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神奇妙的引领我归真——谢丽花

哈利路亚! 奉主耶稣圣名做见证。小妹是谢丽花姐妹,属哥隆邦教会信徒。

我平生领受神的恩典太多了。主耶稣的带领真的很奇妙。每当我想起慈爱的神怎样牵引我进入祂奇妙的救恩,让卑微的我能蒙神这样拣选,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极大的震撼和感动。其实我真的没勇气和大家分享其中的见证。但是当我数算神所赐给我满满的恩典,我虧欠神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我不见证神的浩大恩典,以后怎样面对神呢? 神是无所不知的,祂老早就知道我多年来的担忧。所以我很感谢主赐给我这个机会与勇气来见证神浩瀚的恩典, 荣耀神的名。

我出生在一个信奉传统民间信仰的家庭。我和我的家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我还没认识神之前,几次遇难得救时都误以为如我母亲说的,我大命不死因为有贵人帮忙。 回想起我所经历的一切,若非是神的怜悯搭救了我,我早已不存在这个世界了,更没有福气领受神奇妙的救恩。神一步一步的带领让我深深的感受得到祂的存在与慈爱都是真实的。其实在未认识神之前,就在我出生的那一刻,神早已经对我施行了祂的救恩。

就在我才几个月大的时侯,有一天我的母亲正在店里忙着工作时,突然发觉到我不在她身边就赶紧来找我。当我母亲找到我的时侯差一点吓昏了, 我竟已爬到马路中间了。她亲眼目睹一辆车辗过我的小小的身体。侥幸的是在最危险的那一刻我正好在车底部的中间, 所以没被撞死。那是慈爱真神第一次救了我。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的双脚突然肿痛得不能行走。在很模糊的记忆里,我还记得有时我会痛得哭起来。我不能站所以只能拖着双脚在地上走爬动。很多年过后,我的母亲才告诉我那是件很奇妙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的双脚无缘无故肿痛不能站,也不知我得了什么病。 我的母亲担心又难过, 她还以为我会因此双脚残废因为差不多一个月了都没好。有一天我的母亲背着我到菜市场(TAMU) 买菜时,有位陌生老婆婆走过来关心问我母亲问我的脚怎么了?我的母亲难过得告诉她我的病情,也不知如何才能治好。 这位好心的老婆婆叫她回去将生米粉糊和一种自然草药搅拌后就用着它包住我肿痛的脚。她回家照着做。很奇妙的,我的脚几天后就好了。我的母亲后来有返回那天遇到那位老婆婆的地方想向她道谢,但是再也没有遇到她了。我的母亲说这是奇迹。其实这不是偶然的奇迹而是神奇妙的安排。

我七岁多的那一年,我不小心跌进水井。那时除了我的弟弟在附近玩耍,没有任何人在那里。当时水平面离岸上大约有3尺的距离。一个不识水性的小孩根本是没办法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存活。当时我就在水里一面挣扎一面喊叫妈妈。当我开始放弃挣扎的时候,忽然一件很奇妙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还记得突然间有一股很大的力量把我从水里面推上井边。当时井的周围有很多潮湿的草和青苔,但是那股力量切能使我爬上井边。自从经历这件事后,小小年纪的我已可以感应得到有一种不属于这世界的力量存在着。  认识神之后才知道这力量是从神那里来的。原来是神救了我。

大概我十一岁的那年,慈爱的神又救了我一命。记得学校假期时某一天的傍晚, 我的阿姨和她的男朋友带我去丹容亚路海边。由于我小时侯是住在兰恼,所以很少有机会到海边。那时我的阿姨顾着和她的男朋友聊天,就讓我一人徘徊在海边。我边走边看着浪花打在我的脚那么的有趣,就不知不觉的直走到更深的地方。突然一个巨浪把我冲到更深的海里。我不会游水,只能拼命的挣扎。我吞了好多海水。当我感非常恐慌的时侯,突然觉得海浪已把我冲回海边。真不可思议,我这条命又检回来了。

