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得病蒙主治癒 —— 葉恩蓉

家父得病蒙主治癒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我是葉恩蓉姐妹,家父是葉永光弟兄,均屬納閩教會信徒,這裡要見證是家父得重病蒙主治癒經過。
在1997年9月23日,家父的左手臂及嘴巴發腫,便帶他去納閩醫院看醫生,雖有吃藥打針,但都不見效,而且開始有嘔、頭痛的現象。之後也有去看私家醫生,結果也是一樣。

追查病因原由

就在這個時候開始,教會都有報上名字以愛心代禱。1997年10月4日凌陵晨一時許,家父突然說他的身體很痛,于是便馬上送他進醫院,結果要留院。18天後,醫生給他照X光,但是照不出什麼來,醫生只好寫信到亞庇來檢驗。10月28日,家母與大弟陪同坐著輪椅的家父一起過來亞庇。在醫院住了三天,但醫生都不能檢查出家父有什麼毛病,只好吩咐家父回家休息,18天後才再到回醫院檢查。可是在11月2日早上,家父一直喊痛,就送他去和平醫院,在那裡負責替家父檢查的是Dr.Lau。雖然家父留院照X光,但最後還是照不出原因來。四天後,Dr.Lau見家父沒什麼疼痛,便叫他第二天出院。次日早上,當準備出院的時候,他又開始喊叫痛。
11月7日,Dr.Lau替家父在沙巴醫療中心預約了時間做電腦掃描,接受掃描後,原來家父的兩個腎中間通去心臟的大血管已經發炎腫脹。若不趕快動手術,待血壓一高,血管會破裂,就有生命危險了。家父疼痛的原因是血管腫脹,一扯就會痛。于是Dr.Lau替我們尋找會動這種手術的醫生,可是找遍了沙巴及吉隆坡都找不到。

赴古晉就醫

感謝主,最後終於找到了古晉政府醫院的Dr.Yee。于是趕快訂了九個機位(家父睡六個機位)在11月8日(星期六)下午一時到古晉去。那時適逢安息日。由于Dr.Lau和堂姐夫是好朋友,所以特別照顧。後來大哥也有跟著去。

手術平安

到了那兒,Dr.Yee說家父的病情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要趕快動手術。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手術,成功的機會只達50%。因此Dr.Yee要我大哥簽名,要有心理準備。當晚8時動手術,一直到凌晨12時45分結束。大弟打了個電話回來報平安說手術順利,在腹部中間開刀,割走發炎的大血管,用塑膠管接回去。聽Dr.Yee說,有好些這類病的患者,很常驗不出病因來,結果都是等死。感謝主的看顧帶領,家父的病情得以檢驗得出來。

手術後情況不穩定

11月9日(星期日)中午12時50分,家父已經醒了。但暫時不能說話,身體非常弱,吊著葡萄糖水與血。腎臟也不好,下午2時,家父的心臟停了一下,嚇得醫生趕快用電儀器來救他。晚上10時30分,尿液開始上升到300cc,可是血液流得不定,尿液後來也停了。適逢那晚兵南邦教會舉開佈道會,那兒的信徒憑著愛心特別為家父代禱。
感謝主,手術後,哥哥、大弟在那兒照顧。第三天,情況好轉,尿液開始上升至到300cc。只是心臟要小心看顧,醫生用電腦控制,一有事情就會響。第四天,尿液上升到400cc,插在嘴裏的喉管也拔走了,開始可以說話,而且還會翻身。早上11時,家父的血壓突然下跌至40度,醫生趕快搶救,後來大弟說這是家父吸入太多藥水的緣故所致。

情況轉壞

第五天家父的病情越來越好,不需用電腦來控制了,而且轉去了普通病房。11月14日中午,家父突然間變得很弱,一直嘔吐腎部疼痛,不能排尿,很昏,呼吸也有困難。吊了兩包血,心臟跳得很不定,戴著氧氣罩,半昏迷,鼻子又插回管子,連眼睛也翻了上去,情況很不穩定,醫生一直在那兒搶救。

連續再動手術

由于家父不能排尿,尿液倒流回到腎。晚上7時,家父被推入急救室再次開刀,成功的機會是20-30%。這次的手術比前一次的更加危險。但感謝主,兩小時廿分過後,家父的手術非常成功。原來是接口處瘺血,現在醫生已將凝血拿走。第十天早上11時35分,家父的傷口又瘺血,再次推進急救室動手術,感謝主,這次的手術也很成功,連續三次的開刀,主都帶領看顧。下午4時52分,家父醒了,但要戴著氧氣罩及吊葡萄糖水。晚上7時30分,情況有好轉,沒有再瘺血了。

