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恩更多——张美霞

主恩更多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诗一0三2-3)。

每当唱赞美诗89首,使我感触良深,尤其在信心低潮,情绪低落,想放弃工作时,更觉得自己愧对主恩,若非主的拣选(约十五16),我何德何能配受此大恩典,每次看到自己的双手,及生命中得主的眷顾与带领,感谢主的心更非笔墨所能形容。

 

我是张美霞姐妹,我的娘家是在亚庇教会的山脚下,幼年时常与玩伴到教会的后山采野果吃,却不认识此全备福音的教会,而且对灵言祷告很害怕。中学时,有很多同学是真耶稣教会信徒,却未有人向我见证,毕业后对原来相信的教会,毫无感受,不能亲身体验主恩及与主交通的喜乐,在可有可无的情况下,渐渐疏离而不再参加聚会。

 

1976年与原本祭拜祖宗的黄星陆弟兄结婚后,更随从他在大节日中拜拜,因自小不明白圣经,且无圣经可查考,并不知此行为是违反圣经的道理,如此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

 

1977年,外子常感胃部不适,屡次就医都不能根治,至1978年杪,小女出生后,外子的病情加剧,因着家庭负担重,仍抱病工作,后因支持不了,才辞职养病。曾往新加坡检查,找巫师,求乩童都不得治(注:此见证刊于圣灵月刊一0一期),最后到真耶稣教会慕道才得医治。1981年1月1日,我先生偕一子一女受洗归主名。愚味昧的我却认为外子是心灵找到寄托而已,不认为是主耶稣的恩典,常拒绝他邀请到教会听道,后为了避免夫妻争吵,才勉强参加聚会,因着孩子的吵闹,虽慕道三年却未曾领受真理,本来喜欢唱诗,甚至最喜欢看书的我,竟从不看《圣灵月刊》,《青年团契》,《蒙恩见证集》;然而,主却以他的爱绳牵引我,藉着家中发生的事故引领我到主面前。

 

小儿曾于一次病中受魔鬼搅扰,昏迷不醒,经外子祈祷半小时才清醒,从此之后他不敢一人在房内,亦不敢自己上厕所,且染上说粗语的恶习,在毫无办法下,我每晚带领儿女祷告,求主赶撒旦,帮助改掉恶习。感谢主,一个月后,恶习靠主已改掉,惟仍胆小,我也因此养成睡前祈祷之习惯。我因得“月风病”及双手八只手指染皮肤症而溃烂,工作时很不方便,常求主医治及帶領我认识他的教会。

 

感谢主,1983   年杪参加灵恩布道会时,神的话感动了我,且蒙主赐下宝贵圣灵,头痛病症也不药而治,因此深信主必医治我的双手。虽然经一段时间的信心熬炼,因者着主耶稣的怜悯,双手终蒙主治愈,使我有健康的双手为主做工(注:此见证刊于圣灵月刊一五八期)。

 

我在1984年1月2日受洗,同年五月外子接受教会管理会堂之职。在职中,受到很多方面的试验,因主保守使我们忍耐至终,在软弱中,神的话语安慰,扶持我,专思主恩无尽,使我们从新得力,弟兄姐妹的帮助代祷,也支持着我们,面对各种阻挡也靠主得胜有余。第一届短期神学班时,小女误吞下硬币,当时我们在厨房忙着炊事,经祷告后,送医院照X光,在傍晚施手术取出,感谢主给小女一次靠主的体验,使她毫不惧怕,医生还称赞她很勇敢。

 

1986年4月间,沙巴州政府改组,有人鼓吹人民反政府,引起示威的运动,两儿女常吵着不要去上课,说很少人到校,老师不上课,我劝勉他们俩不可无故缺席,如遇到任何事故,祷告靠主耶稣祂必保护。感谢主的恩典,发生最严重的示威涉及烧商店及车辆,事发当天,学校恰巧是运动会,在里卡士体育中心举行,而出事的地点正是他们的学校附近,很多接孩子的车辆被打毁,有些孩童受惊吓后,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肯回校上课,感谢主耶稣使我的孩子免受惊吓(诗四十六1)。

 

