子抽血,我真的很心疼!那几天都是在极度情绪低落之下挨过去的。脑海里出现许多负面的想法,我只能不停地祷告,求神医治和看顾我的孩子。每天往返医院和家里,身心皆疲,可还是要打起精神来。

      神听见我的祷告,孩子皮肤的黄色指数一天比一天降低,偶尔会升高,但还算稳定,感谢主照顾我的孩子。

      女儿痊愈回家了,我却要再度进院,因为剖腹生产的伤口流血,可能是前阵子忙于照顾孩子,忽略了自己吧,医生说伤口撕裂了,还有发炎迹象。于是,生产后的第九天,我又再度进院。隔壁病床有个女士,情况也是和我一样,比我早进院几天。她告诉我说洗伤口好痛,一天还要洗三次呢!一直要消毒到确保没发炎才可以再缝回伤口。我听了之后真的好害怕,内伤未愈,外伤又犯,普通伤口要消毒擦药已那么痛了,何况是那么大的伤口?再想到孩子在家我却在医院,不能亲自照顾她,我真的难过地想死掉算了!想到生产至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问题不断产生。主啊,我真的有能力撑下去吗?我在心中不断的向主祷告,求主赐我力量去面对所有的困难。每当我祈祷过后,就会觉得有一种平安稳妥的感觉,那肯定是神给我的力量。

      再度进院的第一天,我看见邻床的女士去洗伤口时,突然觉得她正如走向刑场受罚的罪犯。洗伤口那痛苦的过程,就像受刑啊!我躺在床上一直祷告,求主赐我力量,让我在洗伤口时能捱过去。那女士洗好伤口了,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和痛苦的表情,我在想:下一个“受刑”的就是我了。可是等啊等的,护士却没叫我去洗伤口,难道他们忘了?结果等到半夜,在病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那位女士已经去洗第二次了,还是没轮到我。我又喜又怕,莫非我不必洗伤口?可是,万一他们忘了,我的伤口岂不是更慢好起来吗?我心里挣扎许久,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护士,护士说会替我查询,又和另外几个护士讨论。我又继续等待,结果不知不觉间,我竟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医生来巡房时,我就问医生我需要洗多少次伤口,要留院几天。医生说一天应该洗两三次,大概需留院五至六天。天啊!我想起昨天没洗伤口,那岂不是要多留一天吗?我哭了,担心、害怕,又很想念我的孩子。医生走了之后,护士终于叫我了。洗伤口时, 我真的很怕,也把护士的手给抓痛了。过程真的很痛,但是很奇怪,我竟然可以捱过,是因为不停的祷告主吧!数算大概只用了七、八分钟的时间,那个女士却要十五分钟。护士说我的伤口很干净,其实可以缝合了。我听了,心中真的很感谢主。

      原本以为我还得继续忍受这个痛苦的过程,没想到洗了这一次过后,护士一直没再叫我,反而是邻床的那个女士连续洗了四天,一天洗三次还不能缝合。医生第三天来巡房时就告诉我,只要再洗一次伤口,明天就可以做手术了。我好开心,是因为我向主祷告,求主耶稣帮助我的伤口快点愈合吧?晚上睡觉时,感觉伤口麻麻的不很痛,一定是主耶稣听见我的祷告。感谢主!

      第四天,一大清早,护士就让我穿上手术时用的白袍,心情很复杂,又开心又害怕,却又很期待。上午十一点多,我被推进手术室。医生说只是一个小手术,所以只是需要局部麻醉。整个手术过程中,我是清醒的。我能感觉到手术针一针一针的刺下去。我好紧张,也很冷,只能在心中一直祷告,求神赐给我力量。

      手术很成功,第二天我就出院了。现在我和孩子都很健康。

      感谢神一路的看顾,帮助我一次又一次的度过每一个难关。回想起来,当时的艰苦真是刻情铭心!原来生一个孩子一点也不简单啊!除了要能忍受痛楚,还要担惊受怕,担心孩子,担心自己。感谢主一路的带领,神的恩典让我一生够用!感谢主!

后记:一向不善于写作的我,希望能借着这篇文章来表达我对主的感恩,也借此机会

      感谢同灵们的关怀以及代祷。

(35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