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北婆罗各埠灵工发展续记( 1928 第 3 卷第 7 號 )

消息( 1928 第 3 卷第 7 號 )
南洋北婆罗各埠灵工发展续记. 李錫龄

余於五月十日。由庇返根后。接陈西门执事报告。施洗后次日起来。脚痛不能行动。每晚在该处坐地讲道。听者頗衆。至今一月有半仍不能出門。而聽道受感者。已有多人要求領洗。一俟執事能行施洗之日。必有一大幫主羊歸入本圈。又多是前屬安息日會教友云云。至於保佛埠尤為興旺。自陽五月廿日至廿八日施洗三次。增多靈胞十八名。計該埠現在共有靈胞四十人云。黃恩仁長老。四月一日道經該埠,見田潤波靈胞。十分熱誠為主真理作證。主特啓示黃長老。立田君為執事。聖名腓立。田執事益加奮勉。夜夜出街傳道。四月五日晚得受靈洗。靈言靈歌醫病趕鬼等等恩賜聚于一身。可謂連搖帶按。上尖下流。倒在他懷中。近來奇事異蹟極多。有一病人嚴阿木。患腹瀉肚痛多日。在政府醫院中。奄奄一息。醫生打針七次無效。已成絕望。田執事夜得啓示。主叫他去醫院救一個人。次日到院。徧尋不見有重病者。有人告他上邊小屋裏。(停屍房)有一個將死的病人。田執事前去。見他眠于屎泊地下。滿身汚穢。狀極可憐。將真理詳為解說。他便哀求耶穌施恩救命。田執事代他祈禱。按手後痛瀉都止了。次日再去看他。已遷住病人床中。十分歡喜。三天全愈出院。于五月八日受洗。歸入基督。又有一個黃門寡婦。患癲狂病。向屬老會。閤埠人呌他發花癲。人皆畏之。田執事前去他家。奉耶穌名趕鬼。卽清醒了。次日帶仝子女一家受洗。又有張茂陈水两人。各吸鴉片二三十年。受洗后绝不再吸。張茂妻子见此大恩。一家亦受了洗。該埠各老會。見本會之發達。靈工之大。恐慌起來。安息會傳道人張某。天主教傳道人楊某。與巴色自立會中人。聯合起來。夜夜聚會。意在攻擊真神。褻瀆聖靈。敵擋基督。釘穩他們的偶像。應驗了以賽亞四十一章。山打根本會。現在共有靈胞七十一人。六月份每安息都有二人領洗。內有一名鄧阿秀。業剪髮。患嘔血多年。舊年八月。誤信巫術。每日服青草藥。至七個月之久。日夜大瀉已有一月。身體虛弱至極。延醫調治。涼熱雜投。甲醫用人參。服后心若火燒。乙醫用羚羊犀角。服后兩目直視。角弓反張。如嬰孩之慢驚抽搐。羣醫束手。又經該教神甫做了彌撒。(他是天主教徒)病益加劇。正預備身后事時。余與他本是同鄕。聞之心殊哀憫。奈他天主教人。執迷不悟。亦莫伊何。余心卒不能忍。夜半時。對他同事劉某。說及本會靈恩等等。託他急為轉告。次晨劉某耒說。他要叫余去救命。余入室禱告後。到他店樓上。見他面色灰敗。垂危之極。惟余覺身上大有能力。知主要藉他身上顯出權榮。於是對他說明。他以前信仰之錯誤。要悔改聽從耶穌真理。乃有給他按手。又教他不住的迫切祈禱。勿再吃薬。次日再去見他時。見他完全變化。他說。昨夜禱告時。求主施恩憐恤。聽見主聲說。「我就是,耶穌。我要醫好你。」驚得一跳起來。全身打戰。震動了許久始止。發出一身大汗。竟覺身體輕鬆。十分快樂。後凡祈禱都必震動云云。原來他已蒙主特別恩賜。先得靈洗。他的病遂不薬而愈。於六月九日。偕同其妻何氏。前來本會受洗。棄假歸真。他今逢人為道作證。說我本死了。得耶穌呌活起來。歸榮耀與耶穌。哈利路亞。余因此人之事。亦加增百倍膽力。方之死人復活。不較易麼。緣嘔血之人。內部既壞。今見聖靈能力。事事都能了。阿們。

(3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