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主妙爱领我——黄家盈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是黄家盈姐妹,属亚庇教会信徒。愿在此分享主的恩典。

我是一位就读医学学院的学生。在还未进入学院到现在将近毕业的这些日子。我多次的被圣灵感动。在这期间,我深深地感受到神给我的恩典实在太多了。

在中学时期,我虽然对生物学很感兴趣,但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有进到理科班。

SPM完了之后我变得没有方向感。正好那时教会举办了短期神学班,我便参加了神学班第三年。我趁着祷告会的时候为我自己的前途祷告。就在有一次的早祷会,我听见了神的声音。声音很清晰地给我指示,让我有说不出的喜乐与安心。

神学班结束以后,我便四处寻找学院。母亲和我去了几间学院,但每一间都不合我心意。直到我去了最后一间学院,我忍不住地说出了我的兴趣,一位介绍人就提议我去亚庇新开的医学学院。

眼见一间又一间的学院没有我想读的科系我开始感到失望了。但我依然还深信着神学班所听见的指示。我继续得往前走,来到了我现在就读的这间学院。

眼见学生穿的都是“护士”制服,我根本没想到就在这里能找到我想学的科系,而且条件只需我在SPM成绩中有4个主要的科目及格就可以报名了。一位没有读过理科的学生就这样进了医学学院。

在我报名进了医学学院后,有一星期的讲座。就在那星期,我突然发起高烧,没有食欲,一直呕吐不停,即使是喝水,几分钟以后就把所喝的水给吐完出来。我四肢变得无力,呼吸开始变得不顺畅,头也开始感到昏昏的。这时我的父母便把我送去医院。

到了医院,我坐着轮椅被医院的工作人员推进紧急室。最初我以为自己只是身体缺少水分,但是眼见医生和护士们不停的关注我。他们帮我做扫描,照X光片等,最后决定让我留院观察。我父亲向医生询问我的病情,这时我才知道我的血小板水平跌得很低,如果继续跌我就会有生命危险。

得知这消息以后,我的父母就立刻联络教会,帮我代祷。

我在医院住了3天。在这三天里,医生天天抽我的血去化验,但却验不出结果。最后他们看我的病与骨痛热症相似,便说我得了骨痛热症,直到我情况稳定就让我出院了。

回到家后,我的病情并没有好转。我的食欲一样差,喝水也会感觉要吐。后来当晚就来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见我病情严重便介绍我去看一位私人医生。那医生诊断的结果是我体内有病毒,而这病毒会破坏我的血小板。医生就开药给我带回家服食。

当晚我服食了医生所给的药之后,隔天就感觉舒服多了。一星期后我就能回学院上课了。感谢神的恩典,因为神的带领,我的病得到医治。

这场大病对我而言是相当的严重。虽然说我已经可以到学院上课,但我脸色依然苍白,身体还是很虚弱。所以代祷名单上依然有我的名字。当教会的弟兄姐妹看见我的名字时,便不停的拨电问候我,有些通过短讯问候我,有些还亲自上门来探望我。让我感受到同灵的爱,愿神纪念你们的爱心。

感谢主,在这次的病患中我不但体会到神给我的恩典,我还感受到了弟兄姐妹的爱心。我父亲也提醒我说:“你的命是神赐给你的,你永不可忘记神给你的恩典。”

是的,我的命是神所赐的。还记得我9岁那年也是得了一场重病。那时的我也是连喝水也有问题。那一次,我父母也把我的名字放在代祷名单上。我就是从代祷中慢慢的康复起来。神不只是一次的医治我,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医治和帮助我。神给我的恩典实在多。

当我回到学院上课的时候,我向学院询问我的上课时间时,我感觉非常惊讶,因为我一星期只需上2堂课。后来我从朋友口中得知我们那班学生延迟2个月开课。延迟开课的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若没有神的安排,我也许会赶不上我的学业,因为当时的我精神和体质都很差,每隔几个星期就生病。

