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在天家——Masneh

相聚在天家

 

Masneh 弟兄去世的消息,无疑的带给他家人,教会许多同灵伤心与不舍,然而我们深信,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当神息了他的劳苦,接他回天家时,我们唯有感谢神,顺服神的旨意。

 

他安息了

 

2007年 6月21日,清晨五时,Masneh弟兄被送入根地咬医院。那时他的病情危殆,已陷入昏迷状态。Seraya传道及教会同灵,赶紧传送短讯至各教会,协助代祷。于当日中午时分,Masneh 弟兄被送往亚庇中央医院。抵达时,医生发现他的脑溢血下诊断他脑死亡。

这突而如其来的消息,使到沙巴及西马各地同灵,都同感惊愕不已,大家都为这件事情迫切祷告,甚至禁食,祈求神的怜悯。2007年6月23日,他终于安息了,神接走了他,那天是安息日。

 

健康是神所赐的恩惠

 

Masneh 弟兄在九岁时,医生诊察到他心脏有孔,他每月接受治疗直到十二岁为止。从1990年至1999年,大约有九年的时间病情未复发,所以终止疗程。很多人因为这种病而导致身体机能不能正常的成长,或有反应迟钝的现象。感谢主,Masneh 弟兄不受其病情影响,他是一个聪明敏捷的人,他也能够干很多的粗活儿,如耕种,修理机器及驾驶推坭泥机等。他所作的工作及他所建的池塘得到村民的称许。在1995年二月间,他甚至攀登了东南亚最高峰—神山。这些都是神所赐的恩惠。

2001年5月,他在亚庇医药中心接受了4天的心脏治疗,后来送往西马的心脏专科医院进行了一个心脏换瓣膜的手术。途中他向神许愿,如果手术成功,他愿意献身当传道,献上余生来事奉主。

2002年11月,他再次住院,因为服药过量,医生说他的腿部有一条血管破裂,导致他以后可能会不良于行,感谢主,他的症状在二个星期后复原,这是神迹。

 

生命的最后六年

 

Masneh 弟兄是一位谦虚,对圣工热忱,对人有礼及乐意助人的青年。在他生命的最后六年,他全心全意地事奉主,可以说是他一生信仰高峰时期。

从2002年开始,他奉献所有的时间成为一个全职的圣工人员。当时梁利慕伊勒传道想要找一位专职教员,驻牧于都路必地区,包括布吉加南及兵那雅。在Gideon执事的推介之下,Masneh 弟兄终能跟梁传道及杨撒该传道实习。他不但是一个忠心的教员,他也致力于培训新教员,成立宗教教育班。除此之外,他也热衷于区内之布道工作,带领人来归主。

在都路必及兵那雅地区工作是一项很艰巨的挑战。尤其是一些偏远的地区,必须要走一段很长远又崎岖的山路方可到达。但是感谢主,Masneh 弟兄都能靠主克服困难。

2003年沙巴神学院招生,他和其余的四位人选同工成为第四届的神学生,即刘恩仁弟兄,Narius Sapau弟兄,Yakus Ambaan弟兄,Jaihnol Kindingan弟兄。从2004年至2006年的三年学习过程当中,他走遍了沙巴各乡村城镇的教会。

2007年6月某一天,他感到关节疼痛及持续发高烧。他本来在六月2日要执行一项任务,Seraya传道劝他去看医生,但是在6月4日他骑着一辆机车往他的家乡湾谷去,安排5包白米奉献给兵那雅教会灵恩会用,及在那边安置他的新房子。

6月18日返回兵谷教会,6月20日感到身体不适,虽然晚间证道可由Seraya传道代替,但是他还是坚持完成他领会工作。他所证道的题目是“机会”,这是他最后一次领会。

6月21日凌晨三点,Seraya传道醒来看到他头上蒙着被单,他说他的头好疼,就给他服食“班纳多”药片。之后,他们就一起跪下来祷告,以为他好了一些却发现他在呕吐,过后他就晕倒了。大家一面为他祷告,一面叫车送院。一直到早上5时才找到教会弟兄的一辆车,紧急送院时他已经呈昏迷状态。医生看到事态严重,立刻为他打上点滴及用呼吸器协助他呼吸。他此时唯一有生命的迹象就是他的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他的未婚妻Morina姐妹及妹妹Lily赶到他身边为他祷告。祷告的时候看到他似乎有所反应。经过二天与病魔挣扎,他终于息了劳苦,安祥回到主的怀抱中,完成了他曾经对主所许的愿,事奉主到他的生命的最后一天。

