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難中的恩典 —— 歐碧蓮

患難中的恩典

奉主耶穌聖名見作證,我是歐碧蓮姊妹,外子是葉約拿執事,我們均屬亞庇教會信徒。

見證主的眷顧

見證是一種榮耀神的方法,在舊約詩人亞薩做詩說:「並要在患難之日求靠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榮耀我。」(詩五十:15)我要藉此機會來見證主的恩典和慈愛。我永遠不敢忘記我罹患心臟病的時候,主怎樣眷顧我,讓我及早發現病情,並及時治療。我也要在此見證外母的病及生前點滴。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

卅六年的公務員生涯當中

我是一名公務員,在政府服務了36年後,在1994年12月退休。我能工作至退休年齡歸功外母在後面默默支持這個家,她減輕我家務的負擔,並在照顧二個兒女方面,奉獻良多。讓我對她有一份永遠無法償還的債。

退休後外母患病

我退休後幾年,很不幸的,外母罹患老人失智症,她的腦細胞急速退化,其間她又動了二次手術。第一次是切除膽石,第二次是動眼部手術。隨著年紀垂垂老去,她的智力已經變成如痴呆狀態,感謝主,期間還有一位女佣很落力的打理家務及照顧外母。細想當年我還在上班的時後,外母曾是一位家中的好幫手,常常都是她在家裡打點大大小小的事,從那時開始,已經有善忘的跡象。之後越來越嚴重,煩躁不安,及開始作一些傷害別人的事。有一次她把家中的煤氣打開,讓煤氣瀰漫著整個屋子。她似乎不了解她所作的一切。有時她又顯得亢奮,在家中踱來踱去,女佣變成她的出氣筒。當我上班時,每當電話一嚮,就是接到家中女佣的來電告知,申訴外母的不是處,並且嚷著要辭職不干,使我煩惱不堪,因我需要有人在家照顧外母,恐怕有什麼不測的事情發生。

外子常出外宣道

當時外子是東南亞宣道中心的執行人員,每年須出國宣道,他工作地點包括澳洲,紐西蘭,菲律賓,泰國,緬甸及越南等地。一年出差三四次,一次需時二週左右,直到聯總歸劃沙巴領養菲律賓的差傳事工為止。而每當他外出時,心中總有一絲的掛慮,想到他不在的時候,若家中有什麼事發生當怎麼辦?想要聯絡他又不知他身在何處。所以每次我都跪在神面前禱告,一方面祈求他的工作順利,出入平安,一方面求主眷顧這個家庭,一切平安。感謝主,神都一直垂聽我的禱告。

內外兼顧,心力交瘁

在辦公其間,每當女佣來電,我就抽空出去看望外母,這給我好大的壓力及影響我工作的表現,我的精神散渙了,錯誤也增加了,所以常遭受上司的責備,特別是外子不在的時候,情況更嚴重,精神面臨崩潰的邊緣。唯一紓解的方法就是靠禱告。禱告當中常得力量及平靜的心。

身體超重肇使病因

因為對老人失智症缺少認知,至終無法讓外母病情好轉,反倒使他退化至「忘了我是誰」,也無法辨認她二個至愛的孫子,最後還躺在床上,需要加倍照顧她。在莫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參加一星期一次的團契詩班,其他一切的事工,如炊事、教員、訪問的工作都放棄了。這種情況持續了六年之久。我想是退休後缺少運動之故,體重不斷增加,肇使我心臟負荷變大,漸漸得病。起初常疲倦,思維遲鈍,生活失去重心,不能專注別人談話,上下樓梯氣喘,心悸,冷汗等等。

在晨運中獲啟示

直到2000年,我決定做晨運,我邀約一姐妹與我一起做健康跑步。每天早上五時起床,在家附近做晨跑,過不久,這姐妹不能持之有恆就停止了。因大清早起身晨跑到底不是一件有趣的事,要忍受早上垃圾車的惡臭,附近狗的狂犬聲,清早的寒冷等,這曾使我多次想放棄。但這時突然有聲音對我說,妳要運動,不能放棄。這奇妙的啟示一直在我心中響起,支持我繼續下去,我想這是聖靈的力量。感謝主。讓我有意志力持續下去。

病徵開始明顯

之後我感到心胸隱隱作痛,還以為是胃酸作怪,或許我空腹喝太多水的原因吧!次日就沒喝水作運動,但痛楚依然,心中開始感到不安,或許還有其他病因。過後回想起來,才知道神藉這機會讓我明白病因,若不然,有一天因心臟病突發而瘁死都不知道。