手術後情況時喜時憂

Dr.Yee一直告訴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深怕這一切都會不順利,他還說,通常手術進行後的一個星期方可知病人是否適應所使用的塑膠管,像家父那樣就是不能適應了,所以才會瘺血,而且還會感染其他疾病。第十二天早上9時40分,他暫時無大礙,只是有貧血。第十三天,中午12時45分,家父要拔走插著的喉管,又容易生氣,所以護士惟有將家父的雙手綁起來。醫生非常擔心家父再繼續生氣,因為一旦生氣,血壓就會上升導致血管膨脹瘺血。

萬事交託給主

醫生只好替家父注射嗎啡,讓他睡覺。他的手腳滿都是針孔,已無處可插了。最後家父又被推入急救室。下午4時20分,Dr.Yee檢查到家父心臟並無大礙,生氣的緣故是注入太多的藥水,過兩三天就會好轉的。
第十四天,家父的內臟無問題,只要每天為他解血毒,一直注入藥水,這時的家父須要每一分每一秒都被看顧著,手腳仍然被綁著,因怕他會亂說話亂動,拔掉氧氣罩。第十五天早上9時20分,家父的毒素解完了,恢復正常,手腳也不必被綁了。大弟試問家父是否還記得他兄弟之姓名的排列。感謝主,家父竟能夠正確地回答。11月21日(星期五,安息日晚),他無故一直罵。于是大弟教他喊“哈利路亞”他就安然入睡,再睡夢中有聲音對他說:“就算你剩下皮包骨,你也要站起來跑。:家父又聽到悅耳動聽的歌聲,嘴裡一直喊著”哈利路亞“,那晚大弟就與他一同跪下禱告。
經云: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依靠祂,祂就必成全(詩卅七:5)。(交託+依靠=成全)。感謝主的大恩典,一直看顧與帶領使家父有信心能夠衝破一切困難。

奇妙家母做了兩個夢

第一次是夢見家父肥肥白白地回來了,第二次是在11月22日(星期六)陵晨1時左右,她夢見家父回來了,家父要與家母握手,說是最後一次見面了。但家母怎麼也不肯。
第十八天下午8時15分,大弟打電話回來,家父與我談話,他說病情有好轉,,但還不能吃東西。感謝主,他還會說要靠禱告呢!大弟也補充說家父的肚子有風,因太久沒進食了,而且因服食太多的藥物,家父也因長時間睡在病床上,其背部也爛了。

處在危險狀況

第廿三天下午2時要做掃描,檢查肚子脹的原因,結果是有許多的水積在他的腹部,連肺部也有積水,,另外因輸血的感染而使血液中毒。這時的家父是在危險狀況之下。醫生不允許有任何人接近他,所以把他安置在一個特別病房裡。醫生也抽出家父腹部的水寄去吉隆坡化驗。Dr.Yee告訴我們要有心理準備,因為不知道家父是否能度過難關,就算能好起來也要吃半年的消炎藥。其實這句話我們已聽了好幾次了,身為兒女的我們也早有心理準備,但家父一天還有生命,我們是不會放棄為他代禱的。雖然有時也會傷心,但從來不灰心禱告,希望家父有一天能夠好起來。

奇蹟康復出院回家

感謝主,化驗報告顯示家父腹部裡的水無問題,只是要吃最強的消炎藥。于是在1997年12月30日下午2時,大弟平安地把家父帶回納閩老家,就這樣家父在古晉中央醫院共住了52天,回來後家父也有定時到醫院檢查身體。
看到瘦得皮包骨的父親平安回來,真是按壓不住心中的喜悅,滿心地感謝主的大愛。當時家父的體重只得29kg(63磅多)。母親還笑說父親的腳瘦得可以做打狗的木棍。感謝主,家父現在的體重已有59kg了。

主恩實在更多

神給家父的恩典實在太多了,以前家父的腎生石,主曾醫治,現在大血管發炎,主也一樣醫治。神不斷在他遭遇危險時伸出全能的手來拯救他。這事使我們體會到主的愛是何等的大。患難時時刻刻都圍繞著我們,但我們隨時都有主的幫助,所以我們在禱告上要求主賜平安和健康的身體,能夠為主做更多的聖工來報答主恩。見證到此,願一切榮耀、權柄都歸給慈愛的真神,哈利路亞,阿們!

(5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