 

神藉异象安慰所有人

 

Masneh弟兄在他生命最完美时刻蒙主召回,留给挚爱的家人及未婚妻难于承受的痛,然而神却是一位慈爱,赐人安慰的神。“愿颂赞归于我们的主耶稣,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我们在患难当中,他就安慰了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安慰那些遭受各样患难的人。”(林后一3-4)

神也有时藉着异象来坚固信徒的信心。在异象当中常常显明神的的美意。

 

第一个异象

 

2007年6月中旬,Masneh的姐姐Lourence在梦中看见Masneh兄,跟从Seraya传道在兵谷区教会实习传道工作,然后他们一班传道者,身穿白衣黑裤,站在一座高山上排列在一起似乎在拍照片。然后听到天上有声音说:“Masneh弟兄需要暂时休息,他极其痛苦,他的身体因为工作而过于劳累。”Lourence姐妹想找那位说话的人,却看不见他,醒来以后一直思索刚才梦中的那句话,“休息…?”那是否意味死亡?她连忙起来祷告,然后才回床睡觉。6月21日,她得悉Masneh进入亚庇中央医院,病情很严重,就想起梦中的异象,神预先告诉她,神要召他回家。果然两天过后,她的弟弟就离世了。

 

第二个异象

 

6月21日京农限教会有一个特别祷告会。Alinah Kisus姐妹在祷告当中看到一个异象,她看见教会有许多同灵到医院探访Masneh弟兄,那时他躺在床上,盖着被单。她也看见Morina和Florence Singkul姐妹在旁边祷告,还有一些来探访的信徒也在祷告。祷告完毕,她看见Masneh的灵魂身穿洁白衣服,从他身体徐徐升起。那时她感到很伤心,有声音对她说“我必然把他带走。”话一说完,她就立刻回到原先祷告的地方。她于是暂停祷告思想这回事,随即祷告祈求神的旨意成全,也特地为Masneh弟兄的未婚妻Morina姊妹代祷。

 

第三个异象

 

6月22日,在京农限教会的祷告会中,Lintar Bikat姐妹也看到了Masneh身穿白衣,盘膝坐在一张没有靠背的椅子上,另有20多位默然坐在地板上的同灵。然后她看见Masneh从地上徐徐向空中飘浮,他含笑向众人挥手道别,他母亲也在人群中看着他。

 

第四个异象

 

6月23日下午4时30分,Masneh的家举行特别聚会,由提摩太长老主领,题目是《神为我们预备地方》。在结束的时候,Solima姐妹即Seraya传道娘,看到一个异象。她来到一个耸高的地方,四周云雾环绕,她看见许多人穿着光明洁白的新娘礼服,前往更高之处参加婚筵,然后她看见Masneh弟兄也穿上全新的新郎礼服。有数之不尽的群众身穿白色新娘礼服很热烈的迎接他。当时Masneh弟兄笑容满面的回首朝向Solima姐妹,他的脸上充满着荣光。

当她想要接近他们的时候,发觉他们之间的距离竟是那么遥远,当中并没有道路或桥梁可以通过。异象就在祷告结束后消失了,这异象不但使在座同灵哀恸的心蒙受安慰,也使大家对永生产生了活泼的盼望。

 

结语

 

Masneh弟兄的骤然离世,让人感觉他走的太早了,然而我们要以信心与感恩接受神美好的旨意,因为神的定时与计划必然是最完美的。

当我们想到Masneh的微弱的健康状况,实在已不允许他持续的事奉。事实上他已经完成乐神的托付,息了世上一切的劳苦。诚如启示录所言:“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十四13)

感谢主藉着异象异梦,预先告知主要接Masneh弟兄回天家。也安慰了遗族家人及同灵与同工们,我们深信主怎样爱护Masneh弟兄的一生,也必如何眷顾他的家人与他所爱的未婚妻。我们并没有失去他,他只是先走一步并在前头等候与我们将来相聚在天。是的!我们深切期望在天国与Masneh弟兄再相会!

 

“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的心,使你们藉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十五13)

(8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