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永遠不渝的愛 —— Jinah Duayle @ Jane

神永遠不渝的愛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我是 Jinah Duayle @ Jane 姐妹,屬亞庇教會信徒
。在此與大家分享主在我身上的愛憐及恩典的體驗。

自幼唸書即喜愛讀經

在1974年,我還在亞庇ITM學院唸書時,我認識一位同學,名叫Whiton,她是SIB的信徒,來自蘭腦,當時我們因年紀相若並有一同的信仰(SIB),所以我們就成了好朋友,在閒暇的時候,常一起讀經及交換讀經心得。

想要明白得聖靈的奧秘

某天午餐過後,我又拿起聖經來讀,當時有一句經節映入我的眼簾,並引起我的興趣,就是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四節:【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我重讀多遍仍不明所以,而我的朋友正在上課,所以無法詢問她的意見。我只有閉上眼睛,心中默禱求主指示,或給我一個異象,讓我明白經文的意義。突然間我看到這一節經文好像浪潮般向我捲過來。我被此突而其來的異象嚇呆了,我以為太疲倦所以眼睛昏花了。遂揉著眼睛休息一會兒,然後睜開眼睛,再重讀此經文,嘩!此次的浪潮比前次更大,似乎衝上我的臉兒來了,我慌忙的把聖經合上稍作休息,卻不知不覺中,跌入夢鄉。

看見一奇異的異象

在夢裡看見我獨個兒走向家鄉的SIB教會聚會,半路上遇著滂沱大雨及有打雷聲,有很多的橡膠樹在我的周遭倒下,我加速腳步急尋遮蔽之地,此時我赫然發現有一頭大牛在我面前,它的尖銳的雙角對著我。口中喊著我的名字,我心中一驚,怎麼會有頭牛曉得我的名字?為什麼它會像人般說話呢?我感到又急又怕,就向前奔跑,並爬上一顆樹。在樹上,我看見那頭牛在喊叫我下來,並且嘗試用它尖尖的角想來刺我。在那時候,我聽到牛在叫某宗教先知的名字,我立刻回應耶穌基督的名字,這樣彼此的呼應了幾次,最後這頭牛發出一陣很恐怖的好像群眾怒喊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一直在呼喊某宗教先知的名字,我也立刻大聲回應耶穌的名字。這時候我就發現我本來坐著的那顆橡膠樹變成巨大的十字架,而那頭牛就在我面前破裂,碎成片片了。在這當兒,我就醒了過來。
我全身被汗水濕透,起來一看,正好是下午三時,我的朋友還在上課沒回來。我梳洗完畢就到課堂上課,也沒機會向任何人透露我夢境所發生的一切。

看見天上一道白光照下

當我在打字的時候,有一道白光從天上照下來,照在我打字的桌子上,我抬頭一望,這光從天花板上直透下來,這光芒比電燈還亮,我看週遭的同學,都在埋頭做功課,似乎沒有覺察到此異象。我再抬頭朢,發覺天花板不見了,只看到一片天空,這光從天上直照下來。我發現課室有人叫我,是我的朋友Whiten,她的臉發光。我問她:【妳怎麼了,不舒服嗎?妳的手好冷唷!】她說:【我很好呀,我們出去禱告吧!我聽到有聲音叫我們要一起禱告呢!】。我們就立刻回到宿舍禱告,禱告間,我的身體漸漸發熱我的頭很疼。突然間我感到有一重擔從我的背後拿走,我的身體就輕了起來,並浮在空中,我一直在唱【奇異恩典】這一首詩歌。心中快樂無比。所有學校的學生都聞聲來看我們。有一位友族女生說【看!她們瘋狂了】,語未說畢,當她一踏出門時,就立刻昏倒在地了,所有學生見狀,就競相逃跑了。

晚間又見穿黑衣的巫師及身邊的天使保護

晚上當我看電視時,我一閉上眼睛,就看到一巫師穿著黑衣趨向我,我立刻打開眼睛,這時我看到三個巫師。我問它們為什麼來打擾我?這三個巫師就在那裡商議著事情,我再次問它們:【你以為我會怕你嗎?你知道我是誰嗎?】那三個巫師立刻用眼睛瞪著我,並做狀要向我撲過來,我立刻說:【你們在等什麼呢,去死吧!】當我言畢,三個巫師就不見了,我就立刻起來禱告,然後就寢。翌日早上起來,有一位清潔女工趨前對我說:【昨天用法術使那個友族女生昏倒的那個人,今天已經生病,並差點要死了,請問妳用什麼力量?】我回答說:【沒有,我只是靠耶穌的恩典而已】然後我告訴她昨天我見到的事,她覺得很希奇,就說:【這樣說來那個友族女生所見證的是真的了,她說她看到一位天使站在妳的身邊。】