2个月以后,学院来了一班新生。他们被安排与我们一起开课。那时我们共有6科科目,新生就比我们多一科。那时候我们天天都要上课,一天最少上2堂不一样的科目。那时候我才知道时间的宝贵和健康的重要。

回想自己2个月前的情况,若我们早在两个月前开课,我缺席的那一个星期就不是缺2堂课,而是缺至少10堂以上的科目。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呀!所以我为此而感受到神给我的大恩典。

我们一共有9个学期,一个学期是4个月。在这四个月里我们除了要读完这6科科目以外,我和其他学院一样有很多的考试,功课,和演讲。我和我的同学们都为此而感到压力很大。我曾经想过放弃,因为学院和学校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手上书本的内容全都是专用名词,一点都看不懂。每次上完一堂课我就要长时间坐在一旁找生字。面对眼前的每一个考试,我没有信心在考试中及格。当时的我真的累了,我把一切交到神手中。

在我决定把一切都交托给主之后,我的压力便开始减轻了。我在每一次的考试前都会先祷告求神带领,然后自己温习一篇后,就上场考试。我就这样过了我的第一学期,感谢主 !

第二学期开始到第五个学期,这段时间我经历了不少事。而这一切所发生的事都能让我可以感受到神细心的培训。我很难在此一一地说明神如何培训我,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没有神的带领就没有今天的我。

由于我的学院距离我家很近,所以我并没有住宿舍。也因为如此,每逢星期六和星期日我都能到教会参加安息日和宗教教育的活动。就在这期间,我参加了教员讲习会并有机会被安排在班级上做实习教员。

一年之后,我被安排在宗教教育的二年级班上讲课。在那里,我再次的感受到耶稣的大爱。举办宗教教育,最大的目的就是把小羊们带到主的面前,让他们认识耶稣,依靠耶稣。在我实习的期间,我得知不是各地教会都有举办宗教教育,所以并非每个小朋友都有机会参加宗教教育。

而我在幼稚园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机会在宗教教育听哥哥姐姐们讲课了。由于人数足够,我和一班与我同年龄的同灵一起上课,一起学习神的道,一起唱诗赞美神,一起在祷告会祈求圣灵。这是神给我的机会,神给我机会认识和亲近祂。感谢主~

现今,我被安排成为教员,我的责任就是让他们知道神的慈爱与伟大。神如何爱我,我也当如何爱神的小羊。感谢主,虽然我与小羊们一起上课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却能在我讲课的时候留心听我讲圣经的故事。有时候我会与他们分享我体会过的见证,有时就让他们说说自己的见证。这种属灵的团聚与喜乐只有在主里才能感受得到。

在进入学院后,我就是这样不断的体会神的恩典。在学院我学习自己喜欢的科目;在教会学习神的道。这种生活对我来说的确很美好,但是神知道我的缺乏,所以在第六个学期神安排了我到纳闽(Labuan)实习。

我学院的安排是先读书后实习,实习地点和时间都由他们安排。

从没离开过家里的我就在第六学期第一次离开了家与学院的朋友一起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实习。那时的我很多东西都不会做,不会炒菜,不会搭车,不懂怎么适应新的环境,但是我依然感谢主,因为我有机会学习我还不会做的事。

跟我一起在纳闽实习的有6个人,其中2 位朋友跟我比较熟悉,他们知道我不会炒菜便教我如何准备材料和下手炒菜。我第一次学炒菜是用电饭煲炒的。就在那时候我从一样菜炒出了几样菜式。当时的我体会到了一日三餐的宝贵,最宝贵的还是神赐予我的一切所需。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终于到了星期六的安息日。我联络了教会的同灵,他们就在星期五的晚上和星期六的安息日载我到教会。教会是我的家,每逢安息日我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没有重担,只有满足和喜乐。

纳闽的实习完毕后我便转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实习。在实习的这期间我遇见了很多残缺的小孩,那些小孩们因为出生后遇到意外而导致脑受埙,他们有眼却看不见,有耳听不见,有嘴不说话,有手有脚却不能运用……当我亲眼目睹这一切之后,我不得不感谢神赐给了我那么健全的身体。

