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神的道路何其美好,誰能測透呢?——張靖宏

(9)        神的道路何其美好,誰能測透呢?

 

哈利路亞!奉主耶稣基督圣名作见证 。

我是張靖宏弟兄,于1990年在沙巴亚庇出生,我的家庭是传统的拜祖先。记得在2006年的时候,当时我是在当地一间中学就读,有一位同学邀请我去参加一间灵恩教派的初信班。并且有系统化的传授基督教义,当我参加后几个星期,我觉得这些课程很吸引我,尤其有关于基督的爱。但是后来我又发觉在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基督教派。我认为真正的教会应该完全的遵从圣经才对,所以我就自行的研究圣经,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教会 。

 

接受主进入我的生命之中

于2006年十一月,父母亲建议我去跟从我的一位亲戚去参加真耶稣教会。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真耶稣教会,我被他们祷告的方式吓倒了,但后来我习惯了他们的祷告后,我心中觉得很渴慕这种圣灵的恩赐,所以我就在其中的星期五晚上聚会的时候,当领会者宣布凡需要按手的,请到前面来,我就毫不犹疑地跑上前去祷告。经过一段时间查考真理之后,我心中确认真耶稣教会就是我久欲寻找的教会,因为有真理的同在,自此以后,我就常常到教会聚会。

感谢主,在2008年年中的灵恩会中,我祈求得到了圣灵,记得那次祷告我心中非常迫切的祈求,过不久就感觉到身体在震动,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摇动着我,这是一种很有韵律节奏感的摇动,非常有力,但是不会使人失去平衡而跌倒。当时我想这肯定是圣灵在感动我,但我颇为失望的就是我还不会说灵言。

在2008年八月,我赴往新加坡深造,也有参加当地的教会聚会,那时我心中萌起要接受洗礼的念头,因为我越来越感受到神的爱充满我心中,我想大概是神要我接受祂宝贵的救赎恩典。我就决定在十一月接受洗礼,但遭受到我父亲的反对,他要我等到21岁成年的年龄才决定要不要受洗。

在2009年一月的一个晚上,当我做我例常的晚祷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舌头在转动,我心中立刻告诉我,这是圣灵!我说灵言了!心中喜乐无比,不断感谢主,过了几天,我在睡梦中得到异梦,我看见一个身穿白衣服的人,祂的身体很高大,充满荣光,我看不清楚祂的脸,但我感觉到,这就是主耶稣,然后主耶稣伸出双手把我抱进祂的慈怀里面, 我心中有一种很温暖,被主的爱所激励的感觉。

经过这一次主爱的体验,我相信主是特别的爱我,我心中想要洗礼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我叫我表哥帮我问父亲有关洗礼的事情,又一次遭父亲回绝了,他要我等待多一些时间,虽然得不到父亲的同意,但我已经立下心志,决定要受洗了。我终于在2009年五月的时候,在新加坡报名受洗,母亲知悉这件事后,特别飞过来新加坡观礼。过后她说,你要向所有的亲戚传福音,特别是你爸爸。我问她说那么妳呢?她支唔地说不要管我。

 

学习信靠主

感谢主,我在2009年九月参加教会诗班,十二月诗歌布道会,我们将要上台献唱,就在献诗之前的当天,我吃饭的时候突然间被鱼骨鲠在喉咙,我一面祷告一面尝试把鱼骨拿掉,但是却不能。我不想去看医生,因为时间逼近,这将使我失去献唱的机会。我告诉我同坐桌的弟兄姐妹,他们就为我祷告,我发现这根鱼骨头后来不见了,这件事情虽然是一个小插曲,这让我学习到要凡事依靠神 。

在2010年四月间,我的身体欠安了好一陳子。起初,我感到喉咙痛,这一痛就痛了三个月之久,问诊之后,医生开消炎药给我吃。起初颇有见效,但后来因为药物敏感,全身起红疹,后来医生将药换掉,却不见好转。我觉得全身酸痛,声音沙哑,牙齿发炎疼痛,奇怪这些病痛不是一下子发作,而是一样一样来,后来我把牙齿也拔掉了。

在那一段时期,同灵却觉得我好像不大对劲,为什么病痛连连,甚至有弟兄问我,你有做过什么错事吗,你好像有很多问题也,我也答不出来,我想大概是神在管教我吧!求主赦免我一切稳而未见的罪 。

有一天晚上 ,我不能忍受病痛的苦楚,就流泪祷告主,然后打开圣经,是在我眼前的就是诗篇七三篇26节『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中的力量,又是我的福份,直到永远。』

我相信主必医治我的病痛,就像之前祂医治我除去鱼骨哽住我喉咙一样,同时我也经历到主要我忍受一切的患难,在患难中神会加添我的力量,让我体验到神就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力量,是我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得確从中感到从主来的安慰和喜乐。

 