我第一次体验到主耶穌的存在是在十四岁的时候。那年我的表姨住在我家。  她是别教会的信徒。她每晚睡觉前都会用被子覆盖自己在被里跪下祷告。有一次看着她这样祷告的时候,我感到很奇怪就联想到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我的同班同学。他也是基督徒。当我回想我们小学时候一起玩耍时,他怎样讥笑我家里拜的偶像,心理就很不服。心想耶穌有什么了不起。祂自己也被人钉在十字架,毫无反抗能力,怎么能救人。不知为什么那些人要信祂。就在那个晚上,我梦见了主耶穌。那是在一个空间。 我站在主耶穌的前面。我感觉到自己好渺小因为站在我前面的主耶穌好高大,高过天空。我站立的时候只到的主耶穌的踝子骨。我看到了主耶稣的脚,好大好大的脚。主的脚真的很美。祂的四周围都在发出黃金色的光芒。那闪耀的光传到我的四周围。我台头往上看着那美丽的光慢慢的变成白色的鑚色光,一直在闪耀着。我只能看到主的小腿挂着白色的长袍,再往上看时就被那强烈的光照到睁不开眼了。我所看到的画面实在是太美了!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颜色。虽然我看不到主耶穌的容貌,但我知道祂就是耶穌基督。当我站在主耶穌的前面,我感觉到我多么的渺小。站在我前面的神是那么的尊贵与神圣。站在主耶稣前面有一种说不出很舒服的感觉。我可以感觉得到从祂那里所散发出来一股难以形容的慈祥气氛,自从做了这场梦,我再也不敢小看基督徒的神了。我心想这位神真的很特别。我只在脑子想祂无能,就梦见了祂。真是一位不可侵犯的神。自从那时我就认定了主耶稣的存在。但是我只把祂当着另一个神。因为那时我所信的佛教和道教也有很多神。我家也拜了三个偶像。虽然当时我不是很在意我所梦见的神,但是我却忘不了梦里那美丽的颜色。至今,这就是我一生中所看到最美丽的颜色。

我出来社会工作两年后觉得单身的日子很不错,很自由,无需承担孩子的未来,就开始萌想要做单身族的念头。但是神要我走的路不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和一班人爬神山。到了山顶很多铜钱的一潭湖,站在我身边的同伴就告诉我那是许愿湖。她就扔一粒铜钱然后许愿。看到別人许愿时,想到自己这么幸苦来到这里,不如也许个愿。 但在那个时候我没什么愿望,就想随便许个愿好了。当我想许愿的时候,才发觉到那里的神不知怎么称呼,因为当时我习惯性的在拜拜的时候一定要称呼所拜的偶像。所以我就这样默许, “这里最伟大的神,我不知怎样称呼祢,但是我知道祢掌管这里所有的一切,如果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没遇到我的未来的伴侣,我就决定不结婚了。”事后,我一点也没把许愿的话放在心上,我只不过是玩着许愿而已,因为我已经知道我不想结婚。但是我万万的没想到我已经叫了那掌管宇宙,创造天地万物的真神…主耶穌。

过了几个星期,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位穿白衣的老人来见我,他身边站着一个人。我看不请那人的摸样。虽然那是无声的梦,但我明白那白衣老人来见我的目的。梦醒之后,我感到很不安,很不适的感觉。很不喜欢这场梦因为它令我感很不安。后来心想一场梦而已,不必放在心上。所以也没去理会它。

再过了大约两个星期,很奇妙的我又作了同一样的梦。但是这一次的梦比较明显, 因为这一次这位白衣老人和那个人站的距离比较近,而且白衣老人以心灵和我溝通。他对我说 “你很快就遇到这个人”。我感到很不高兴。我还没来得及告诉这位老人我不喜欢那个人,就梦醒了。这次我开始感到害怕了。我希望它不会发生在我的现实生活里。但是很难以置信的当天早上,我就遇到了我的先生。真不可思议! 难到梦和现实生活真的那么接近吗? 这两场梦也使我产生了很强烈的好奇心和推动力去认识我的先生。那时我不敢告诉任何人这么不寻常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想没有人会相信我。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身体验的事,就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在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事。所以很多年后,我才把这件事告诉我先生。

