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医治母亲的病痛——邓彩颜

 

主医治母亲的病痛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是邓彩颜姐妹,我母亲赖玉珍姐妹(译音),年62岁,属山打根教会信徒。二年前,母亲常抱怨头痛,全身骨节麻痹酸痛,打针吃药都不见效,病情也时好时坏。

 

2006年3月8日,当我下班回家时,母亲突然嘱我带她去见医生。医生诊察视后发现她的血压高达190度,就为她做心电图及抽血检查,后来又给她打针吃药,当她的血压慢慢恢复正常之后,就出院回家,我们都很安慰她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

 

母亲第一次住院

 

2006年3月9日早上,母亲突感全身不舒服及呼吸困难,就赶快叫我送她入院,在急诊室里母亲的手脚不停地抖动,也不断地在喘气,医生给她插上氧气管并做心脏检查,发现她的心脏有不正常的症状,需要住院观察。我发短讯给家人及教会的同灵。感谢主,稍后她的呼吸正常了,手脚也不抖动了。在住院的十二天里,她的情况并不乐观。我想可能是医生给她服太多的药物使她失去知觉,她不能坐起来,也不能够讲话。医生说她的心脏血管梗塞,并为她预约4月5 日到亚庇中央医院检查,然后于5月8日在沙巴医药中心做吹球通血管手术。在这段时间里,医生嘱她先回家休养。结果她带了11种药回家,每一天服一大包的服药,好像吃饭一样。

但是一个星期过后,药物似乎没有产生效果,母亲又抱怨头痛,身体不舒服及不停地冒冷汗。

 

母亲第二次入院

 

2006年3月29日晚上,当母亲要去休息时,突然感到昏眩及想呕吐,身体极度不适,我扶她到厕所去呕吐,结果她在厕所时身体往下跌落,不省人事,我那时惊慌得不知所措。我大声叫父亲过来帮忙,父亲一面为她擦药油一面为她祷告,一直喊哈利路亚。当我在向神乎呼救的时候,突然听到微弱的声音在说哈利路亚。母亲从昏迷中悠悠醒过来,她气若游丝地祷告。后来我打电话叫我的几位姐妹过来一同祷告,等她稍为微好转后,就叫救护车送她到医院。我父亲后来做见证说,当时我母亲的情况很危急,因为已探不到她的气息了,若不是神垂听我们的祷告,可能她就这样地离去了。

 

2006年4月1日晚上,对我们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因为有很多执事同灵来到教会为我母亲祷告,大家迫切祷告的声音大大增加了我们的信心。感谢主再次垂听我们的祷告。我母亲身体状况明显地好转过来,更使我欣慰的就是她能够动身前往亚庇中央医院接受治疗。

 

母亲第三次入院

 

五5月4日,我的二姐(何执事娘)皆偕母亲去亚庇,母亲全身发抖,不能够呼吸,就直接送往急救室,心脏专科医师来诊治她,发现她的心脏不能承受心脏吹球通血管手术及各种的检验。在医院的九天当中,她的病情没有进展,反而有复杂化的现象。要做心压的检查时间到了,但母亲的血压一直偏高,收缩压在170及160上下。我们就持续为她祷告。感谢主,祂又垂听了我们的祷告,母亲的血压很奇妙的下降到145/79。专科医师量了她的血压后,说她稳定下来,就只为她做心压奔跑指标的检验,不需做吹球通血管手术。

 

过后,神一直垂听我们的祷告,赐智慧给医生,找出她的病源,所以配给她的药物从11种减至5种药。感谢主,母亲不但不需要服吃食那些不适合的药物,我相信是神安排给她适当的医师,也同时配给她适当的药物。感谢主,藉着他祂丰盛的恩典和慈爱,我母亲出院了, 4月13日下午四时乘搭最后一班机返山打根。

 

感恩的话

 

目前,我母亲在山打根医院做例常的检查,她的药物也从5种减至4种。现在她身体的各种不良症状都消失,也已开始回到教会协助宗教教育的炊事事工。

 

感谢沙巴各地的教会,西马教会及新加坡教会不断地为母亲代祷。感谢神的慈爱垂听了我们的祷告,也感谢各位爱心的付出,藉着大家的祷告和关怀,使母亲将残的生命之光又亮起来。

 

生老病死是人必经的过程,但是藉着我母亲的病痛,让我们经历了神的爱和祂的怜悯。唯有神,才能在我们的生命当中,留下一个个深深的爱的足迹,叫我们每一天活在他祂丰盛的喜乐和恩典当中。

 

愿一切荣耀、感谢、颂赞归于天上的真神。阿们!

(35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