覺得其他教會的空虛及無助

星期日,我約Whiten一同去教堂禮拜,會見駐堂牧師,並告知一切,他說:【如果妳不明白所發生一切事情,則就不是從聖靈來的指示】。他的話不但不能幫助我,反使我更加混淆。當我返鄉時,我對那裡教會的長輩說起此事,他們的回答卻更另人氣餒。他們向我雙親說我是被鬼附著了,我大感失望,就從此不踏足那教會了。在1975年,我在銀行上班,我的同事是巴色教會的信徒,我跟他們去聚會了幾次,但感到沒有什麼體驗,之後又去浸信會和衛理公會,同樣沒有什麼印象,過不久遇到我的外子,他是天主教徒,我們倆就在他的教堂舉行婚禮,並成為天主教徒。婚後常常隨著外子到教堂做禮拜,參加彌撒。1993年我的妹妹Bibiana受洗歸真,她給我一些福音小冊,我仔細讀後發覺這教會所宣揚的教義很好,其中有提到有關聖靈的事情,這和我所體驗到的見證非常相似。我嘗試叫我丈夫來信主(真耶穌教會),但是屢遭他的拒絕。他說天主教是一個很大的教會,歷史悠久,不需要再改教了。我惟有在禱告上求主指示我得救的道路,並使我找到真的教會。

神恩領我到真教會

1999年我妹妹在兵南邦教會結婚,這是我生平首次到真耶穌教會,我感到非常的興奮,心中有種幸福的感覺似乎當天要結婚的新娘就是我。在婚禮進行的聚會上,我被神的靈感動,當年在ITM學院所發生的事件猶如銀幕般一幕幕的呈現在我眼前,我感動的淚盈於睫,我心裡在喊,這不就是我久尋未得的真教會嗎?我心裡猶如激起的漣漪,久久不能平息。返家時我重提要歸入真教會,外子依然堅持他的立場,他說:【妳如要去,妳自己去吧!我和孩子還是跟從我的天主教】。他的話好像利劍一般刺透我的心,使我好生失望與傷心。

神藉異象啟示信主不要遲延

2001年,我的二個叔叔皆患病住院,一星期後相續去世。當送他們的遺體返鄉安葬的時候,有一個聲音對我說,打開眼睛看看那些屍體吧,這世界上的人都好像他們(死人)一樣。我心裡很害怕,想到恐怕有一天我也像他們一樣,信主只是嘴巴上信而已,生命一點保障都沒有,將來能上天國嗎?為什麼從來沒有看到我的外子與兒子禱告呢?這些問題一直在我心裡盤旋不已。當我從喪禮回來,我立刻要求我外子要來真教會信耶穌,這次我已經下定決心要來歸真了,也不管外子的反應如何。但是外子依然拖延說,就等倆個兒子 Jeremy 和 Aaron 考完升學試之後再說吧!

如願以償的歸入真教會

當兒子考完試後,我就再次催促外子,終於如願的到兵南邦教會參加安息日聚會。在那裡遇見甘多馬傳道,Jesica和EvinaLo姐妹,她們邀請我來觀看翌日(星期天)的洗禮。之後福音組人員黃培芳弟兄和Rocky弟兄,就來與我們作跟進的工作,我們夫婦及兒子們遂在他們殷殷邀請下,參加了為期三個月的慕道班,逐步的來查考真教會全備的福音和生命之道。感謝主,我們終於在2002年3月接受主寶血的洗禮歸入主的名下。

後記及感想

於今,我滿心的感謝神。在祂的引領之下,讓我有生之年能尋得人生正路。並且歸入真教會裡面,作祂蒙愛的兒女,這些並不是我有什麼功勞,乃是出於天父的愛憐與救贖的恩典,願神打開祂得救的恩門,讓凡尋求祂的人都得以尋見,活在永遠不渝之神愛當中,使我們真認識祂,在靈性上作不斷的成長,並且來報答主的愛。願一切榮耀、感謝、頌讚都歸於主耶穌。
【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七:8)

(5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