1989年亚庇教会举开专职传道训练班,小儿志康的右耳内生疮,一连数晚痛至天亮,但白天却不痛,在此疲倦轰炸中,肉体已吃不消,就要求蔡牧夫执事及神学生为其代祷,次日,耳内流脓,因怕脓水流入耳膜,就用细铁棒以棉花沾药慢慢将脓吸出,发现耳内有三处疮孔,感谢主两日后痊愈。同年杪神学班开学之前两天,小儿半夜腹痛,经祷告后得安眠至天亮,第三晚却连续两次,第一次祷告后睡了一个多小时,第二次痛得翻来覆去,再祷告,但觉得似乎不太对劲,为何白天他正常无事,只在半夜才发作,乃求主帮助,不要给我过与我能受的试炼,因我一连三晚睡眠不足,又要早起负起买菜工作,我不能倒下来,求主看顾使我能一觉到天亮,不然工作会被耽误。感谢主垂听,小儿的腹痛不药而愈,至今未再发生过,而我却在次日发高烧,下午经母亲为我刮痧及祷告后,痊愈且能参加斗亚兰教会的青年献诗工作。

1990年4月26日至30日在亚庇教会举开东南亚第三届青年联谊会。第二天晚上十时半左右,联谊后有茶点,炊事组准备好红豆汤及糕饼给大家享用。正准备享用时,忽然灯火全熄灭,之后电源总开关处着火,大家都吓呆了,有一弟兄拿起红豆汤向火烧处泼去,(不知泼了几碗,因当时黑暗一片)火就熄灭了,过后大家似乎忘了此事,经看了土库教会的见证后,回想主恩浩大,若当晚联谊节目迟了一些,旧宿舍及厨房无人,火势必很快引发又或在那段时间不是举开青年联谊会,我们一家及传道人家眷在楼上休息睡觉,那更加不堪设想,主耶稣无时无处无不看顾我们,感谢主赐我们意外的平安。

 

1992年7月6日至12日第四届东南亚青年联谊会在印尼的椰加达教会举开,亚庇教会的弟兄姐妹因飞机班次提前于7月2日前往,行前谭路加执事叫我负责带备用药物,我推辞说:我出门不能带药,带药一定会有“病”发生。因出国三次,有两次带药就出毛病了。然而,谭执事说:我叫你带药,是要你为团员服务。因此就接下此任。抵达椰城的第三天下午,我的右下颚竟肿起一椭圆形硬块,有如鸡蛋大小,起初我以为是扁桃腺发炎,吃了两天解毒丸却不见效,且喉咙并不痛又无发热,我想可能是扭到颈部吧,就放弃吃药,专心靠主,吃东西时,那硬块会往下额移动,且更形大块,在祷告中以手托住又会往内移,祷告完毕后觉得似乎比较小了。心想若回沙巴不知医不医得好,唯有专心靠主,求主医治(诗三十七5),并立志要为主多作见证。感谢主的安排,7月6日开始在芝波达士的Wisma Berkat上课,与来自新加坡的黎美招姐妹谈起此事,她说与她同行的马丽云姐妹是做物理治疗的,可叫她看看,次日午休时间,马姐妹帮忙按摩,运力推拿,只听额部[卡刺]一声,稍后觉得较舒服,第三天,见证会后感觉好多了,感谢主,那奇怪的症状也消失了。主恩实在够多,只要我们反复思想,我们活着本身就是恩典,我们岂能不时时赞美歌颂主恩。

 

犹记初领受主恩,对主满怀信心,因此当外子拒绝任会堂管理职时,我一直试图说服他,因我唯一的信念是娘家靠近教会,方便向家人见证神的救恩,可是他为了怕人的批评及不能捱夜而辞职,感谢主,后因旧病复发,蒙主指示而接任。

 

就职后,魔鬼一再的藉他的软弱攻击他,使他灰心,软弱,有离职欲念,后因不断地代祷,勉励,使他从新得力,在此工作多年的岁月中,经过试炼,靠主及同灵的扶持,感谢主,在过程中,夫妻互相勉励、提醒、使在绝望中重见曙光。在百般试炼中,使我们重新得力,一是来自祷告,向神倾诉,将重担交付主;二是不停止聚会,藉听道解惑,神言安慰勉励、督责与提醒,使信心经过试炼得以坚强;三是满得恩典,知道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为要成就以后的光景(创五十20);四是数算主恩,使我能看清暂时的苦楚,仰望从主耶稣来的应许;五是代祷,同灵间的代祷使我们得能力。

 

光阴荏苒,感谢主,如今我们不觉走过五十多年岁月,外子也在教会事工的工作上退休。主的杖,主的竿引领走过几许的荆棘路,自觉力量微小,常常求主在生活中带领我们,灵性上得主保守,能一生一世住祂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诗二十七4),使我们能恩上加恩,力上加力。愿一切荣耀、尊贵、颂赞归主圣名。阿们。

(6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