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流泪谷——钟燕妮

走出流泪谷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是属亚庇教会的钟燕妮姐妹。在此为主作见证,述说主在我身上奇妙的作为。

 

事缘于三年前,当时我是银行的职员。由于工作繁重忙碌,因此我常感身体很疲累。经常没精神,呼吸时,还感觉到胸口有东西压着,呼吸困难,因此我就给医生检查。看了几位医生,这种情形仍然存在。于是,我便到沙巴医药中心挂号看专科。

经过诊查后,医生告诉我,我的左边的胸部长了肿瘤,必须抽取部份细胞做检验。当时医生建议我最好能够做个小手术,把肿瘤取出来,才能诊断它的性质。

 

小肿瘤,不以为意

 

回顾当时的心情,也没什么害怕,心想只要一个小手术,就能把肿瘤取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因为这样,我没有在祷告上刻意求主帮助及眷顾。第一次手术足足花了三个小时,医生吩咐我回家休养,一个星期后再回去拿报告。在那段时间,我就只抱着养伤等拿医药报告的心态,而忘了求靠主耶稣。

 

天啊!我的了癌症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就回医药中心拿检验报告。当时的我,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了,领了报告就可以回家,讵料,医生告诉我一个令我无法接受的坏消息。检验报告已证实我胸部长的是恶性肿瘤,也俗称“癌症”。天啊!这个噩讯令我觉得晴天霹雳,万万没料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从小到大,我可说是不曾患什么大病。可是如今,才二十多岁的我,就要面临人生这么大的打击,真是情何以堪呀!医生还告诉我由于肿瘤很大,已蔓延至肋骨,必须前往西马进行一个很艰巨的手术,把肿瘤和受感染的肋骨切除,这个手术有它一定的危险性。听了医生这番话后,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甚至绝望。

 

流下痛苦的眼泪

 

回家后,我独自关在房里伤心地流泪祷告,向主倾诉我的痛苦,甚至埋怨的问主为何要让我承受这样的痛苦,我素来不行大恶也经常遵守安息日,只是有时因工作的关系,偶尔错过参加安息日聚会而已。当时的我已忘了领会圣经上的教训:叫你们的信心即被试炼,就比那被火试验,仍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一:7)那时,妈妈及两个妹妹听到我的祷告声,也和我一起跪下祷告,在祷告中,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流下伤心的眼泪。

 

赴西马动切除手术

 

在前往西马动手术的那段日子里,我的家人都非常担心难过,怕我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手术。我们曾一度听信亲戚朋友,尝试吃中药。当时的我,心里在挣扎,我是否该放弃是项手术,靠祷告和吃中药,还是要冒着生命的危险,接受这个手术呢?庞大的医药费,我怎么解决呢?当时的我很痛苦,感谢主,教会的同灵、执事们都在为我代祷,鼓励我和坚固我的信心。

最终,我还是决定接受手术。在赴西马之前,亚庇教会已经为我联络了西马教会的弟兄姐妹。非常感谢神,主感动了弟兄姐妹,为我做了最适当的安排。我和妈妈在西马的那段日子里,受到当地教会同灵的热诚与爱心的接待。更感谢主的是,让我遇到一位朋友的父亲,替我申请政府医药援助金,让我减轻了很多医药费的负担,也给我卸下部分心理的重担。

 

手术一度拖延

 

在西马等待手术的过程中,手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拖延。我心想也许是主的安排,让我有更多的时间亲近他依靠他。我也有机会参加多处教会的灵恩会,使我建立起更坚固的信心,也让我深信,即使面临再大的逼迫与痛苦,我必能站立得住。“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3)”

 

同灵的爱心的鼓励与支持

 

当我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手术时,又再次接到院方的消息,手术必须再延迟。那时的我和妈妈都非常着急,也很彷徨,曾那么想过,手术一次又一次的延迟,难道是主的旨意,叫我不要接受这次的手术?可是当我和妈妈打算放弃手术返回沙巴时,被西马教会的陈传道知道了,他了解我们的心情,也清楚地告诉我,我是因为惧怕而用自己的意思当成主的旨意。其实陈传道说的也没错,那时的我,的确是很害怕,信心也很软弱,想放弃这次的手术。但主的慈爱是如此浩大,再次藉着陈传道的话,让我打消了放弃动手术的念头。非常的感谢主,在我流着最悲伤痛苦和无助的眼泪时,祂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主耶稣藉着弟兄姐妹的爱,鼓励和帮助我,让我能领会在主里我们都是一家人。

 

手术顺利完成

 

手术的前一天,我必须住院。第二天大清早,我就被送入手术室。非常奇妙的,虽然我知道这次的手术会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我相信主与我同在,我的心情是那么的平静,因为我相信经上记载:“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罗十:13)”医生告诉我们这次手术估计耗五个小时,可是手术从早上八点开始进行到下午还没完成。那时,妈妈就马上致电联络西马的一位执事和在沙巴古达教会的执事,要求他们帮助代祷。主爱浩大,蒙主的恩佑,手术终于在下午四时三十分顺利地完成。感谢主!