我和我的先生才交往几个月,他已几次带我去教会了。第一次去教会刚好是里卡士教会举办诗歌佈道会。我第一次踏入会堂,听了美妙的诗歌一点也不受感动。第一次看到信徒用灵言祷告,觉得很惊讶。我認为这样的祷告方式很不雅观。我开始后悔了,我心想基督教会那么多,为什么我的男朋友偏偏是信这个教会。我开始担心我该不该继续跟他交往。果然才交往短短的几个月,他就提议我跟他信主,不然就分手。我觉得要做这样的选择,太不公平了!既然他么敬畏他的神,他的神那么的重要,何必当初呢?为什么我一定要信他的神?为什么两人在一起不能持守自己的信仰呢?如果我要跟他信主,我一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我肯定我的父母一定会反对。我不想背叛我的神,也不想背叛我的父母。我心想他的神真霸道,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信他的神信的那么迷?我不要拜不属于我的神。那时我認为佛教才是最好的宗教因为信佛的人不排斥其他宗教,并且尊重所有的宗教。当我想到要面对的困难和要付出的代價,就很后悔也很难过的做了决定还是打回原形,做单身族好了。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我就打算隔天告诉他分手好了。就在我做了决定的那个晚上,很奇妙的事又发生。我又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已经死了。我和很多死去的灵魂在一个很黑暗的空间排队下阴间。我们好像受控制的不能逃跑。然后我不知怎样脱离了他们的队伍。我站在一个很昏暗的空间。我感到很害怕,怕得想哭起来。我知道我已经离开人世了。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我还没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我想回家但我不知回家的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我的四周又暗又空又静,阴森森的。突然在那黑暗空间上面打开了一个小洞,有一道光从那洞口照向我。我抬头往上看,很惊讶的看到那位之前在我梦中出现两次的白衣老人,他从上面下来,他又以心灵溝通的方式问我,“你想得救吗?”我还没来的及回答他,他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就对我说,“你跟我来”他把我带到另一个地方。那里放着一副很美丽的棺材。我走近棺材,很震惊地看到我的身体趟在棺材里面,很多新鲜又美丽的玫瑰满满的遮盖了我的身体。原来我的灵魂已经离开我的身体。当我看到自己的身体,我心里难过的想哭。我想我真的死了吗?死了怎么回家?白衣老人对我说,“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得救”。虽然他没把话说的很清楚,但是我知道他意思是要我来归向他。

这场梦太逼真了,梦醒了还是很害怕,好像真的死了。我心里感到莫名的恐慌。 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怎么会连三次梦到同一个人呢?他不是普通人,他以心灵与我溝通,我脑子想什么他都知道。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梦都更我的先生有关系,因为那时我的先生都会送给我玫瑰花。我联想到应该是跟他的神有很密切的关系。我开始思考难到只有靠耶稣基督才可以得救吗?我回想小时候梦见的耶稣基督,主耶稣发出那美丽的光,然后又想起到躺在棺材里面的我,还有那个地方真的很可怕。我就立刻跪下照着真耶稣教会的祷告方式,很无知的向主耶稣祷告说,“我连三次梦见了袮,如果这是祢的意思,我愿意去慕道,学习祢的道理。如果祢能让我完全的信服祢就是独一真神,祢的道理是可信的,我才愿意归向祢。因为我要完全的相信祢的道理我才愿意受洗。但是我做这样的決定,会付出很大的牺牲,因为我将要背叛我的父母和现在所信奉的神。我求祢带领我,看顾我让我能够克服我将要面对的困难。”

就这样我开始用心慕道。在慕道到期间,一直受到父母的反对。但是很感谢神,神真的听了我的祷告。神也知道我的软弱,所以常以异梦增加我的信心使我能坚持慕道。每一次信心软弱想放弃的时候,神就以异梦带领,坚固我追求真理的信心。刚开始慕道的时候,我几次梦到自己从高处跌进又黑又暗的无底坑。第一次做这场梦时,我拼命挣扎然后重复念佛经,但是我还是一直坠落下去。那种跌落感觉真可怕,可怕到令我窒息。当我感到无助的时候突然记起真教会的见证,那些遇难的信徒喊哈利路亚就脱离危险了。所以我就改口喊哈利路亚,这次真的喊醒了。心想原来这四个字那么有能力。我在短短的几个星期连续做了同一样的梦,每次都喊哈利路亚才能够从恶梦醒来。一直到我不知不觉的完全的相信神的能力,只有依靠主耶稣才能从恶梦醒来,这恶梦才停止。在慕道两年多的时间,神几次让我梦见了末世的情景。在梦中,我都会站在高处,我看到很昏暗的世界,我看到了没有人类的城堡倒塌了,那是刚被毁灭的城堡。到处都有煙火,好像是大地震所引起。我又梦见,当人们在海边忙着自己的活动的时候,突然间天空变的乌云密布,然后一个巨浪在一瞬间把这些人卷进海里。就这样,神的带领让我能够坚持慕道两年多。当我完全的相信的时候,也就在我最渴慕神的救恩的时候接受洗礼了。很感谢主!我就在洗脚礼的时候得了宝贵的圣灵。

