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中的拯救 —— 杨恩强

3. 患难中的拯救

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是杨恩强弟兄,属歌隆邦教会信徒,今将家母蒙主医治及归真的经过,与同灵分享神所赐的恩惠,以荣主名。
家母罹患糖尿病已有卅多年,每个月要去医院复诊,以控制病情。自72岁开始,药物已不见效,因此每日需要注射综合高胰岛素,以稳定病情。

初步诊断是老人痴呆症

有一天我工作外勤,家母在家突然间全身颤抖,然后摔下来。感谢主当时内人还未去上班,遂把家母送去和平医院,医生为她打点滴及服药,两天后就出院。过了一个星期病又复发,遂前往曾每月为她诊治的凌医师诊治,经过检查,初步诊断是老人痴呆症,在她脑部注射了一针。但病情在一星期内又再复发。

脑部发现肿瘤

2000年11月5日,凌医师即刻安排母亲住院。家母在医院里三天昏迷不省人事,只靠打点滴度日。感谢主,那天刚好有来自吉隆坡脑部专科抵庇,就为母亲检查,发现她的脑部有肿瘤,便建议她去吉隆坡医院进行去肿瘤手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与医师商量后便决定赴医,一切安排妥当后,启程往吉隆坡医院。抵达时已是午夜,当时妻姨有通知鹅麦教会的一位黄弟兄,他连夜赶来医院,当一切手续安排妥之后,已是凌晨一时。黄弟兄就安排我们到鹅麦教会投宿。在鹅麦教会期间正举办宗教教育周。在联谊活动当中,我们夫妇俩参与他们的寻宝游戏,合寻得一只羊。事后仔细思量,这是否是主启示尚有一只失羊并未寻得?我的母亲尚还未信主,她是一位天主教徒,然而我却未曾把福音传给她,带领她信主,思念及此,不禁深感内疚。

手术成功率只有10%

稍后医院告知检查脑部照影的(MRI)机出了状况,导致12月12日的手术不能进行。我俩心焦如焚,遂向神祷告。感谢主,祷告后就如(腓四:7)所言:主会赐人意外的平安,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我们终于被安排转到另一间医院做(MRI)照影。MRI的片子显示出母亲的脑肿瘤像一个鸡蛋一样大,且被神经线重重包围。手术复杂困难,须费时十个小时,成功率只有10%,如失血太多就很危险。医生要我们做决定,如不要做手术就可以回亚庇。我们深信生命在神的手中,遂决心把一切交托给神,相信神一定会眷顾。祷告后就签名手术的手续。当天母亲被推入手术房时,我们就开始禁食祷告,求主赐医生智慧,使手术进行顺利。等至晚上七时,手术仍未完成。致电给冯约书亚执事,在晚间聚会时请教会的弟兄姐妹为母亲代祷。至凌晨十二时半,母亲才被推出手术室,当时我们呆住了,因她的脸色如土,瞳孔无神的瞪者前面,尚未醒过来。看到如此惨淡的面容,似乎已没有了生命的迹像。早上遇到医生,惟有向他道谢,他说不要谢的太早,病人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因病人出血过多(已输了七品特的血,而正常人的身体只有十品特的血)。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深感恐惧及无力感,惟有再次向神祷告,求主怜悯。

手术后生命垂危

母亲在加护病房12天,靠氧气和机器维持生命。屡次问医生病况如何,医生摇摇头说没有进展,遂要求医生允许我们进入加护病房,在母亲身旁唱诗祷告。感谢主,鹅麦教会的同灵、传道、执事们每天都来为母亲祷告。一星期后,母亲仍未醒过来,情况很差。医生施手术在喉咙放一条喉管进去帮助呼吸,4天后尝试把喉管拿开,仍不能自行呼吸。有一晚到教会聚会,讲题是《凡事谢恩》,主的恩典很大,不论遭遇什么事都要向神感谢。这使我想到过去我从来不晓得向神谢恩,也没有感念主的恩典,我醒悟到尝受主恩后该要如何来报答主的恩惠(诗116:12-13)

主赐意外的平安

在12月23日,我们去医院探望母亲时,发现床位是空的,大吃一惊。后医生告知已迁至普通病房,才放下心头大石。感谢主!之后医生教内人如何为母亲喂食奶水及药物,即是用一条喂食管子从鼻子灌进直通往胃部。一天后,母亲终于苏醒过来,张眼观望,并感觉到痛楚要把管子拔掉。感谢主,之后母亲病情进展神速,医生本来说要插喉管至少六个月,但是过了一个星期已经不需要用喉管喂食就能喝水及吃粥了。因此医生就把喂食管拿掉,只剩下氧气的管子了。于2001年1月17日医生宣布下个星期可以出院了。感谢主,因着教会同灵的探望、代祷,使母亲康复的很快。医生及护士都大感惊奇,也认同我们教会所敬拜的主耶稣是权能的医生。我们在鹅麦教会共住了59天,在患难期间深深体验到神的同在,及弟兄姐妹们爱心的接待和代祷,使我们在彷徨无助的异地,在痛苦的煎熬中,依靠神、等候神。

母亲康复受洗

于2001年1月22日,母亲出院,随即飞返亚庇。次日是华人新年除夕,亚庇教会的同灵们也特别为母亲代祷。感谢主,母亲的病情日渐康复,她也体会到神的大能大爱,并于同年3月23日同意接受洗礼,成为主蒙爱的儿女。感谢主,神的恩典难於数算,愿神不断加添我们心力,使我们能以毕生之力来事奉主、报答主的爱。愿一切荣耀、颂赞归于天上的父神。

(4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