苦难中的祝福

在2010年六月,我回到我的家乡沙巴亚庇养病,我祷告主,让我能够静静的修养不要做任何的事情,但很奇妙我这样祷告的时候,我的舌头讲灵言就不顺畅了 。我求问主,我回来真正的目地是什么,后来我想我应该向家人传福音,虽然我曾经在祷告上纪念他们。我选择我母亲做我第一个传福音的对象,我不厌其烦地告诉她真耶稣教会跟其他基督教派不之处。但后来我发觉她不能专心听讲,我最终只有放弃。只在祷告中求主开路带领给我合家归主。就在这个时候,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惊然发现我的颈项一个肿瘤,大概有一个兵乓球那么大。我跑去问诊,得悉是一种刚发起的肉瘤。我家人劝我把肉瘤去除。我祷告主,能不能免去这一个手术,但是同时求主照他的旨意行。

于2010年八月,我在新加坡动了2个手术,八月 20日回去复诊,令我感到兴奋的是,主耶稣已经垂听我的祷告,这一场的病痛已经过去。但是当主治医师告诉我,肿瘤并没有完全去除,因为这是一个恶性的肿瘤。我的心情突然间沉到谷底,特别是我母亲,被惊吓到说不出话来,从那时刻开始,母亲学习到了为我祷告,奇妙的事,经过几天祷告之后,我们的心情恢复平静,二个星期后,母亲祷告的时候得到灵感,身体会震动,再过不久开始说灵言了,真是感谢主。

至于我,因为得到癌症,心情很低落,想到为什麽我这么年轻就得到这种绝症呢,这时候,当地的传道知道这一件事,就来安慰我,他用罗马书八章28节来勉励我:『我们晓得万事都是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我把这一节圣经放在心中反复思想,我相信神让我经历这一场患难,是要我们家人有机会来相信主,现在我母亲不是已经得到圣灵了吗,证明我的想法是没有错的。

于2010年九月29日,我再次入院动第二轮次的手术,主要是要把甲状腺祛除。我求告主让我免除这个手术,但后来我想就让神的旨意成全吧!手术很成功,但是却有后遗症。第一是我的血压莫名其妙的升高,我必须住在加护病房观察。几天后,伤口有细菌感染,须要服用消炎药。然后我的喉咙龙失音不能说话然后要用一台机器把体内的脓液导走,我住院二个星期 因为伤口不能愈合。

当伤口痊愈的时候,医生发现我的鼻腔生出二个小肿瘤,就拿了一些组织去化验,感谢主,不是癌细胞转移,只是一些良性肿瘤。医生确定把它一并切除。那天晚上,我伤口流血不止,需作深切治疗。于2010年十一月梢,我终于出院了。

感谢主,在治疗的过程当中,我的心中平静稳妥,因为有主与我同在,有时想到我可能不能渡过难关,但是我怀疑我能坦然见主的面吗?在心情低落的时候,祂也藉着弟兄姐妹的慰问及各种勉励的话。有一张咭片写到:『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赛42:3)感谢主,在患难中,得到主的激励。

 

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

在整个患病时期,我母亲全程陪我度过,在我趁着未有住院的日子,我都与我母亲一同上教会参加聚会。之前母亲对我的信仰执着不置可否。但后来知道我患了癌症,她开始虔诚的来敬拜主,为了想要我得到神的帮助,她甚至要求我教导她如何祷告,为要求神医治我的病痛。

当她感到傍徨无助的时候,她就开始跪下来祷告,感谢主,每当她祷告完毕,心中得到神来的安慰,让她心情平静不少,也让她体验到真的有神的同在,后来她得到了宝贵的圣灵!主的爱感动她,终于在2010年十一月梢,我母亲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在2011年初的时候,我开始恢复上学,我的同学告诉我,早在一年前我已经发现你的颈项有东西凸出来,我问他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感谢主,那时我还没有信主,可能是时机早了一点儿,或许我当时不能接受着一种打击。我想这一却都是祂美好的安排。

于2011年七月,我回去医院做全身检查,报告出来的时候,显示出身体的癌细胞已经完全清除完毕。我只需要做定期的检查及服药。我感谢神带领我们每一个脚步。第一,让我晓得在神无所不能,然后也让我学习到在病苦中等候神。第三,在过程当中,神使我的痛苦减轻,让我能熬过种种手术的伤害。第四,预先让我知道哪一种消炎药对我是敏感的,能够在紧急时期,不会服错药。

总结的来说,回首来时路,让我深深感谢神,也让我体会到『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赛五十五:8-9)神的道路何其美好,是我们人所难以测透的,虽然表面看起来就如赞美诗164首所描写:『虽然走过凄惨险途环境恶劣,荆棘满路,但是主恩够用,圣灵带领,仍是平安稳度。』愿一切荣耀,感谢都归于主耶稣!

(3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