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蒙恩见证二则——谢秀珠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我是属下南南教会谢秀珠姐妹。

(见证一)

在1986年受洗归入真教会后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至今隔了二十多年,还能清楚的牢记着。

那梦中,我看见自己独自一个人在一所教会外不远的路上走着,那是我以前的教会,远远地望去是明亮注目。里面聚满了人群,有些走着,有些站着但大部分是坐着的,更特别的是,我也看到会堂里摆满了圆形的座子,他们都在享受着宴会大餐。

我的目光很自然地往里头观望,看见以前所认识的教友也在其中。原本站在会堂前远处的我也被那场面吸引得很移动脚步往那教堂前的梯级走去,好像忘了自己是局外人。当我步上梯级正想踏入会堂大门的一刹那,在右边窜出了两个黑影把我给挡住,抬头一望给惊吓呆了,两个恐怖的黑尖脸,红色邪恶的眼神,盯着我,尖尖的长牙,怪异的耳朵,身高头部几乎到大门的顶端,还穿着鬆长的黑袍,太惊吓人了。但当时的我还满天真的想往内冲,因为有我的朋友在里面呀,我不理会那两个黑鬼,尝试出力冲了又冲,与其对撞,出了满头大汗都不得其门而入,那黑鬼力气太大了,把我给推了出来,也就在那时候,我被惊醒了,一颗心被惊吓得猛跳,坐在床上不断的喘气冒大汗。

呆坐了片刻,我又躺下,关着双眼思想何宇会发这个梦。。。回想自从离开了以往所属的教会,一些教友偶尔会联络探望及劝说我回去他们的团契,还暗示我不要迷失方向,进入错误的宗教,当时对他们的关怀感到泣笑皆非。我的思维其实并不迷糊,反而好希望他们也来真教会查考真理,但略略说了些,对方反应有些排斥。

感谢主,这个梦真的提醒了我,也让我真知道教会的区别性,梦中,会堂里的情况就像享受宴乐一般,教堂是神圣的,怎可能有这般情景呢?而我也是受洗归入真教会的名下,以前的教会大门当然不再欢迎我了。被那两个邪恶的黑鬼阻挡去路,是理所当然的,也是于证明神已将我分别为圣,不再是其中一份子了。

感谢神的选择及提醒,求助继续保守我的脚步,永远走在正路上,不偏左右,顺从主的引导直到有一天在天上与祂会面。

(见证二)

在2009年终的一个夜晚十一时左右,我很难入眠,这是件反常的事,因我一向来都很好睡。当晚在床上翻来翻去的当儿,我听到户外有人在抛石头的声音,起初我不以为意,但越听越不对劲,就爬起身移开窗帘布偷望,我没亮灯,所以对方没有察觉,只见一个华族青年向我家铁门外高挂的路灯抛石头,我当时不懂他为何如此做,只当他是个没公德心的夜猫子罢了,反正睡不着,我就在哪儿等着瞧。。。

果然“叮”地一声,路灯给他击中了,四周立时一片漆黑,那人也在黑暗中消失了,而我没戏好看也只好回房往床上一倒找周公去。只是周公还没找到耳中又传来另一种更惊心胆跳的声音,天呀,是轻弄门锁的声音,而且动作很急促,当时屋内只有我和一个睡着的母亲,再不想惊醒她老人家之下,我就轻手轻脚的回放想拿手机拨电求救,但倒霉的是当晚把它留在办公室忘了带回来。可想而知当时的我有多恐慌,我心在默祷,手脚却在发软,心急又不敢大喊,唯恐激怒对方而弄巧反??,只好抖着双脚往客厅拿起家用电话轻声告知亲人我的情况,希望他们过来保护我,但为了安全起见,因不知屋外有多少人及是否身上又带着伤人的工具,我改变主意叫他们拨电给警方派人来协助。

在警方来到之前,我移开窗帘小缝看到原来是那个击灯青年的身影,他把路灯打熄了是为了方便进屋干案吗或有其他企图?如果我躺下床入睡的话,就无法察觉对方的一切举动,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了。得知警方已到我心安的把屋内外的灯都亮了,屋外的人也许看见情势不对就逃开了。警方人员在我屋四周巡查一番却不见他人的踪影只好说些安慰的话离开了。

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要不是神当晚让我难眠,加上如那人不抛石头的话,也就不会惊动我出去察看了。很感谢神在高处无时无处的眷顾,赐给我平安与喜乐,主爱主恩浩大,永世难忘,我愿灵日向上,永远跟随耶稣的脚踪行。

哈里路亚!阿们!

(4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