我想在亞庇動手術

我到醫院就診,醫師立刻與我做心電圖,並作壓力測試,醫師懷疑是心血管阻塞。那是在2001年二月的時候,在三月診斷是心臟病。專科醫師叫我要立刻作心臟繞道手術。這手術需要在吉隆坡國家心臟中心進行。我要求在亞庇進行,因我外母臥病在家,如我與外子同去吉隆坡,那誰照顧我外母呢?醫師明白我的狀況,就預約在五月,當吉隆坡專科醫師巡迴亞庇時為我動手術。從醫院回來心情很沉重,胸口也絞絞在痛,我嚐試把心藥放在舌頭下,也不能止痛,葉執事此時正在台灣開世界傳道會議,想與周遭的人來分擔我的憂慮也不能,心中有莫名的失落感。我想如是我病情突然發作誰來照顧我的外母呢?女佣只是日薪工人,兒女雖是一個好幫手,但他們都為自己的事業忙,怎麼能夠放下全副時間來照顧這個行動不便又失去神智的老人呢?感謝主,藉著禱告,我的心絞痛漸漸好了。我已經開始學習怎麼樣控制我的病情,就是凡事交託給主,放鬆自己及輕聲的說話。

住院留醫

當外子從台灣回來,我又開始晨運,這次當我行至50米的路程時,突感心絞痛得喘不過氣來,在早上八時立刻赴院檢查,醫師遂把我留院觀察,不得回家。

外母蒙召

第二天當用早餐時,女兒來探我,告知我一不幸的消息,我外母去世了,當天早晨她洗了澡吃了早餐之後,坐著就平安的走了。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心中百感交集,對外母心中有很大的虧欠。本來兒孫環繞正安享晚年的時候,卻不能享此清福了。外母的去世也讓我情何以堪,到底相處了卅年,我雖不敢自認是個好媳婦,但無論如何,我對外母卻是敬愛有加,特別是她一路來對家裡無私的奉獻,讓我虧欠良多。

外母的教誨

記得外母曾對我說了二件事情,第一是她很感謝主,讓她能蒙揀選歸入真教會裡面,雖然她只得一唯子葉執事,她在教會裡卻有很多親如手足的同靈,比自己的血肉更親。我對此也身感同受,因在她患病期及喪禮時都蒙弟兄姐妹愛心的照顧。第二是在教養兒女方面,她說最好是由父母來身教兒女,這是別人做不來的,如讓別人來教導而父母完全不理會的話,兒女將會有失落感。我的外母雖然沒有受過什麼教育,卻有她的人生哲理。

一切都有神美好的旨意

知悉外母的死訊,醫院護理人員都前來安慰我,其中一回教徒女病人抱著我說:「不要憂傷,神愛妳的母親,所以接她回去」。我回想這一句話也覺得有道理,神讓我外母安息一方面息了她的勞苦,一方面也讓我安心醫病。這難道不是神美好的安排嗎?想至此心中又有一絲的安慰。在教會弟兄姐妹,親屬好友之幫忙下,外母喪禮得以順利完成。唯一遺憾我不能親自參加喪禮,因為之前醫師吩咐我不能悲傷過度,影響病情,神愛她召她回到天家,這是我唯一可以告慰之處。

赴吉隆坡就醫

外母喪禮完畢,醫師勸告不必等到五月動手術,時間就是生命,他囑咐我立刻準備赴吉隆坡動手術。我唯有放下心來隨外子到吉隆坡。在四月間平安抵隆,在機上雖有些不適,但抵達機場就有外甥夫婦接我,之後直接進入國家心臟中心,二天後進行超音,造影檢查,然後一條導管從大腿血管插入,直推上心臟部位,一種顯影液體注入血管裡面,從電腦的螢幕上,清楚看到血管梗塞之處。之後二天,專科醫師為我動手術,他說共有四條血管梗塞,故需要做四條繞道手術、

手術成功

在五月三日九時,我就被推進手術室,在麻醉前做一禱告,「主啊!我把生命交在你手裡,求你賜足夠的智慧給手術醫師,並幫助我渡過難關。」經過了四個多小時的手術,我被輸了一品特的血液,並從腳部取了一條大血管來做心臟繞道手術。感謝主,手術很成功,第二天早上五時,我在加護病房悠悠醒過來,在九時卅分無併發症,便推入普通病房。

心中充滿感謝

在病房中,有很多同病相憐的人,不分種族的,都前來慰問,也因同靈的待禱,使到手術前後都沒有受到很大的苦楚,心中充滿感謝主的眷顧。在休養當中,傷口癒合的很快,Gombak 教會同靈也常來探望關懷,並提供住宿及一輛車給外子專用,讓他每日來回醫院照料我方面提供了不少的方便,願主紀念他們的愛心。

康復出院

我在五月五日至六日做物理復健治療,在七日出院,醫師也滿意手術後的狀況,感謝主,出院後就在吉隆坡Gombak教會住宿了二天才回亞庇,因為主的關愛,我在靈性上成長了不少,在肉體上也康復了。之後我重返崗位,恢復過去服事主的生活,在宗教教育上,插花,訪問工作及詩班,我都積極參與,我今天能夠活著,並為主事奉,這些都是靠主的恩才成的。

結語:

行筆至此,我要趁這個機會感謝所有的傳道執事,弟兄姐妹們愛心的代禱,關懷,不論在沙巴,吉隆坡及世界各地的同靈,求主紀念他們的愛心及禱告上的支持。再次求主祝福他們。願一切榮耀,頌讚歸給主耶穌,直到永遠。阿們。
「我在大會中要稱謝你,在眾民中讚美你」(詩卅五:18)。

(4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