此外我也在一次的偶然机会当中参加残障人士的彩排与演出。他们之中有哑巴的,弱智的,和过度活跃的。眼见台下有几百位观众,台上的他们却可以毫不怯场的把舞蹈完整地呈现给大家。表演结束后,台下的掌声响起,我自己也因他们的勇气而感到十分的感动。

第七个学期我和一班相识的朋友在古晋实习了两个月。在古晋教会我认识了一位跟我一样到古晋实习的姐妹。从她口中我得知她曾经也报名进入我现今就读的学院,但是她却因为某些原因而被逼在第一学期退学。

听见她的事迹以后,我更加肯定如果没有神的帮助和带领,我根本没有今天的改变。

第八学期,我到了山打根。在那里我认识一位爱主的青年,这位青年与我分享她的见证, 我觉得此见证也应该与大家分享,因为这是神的恩典。

这位青年在小学就已经得了宝贵的圣灵。而在她受了圣灵不久以后,她在学校遇到了意外。她还记得那时候是下课时间,班上的同学正在玩追。她那时候背向着他们,突然就听见“砰”的一声,她整个人就感觉到背部无比的疼痛。

当时正在玩追的同学走出了课室。课室只有她一人在地上蹲着起不来。后来有一位同学恰巧走进课室看见她才通知了老师。老师见她情况严重便把她送去了医院的紧急室。那时这位青年感觉自己快要离世了所以她在心中不停的向神祷告。

祷告中她说她才刚受圣灵不久,她不希望那么早离世,因为那么早离世会白费神所赐下的圣灵。她不停的祷告,背后的伤依然使她疼痛不已。

在紧急室的时候老师试着叫他睁开眼睛,她试着开眼睛,但看不清老师的样子。她很害怕,她还告诉老师她快要不行了。医生和护士试着触摸她的伤,但只是轻轻的碰,这位青年就已经痛得大喊了起来。

时间也不知过了几久,这位青年不停的祷告,突然背后的疼痛消失了。她慢慢的起身,然后告诉医生她没事了。医生前后帮她照了x光片,对比之下发现她身后肿起来的伤很奇妙的快速消失了。医生不解的重复问她有没有痛,她说没有痛了。就这样这位青年在患难中得到了神的帮助和医治。

在我听了她的见证没多久我自己就在宿舍的楼梯滑倒。那时的我因为两手都拿着东西,所以滑倒的时候整个人都滑坐在了地上。顿时我想起了那位青年的见证,我心中祷告,相信神必帮助我。

宿舍的人见我滑倒,立刻向前要扶我起来,但我背部却痛得起不来。我坐在那里体会到了那位青年当时的感受。真的很痛!我当时眼前还黑了一下,双耳听不清周围的声音。我明白脊椎的重要,如果严重有骨头破裂还是弄伤神经,那将会是相当严重的问题。

当我感觉可以站起来以后,我便立刻回房祷告。祷告以后,我就直接去实习了。一路上我依然还是感觉背部有疼痛,我开始担心起来了。

到了工作的地方我立刻用冰敷。不久之后我就自己检查是否有伤到骨头还是神经。感谢主,结果只是伤到肌肉,骨头完全没事,这是神的保佑。

其实神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我们。神不仅是保护我,祂还在我的生活里教导了我很多事。曾经,我在教会图书馆借了一本《青年与生活》的书籍。其中有提到要回顾一年的生活,而我就直接回顾了我这三年的生活。

这三年之内,一切发生在我生活的事是一个接着一个,有步骤而来的。当挑战面向我来的时候我有过害怕,有时也会忧虑,软弱。但是神总会为我开路,带着我,陪着我走过这一切难走的路。感谢主的同在!

实习的生活总是一个人的。在这期间,无论我开心还是不开心,我都能感觉耶稣就在我身旁。神分分秒秒都与我同在,这是神给我最大的恩典。我相信教会弟兄姐妹也体会到神的恩典,现在就让我们把这感动得一刻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吧!愿一切荣耀都归于神,阿们。

(46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