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圣餐礼见异象——伍秀微

(4)圣餐礼见异象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是伍秀微,来至纳闽教会,从11月27日至12月17日来到斗亚兰教会参加短期神学班。在星期六(5/12/2009)的下午,安息日第二堂聚会时,斗亚兰教会举行了圣餐礼,我也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异象。

我看见异象时是大概在传道要结束证道的时候,那时我觉得我的嘴唇突然好像失去感觉 ,很干,好像被如火的东西燃烧。我试着喝一口水,可是我却连有水流过嘴唇的感觉都没有,我就开始害怕了。我问我的朋友,得知我的嘴唇没有干,我就更害怕,甚至紧张起来了。这时,我有一个直觉就是或许吃圣餐以后,就应该没事,所以就忍着痛的等待。

过不久,传道说:“现在我们要祝谢这无酵饼”的时候,我望向讲台的方向时,我突然看见有多出4个人在讲台,加上传道和翻译员总共6个人,我又问我的朋友有没有看到讲台上多了4个人,他又说只有看到传道和翻译员2 个人而已。我又开始害怕起来了,我也以为是我的隐形眼镜走位,所以看到灯光下多了4个黑灰影子,我就滴了几滴眼药水。滴完了以,我发现隐形眼镜并没有走位后,还很粘的粘在我的眼珠。当我再次的望上讲台的方向时,那4个影子还存在。

当中2个影子。1个站在传道身后,而另一颗就站在翻译员的身后。另外2个影子就站在讲台的旁边。影子看起来好像人的身形,可是我却没有看到脸;影子的头是圆形,不过头顶有一点尖形凸出来。影子的颜色是黑色,不过也是有点灰色。影子会发亮,我还以为是讲台上面的灯光照射下来的光影。可是,我再看多一眼,我才发现原来亮光上是灰暗的,而那光真的很亮,亮得我的眼晴几乎合起来而不敢看过去。当传道拿起无酵饼时,我再次看上去,可是我却看到传道手里握着的碟里的无酵饼是黑色的。照理应该是白色的,我还以为又是我的隐形眼镜走位了,我又再滴眼药水,可是我隐形眼镜又不见得有走位。滴完后,传道说要跪下来祝谢了。

在跪下来的时候,我从我的座位看上去讲台时,我只是看到传道和翻译员的一小部分头部而已,可是我却看到那2个影子遮盖了传道和翻译员,而且我看到的是影子背景。这时,我不敢再看上去,我就专心的祷告。在祷告时,我想是不是我之前在会堂里做了一些我不应该做的东西,我忘了不能在教堂里做买卖,但我和我的朋友不小心干犯了。我在祷告当中,一直求神原谅我,因为我觉得神在惩罚我。祷告完毕后,我起身时,我以为影子已经不见了,可是没想到还在。

这一次,传道叫另一位传道及地方执事上去讲台一起擘开已经祝谢的圣餐饼时,翻译员也在这个时候下来。那个跟在翻译员身后的影子也随着下。可是翻译一下来,影子就突然不见了,而上讲台的传道与地方执事,个人身后随着一个影子。讲台上4个黑灰影子变成3个黑灰影子,而这3个黑灰影子就个跟着2为传道和执事身后,影子高度各不一样,可是就是高过半头到一个头。我也不敢再往上看。我就继续唱诗,过一会儿,传道要分派圣餐饼,传道叫了另一位传道,地方执事,执事娘,及一位弟兄,当他们分派以后,各人身后又有了一个黑灰影子。

在我那排的座位是执事娘在分派,当她走着过来我的方向时,我也不敢直视执事娘。那时我看到她后面的亮光真的很亮。当执事娘来到我旁边,我就快快的拿了一块已经祝谢了的圣餐饼。默祷过后,我就吃了,可是奇怪的是,那块圣餐饼在我口里就这样嚼烂了,它就是吞不到。这又令我害怕了,因为我以为是那块圣餐饼不熟。可是应该没有可能的事吧!我就継续在我口里,一边就唱起詩歌來了。可是,就在我唱起詩歌來的时候,圣餐饼反而自己吞了下去。顿时,我嘴唇恢复了感觉,不再有被烧的感觉了。虽然我的嘴唇没事,可是却輪到我肚子痛了。这是我問我朋友:“我能够上厕所吗?”她说: “可以呱”。

我看到圣餐礼已到了尾声,所以就試着忍痛到圣餐礼结束后,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头抬起來就望到前面四排,从弟兄的座位到姐妹的座位,都在发亮光。毎个人的身上都不停地发光,可是第四排以后的座位也不见有如此的光。过不久,我就看见执事娘拿着圣餐饼给司琴时,我以为钢琴的音乐会停,所以我也預备了要凊唱,可是没想到音乐居然没有停,反而継续不停且又奏得超好听的。我以为我的耳朵出問題了,所以我就看过钢琴的方向,可是我看到的却是琴师已经开始在弹了。所以我决定在領受耶穌的宝血时,再观察多一次。

大约五分钟后,就要开始领受主的宝血了,传道就叫我们一起跪下祷告祝谢,可是我在祷告祝谢当中,我根本不知道我在祈祷什么,当我听到有人説“阿们” 时,我就停祈祷了。我望向台上时,我看到的那些原来的影子还在,可是却多了2个。这2个影子跟原來的黑灰影子不一様,他们是属白色而且也发很大的亮光,比原来的影子还亮。这2个白影子就站在讲台旁边的墙壁。在右边的白影子的手上握住一把类似棍或是火把的东西,在左边的白影子的手侧握住一本特大号的书本,看似一本很旧很旧的书。

然后,我就继续唱诗直到执事娘分派葡萄汁(主的宝血)给我时,我也直望上她身后的影子的亮光,还是一样很亮,可是我还抵挡不了那种亮度,所以就不再直望了。我就继续等待琴师领主的杯。在我默祷主的宝血当中,我也不知到自己在默想什么,直到我朋友动一动我,我看到一位弟兄在我前面就等着我手中的圣餐杯。我就快快地喝了下去,突然间我觉得好像有一种似电流的感觉从我的头顶灌入我体內。

在我从厕所回来时,祷告已经开始了,这时我看见后面座位的3排竟然也发出了一点的亮光,颜色像天空的微蓝色,而且整个会堂都发光起来了。不只这样,我又看见那 2个白色影子已经不站在讲台上,反而是站在讲台下。右边的影子手上的那类似棍的东西,发出的亮光比影子本身的亮光还亮;左边的影子手上的手则打开了,我看到那本书发出的亮度很亮。我也赶快的闭眼祷告。祷告完的时候,我看到教会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了。在这次的圣餐礼当中,我领受了我从来末有领受过的一次圣餐礼 。我真的感觉到我在领受主耶稣的肉和血,和听到从来都没有听过的美妙又好听的音乐。这当中也让我体验到主的同在,并审察自己的不是(在教堂做买卖)因此给魔鬼留地步。所以有白色的影子拿棍子把黑影子驱走。

愿一切荣耀,颂赞,感谢 归于主耶稣。

(4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