受洗几天后的,我做了一个恶梦。我梦到自己在一个很昏暗的地方下楼梯。当我走下楼梯的时候,有死人的灵魂和我擦身而过。然后有一把又尖又利的刀飘在空中刺向我。我拼命的往楼梯下逃避那把刀。我越下越多死人的灵魂和我擦身而过,那刀还是穷追着我。我很害怕,就大声喊哈利路亚才从恶梦惊醒过来。醒来后,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刚受洗会做这样的梦。很奇妙的就在那一刻,神让我想起在我办公桌的抽屉放着我以前拜偶像时的护身符。真的很奇妙!因为我已经完全的忘掉了我几年前曾经把它放在那里,神就这样的让我知道它的存在。当天早上,我一到办公室,立刻把它丢掉了。

受洗近两年后,我就和先生结婚了。很感谢主,婚后真的体检了神满满的恩典。但是回想起来真的很惭愧,信主几年后,我没有渴慕追求真理,亲近神的心。我很少读经。信仰的知识真的很浅薄。我认为做基本的基督徒已经够了。看到先生时常参加聚会,心想他一个星期听几次道理不累吗?假日的时候又做圣工,不辛苦吗?那时我是一位只从神那里领受神所赐的福气中认识神的信徒。我不认识神赐福背后真正的爱。我的信只建立在属世的恩典。我敬畏神,但我感觉不到神永恒生命的真爱。神的是那么的遥远。那个时候我也没觉得不对。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时常很无知的求问神为什么是这样呢?我根本没想过那是苦难中神所赐的美意。直到神再次的以异梦和異象带领,让我深深感受得到神的爱,我才明白神赐救恩的意义。

首先我在2008年做了一个異梦。我梦到我的圣经不见了。当我感到很着急的时候, 就有一本很大的圣经飘到我的前面。我知道这本大圣经是送给我的。我感到很高兴能拥有这么特别的圣经。它飘在我前面自动地,慢慢的翻开。刚开始每一页的字体我都可以看的很清楚,但后来的字体越来模糊了。梦到这里我就醒了。我把所做的梦告诉我的先生。我的先生说我应该多读圣经。其实他不这么说,我也这么想。因为我只是在聚会的时候才翻开圣经。我平时很少读圣经,而且每个星期只守安息日,其他聚会都很少参加。我知道这个梦的启示是神要我多了解圣经。我就下决心每天睡觉前读经。刚开始我都做到了。但是过了几星期后,我就越读越累了,因为有些圣句很难明白,所以读不到几句就伏在桌子上睡着了。我想神以異梦给我的启示那么明显,我应该多参加聚会。我更应该参加星期二的读经祷告会,因为有傳道,执事讲解圣经, 可以帮助我更了解圣经的内容。所以我就从那时候开始参加星期二的读经祷告会。

我开始参加星期二晚间读经祷告会几个月过后,我第一次看到了異象。当晚聚会结束前第二次祷告的时候,我很不专心祷告。突然间,我看见在前面有位穿黑袍的人跪在一位中年弟兄的左边好像在也在祷告的样子。它穿的黑袍是从头盖着它全身。  我感到非常害怕因为我知它是魔鬼。我很怕它走到我身边。我把眼睛紧闭起来,赶紧大声迫切祷告。一直重复的说“哈利路亚。”然后我听到玲声,原来祷告结束了。我一睁开眼,发现到刚才看到的位置是空的,才知道原来我看到了異象。自从看到了这个異象使我害怕了一段时间,我再也不敢在祷告的时候胡思乱想。这个異象让我领悟到神聆听我们专心的祷告。相反的,魔鬼也在那里等待机会来接近不专心祷告的羊群。