 

痛苦煎熬中求告神

 

手术过后,我在加护病房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转入普通病房。当我苏醒后,感到一阵阵的昏眩,身体很虚弱。由于麻醉药开始失效,续之而来的是伤口阵阵的疼痛,痛得我喘不过气来。当时家人还不晓得我已被转换到普通病房,看不见他们心里又惊又怕,恐惧感布满我心,想到自己或许就会这样死去。由于伤口如火烧般的痛楚,就向护士们哭喊说伤口很痛,护士说这是正常的,因为麻醉药已经渐渐失效。当时的我身上插着三条管子,可是因为当时痛得不能忍受了,就想爬起来,跪着祷告求主帮助。就这样没顾虑到自己的伤口,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起床,整个人就跪在病床上向神呼求。隔壁的病人也被我的举动吓倒了。这时候,我妈妈也刚好赶到,连忙跪下与我一同祷告。感谢主,祂垂听了我们的祷告,让我的心情很快平复下来,伤口也渐渐不痛了。

 

流下感恩的泪

 

过后,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每天都有弟兄姐妹带着汤饭,水果来探望和安慰我。非常感谢主,让我在这段日子里,深深地感受到主的爱和弟兄姐妹的爱,更要感谢主的是,我爸爸也因为这次事件中,蒙恩受洗归入真教会,让我非常地高兴。医生告诉我,身上的肿瘤已完全切除,不须再做电疗或化疗。我不禁向主流下感恩的泪,并立下志向,要为主多做圣工。

 

旧病复发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我渐渐忘了自己向主许下的承诺,人的本性真的很软弱,一不小心就会被遍地游行,吼叫的狮子吞吃掉。2004年杪,我那种身体很容易疲倦的感觉又回来了。自上次手术过后,我一直都有定期作检查,于是,在一次复诊中,我把我的情况告诉医生,医生就为我作X光扫描。不幸地,我左边肋骨旁又长了个肿瘤。没想到在短短的几年,我的病情又复发了。可是,这次不一样的是我的心情并没有特别的沮丧、绝望或埋怨主,因为我知道,主爱我,他必护庇我,他要我更经得起考验蒙主祝福。

 

再次手术

 

我开始无时无刻地迫切祷告,求主引领医治。我心里明白,因为我忽略了自己曾向神许愿,要立志为主做工,因此我向神祷告悔改认罪,求主再次给我机会,让我能好好地服事主。感谢主的安排带领,很快地,我就被通知要在亚庇中央医院,再接受一次手术。这次的手术没有任何的耽延,手术也相当成功。在这次经历当中,主擦干了我的眼泪,让我更坚强,更懂得依靠主面对苦难。如经上所记:“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雅一:3)

 

感恩与领悟              

 

感谢主让我顺利地经过这次手术,也让我经历了主的考验。我终于觉悟以前的我,是为自己而活,为生活忙碌,忽略了要为主而活,活出主的生命来。那时生活可说是漫无目标,也没有盼望。主特别让我在第二次与第三次的手术过程当中,领悟了很多道理。

 

(一)   在第二次手术当中,我虽然承受了肉体及大的痛苦,但也让我深深地体会到,我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我得到了主耶稣的爱与弟兄姐妹的关心。我更懂得珍惜主所赐给我的生命,要时时儆醒祷告,依靠主。更令我安慰喜乐的是我父亲能蒙主的恩爱而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二)   在第三次手术当中,让我体会到神加添我的力量,让我更有勇气面对要来临的事情,同时主也提醒我,要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在,还健康地活着,要多为主做工。约翰长老给的勉励“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三:15,16,19)

末了的话

 

非常感谢主,心中有数不尽主的恩与爱。在这短暂脆弱的生命当中,主虽然让我经历了死荫的流泪谷,至终主却保全了我的生命,并赐我满足的喜乐和平安,让这谷成为泉源之地。主爱难测长阔高深,也难报答于万一。深愿为主而活,尽一生之力来爱主耶稣,也愿主祝福凡为我代祷,关心我的长执弟兄姐妹,因着你们的代祷与支持,我才能撑过一切。最后愿一切荣耀、颂赞、感谢都归于神。

 

“他们经过流淚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诗八四:6-7)

(5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