在2009年初,我又做了一个異梦。神让我看到了祂以祂的大能一瞬间毁灭了这个世界。这场梦给我很深的感触,我永远不会忘记梦里的情景。在梦里,我看到世人忙碌的情景。马路上很多的车辆,人来人往,很多活动。人人都在各忙各的。一点反常现象都没有。突然间,有一道很强烈的闪光从世界的另一端一瞬间冲入人群。我看到有许多人在拼命的逃奔。我也跟着拼命的逃跑。不知从那来的力量,我比其他人跑的快。我差不多跑到世界的顶端的时候,突然间跌进水里。我立刻站起来,发觉到原来我站在一条又清又浅静的河水。我往回头看,看到那强烈的闪光已经很靠近了,所以毫不迟疑的全身入水。那道闪光也一瞬间的冲过河水。过了一阵子,我从水里站起来。我以为自己也死了,原来我还活着。但是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人能逃避。全部都死了。那道强烈的闪光来得太快了。它从世界的另一端闪到世界的另一端,把整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毁灭了。然后,我发觉到我已经在世界角头最顶端的高处。我在那里等待着,也不知等什么。我往前看,看到前面很多的大箱子像火车一样连起来飘在空间。里面载了满满的乘客。它好像要把他们带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箱子的门一直不停的在开关过在我的前面。当门一打开的时候,我就跳进箱子里。我原本已经跳进里面了,但是里面的乘客把我堆出去。我虽然很难过但不灰心,因为我知道大箱子虽然载满了乘客但是还有少数的空位,它还会再经过。所以我就在那里守着等下一个机会,不敢离开。然后我又觉得自己已经站在另外一个地方。一个昏暗又静的空间,阴森森的,静的很可怕,比先前来的灾难更可怕。我的感觉就好像以前未信主前梦到自己死了下阴间的那种感觉。我往下看,看到很多已经死去的灵魂。其中有已信主的亲人和朋友。当我看到这种情景,我感到极其的悲痛难过。我顿时感到窒息,胸口闷热, 很痛苦。我整个心都碎了。那种伤痛的感觉很难以形容,难以承受。突然间,我感觉到有人在推我。原来我先生在叫醒我。我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很忧伤又难受的日子, 因为我忘不了梦里的情景和感受。它一直重演在我脑子里。这么伤痛的感觉抛也抛不开。我时常为此事祷告求问神那么忧伤的心我要承受到几时呢?愚昧的我终不明白神的旨意。经过无数次的迫切的祷告,感谢主最终垂听了我迫切的祷告祈求! 神以半年的时间让我学习祷告祈求,也让我了解神浩瀚的爱。我终于明白原来这是神的感受。 原来当慈爱的神毁灭这世界的时侯,祂很不愿意看到他的儿女,祂所創造人类不能得救。当神看到那么多不能得救的灵魂,祂的心就是那么的伤痛。当我领悟到这个道理, 我就痛哭起来。过去几个月的重担就这么消失无踪。这种`忧伤的心灵’的滋味让我体会了神对世人浩瀚的爱。

神以异梦开窍了我的心。神对世人无私的爱让我感到非常震撼。我终于明白原来从我出世的那一刻,神都一直在身边看顾我。当我深深感受得到了神浩瀚的爱,我才惊醒过来。我深深得体会了创世记 28:16 所记载雅各睡醒了说的那句话 “耶和华真在这里! 我竟不知道。”…那么多年信主的我终于感觉的到祷告的时后神那么的靠近。神的道理也那么的好听。

我原本是一位身份卑微的罪人。但是慈爱的神却在我还没认识祂之前数次伸手救了我,让我能领受日后的救恩。我原本已不存在的,但是神的怜悯却让我今天还活着。我吸的每一口气都见证了神浩瀚的恩典。主的恩,主的爱,我永远报答不完。  我深信这一生,不管生活多么的精彩,事物怎么样的改变,人再怎样的变,时间再怎样的转动,人生最美好的事就是活着有永生的盼望。这一生最美丽的事不只是能够认识神,更美丽的事就是能够感觉的到神。并且活在主的恩典当中,将来有永生的盼望。

感谢主的大恩大爱! 愿一切尊贵,权柄,榮耀,颂攒,归与天上的真神,主耶穌基督。哈利路亚,阿门!

(5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