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小天使

13. 自闭小天使

很早以前就听说曾腓利门传道有个自闭儿,事实上他也是为了这个孩子才移居加拿大的。虽然自闭症一词对许多人而言并不是太陌生,却少见过实例。於2003年的夏天,曾传道娘…翠玉姐很难得地来到温哥华,皆同儿子子彬一同参加温哥华西区一位姐妹家所举行的家庭聚会,聚会时子彬很安静地做自己的填字游戏,吃饭时不时询问或探看母亲的脸色,奉母亲之命行事,真是典型的乖孩子,令人惊奇的是,他还会弹赞美诗,令人怀疑这是自闭儿吗?比一般想像中的情形好太多了。
自闭症是一种先天脑部神经功能受损所引起的发展障碍,通常在幼儿三岁以前就可以被发现。自闭症不是一种智障(部分患者甚至相当聪明),只是通常有语言和沟通的障碍、难于建立人际关系、行为有一成不变等特征。它的出生率约为每一万新生儿中有5-15名,而且发生在男生的比例是女生的四倍。

平静地接受事实

子彬就在这万分之五的机率下诞生在曾传道的家庭。翠玉姐自称是一个迟钝又散漫的母亲,“子彬小时候很乖巧,身体也很健康,可以自己玩或看卡通,但就是不说话,嘴巴还常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家乡马来西亚沙巴的医生都说他只是迟说话而已。”夫妻俩的疑虑一直到子彬五岁左右才在当地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口中得以解除,那也是他们第一次知道“自闭症(Autism)”这个医学名词。 “由于子彬的行为异於一般儿童,上幼稚园时带给园方很大的困扰,只好办退学,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旅居多伦多返乡的婶婶(cathy姐妹)建议带他去新加坡检查,这才正式诊断他是自闭儿,那时子彬已经六岁了。”她平静地说。
虽然刚得知结果的那一刻,翠玉姐颇有当头棒喝之感,但很快地夫妻俩都相当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透过医生介绍,翠玉姐找到一位专教特殊儿童的专业教师,就将子彬留在新加坡接收矫治,那段期间对子彬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因为老师纠正他很多坏习惯,尔后翠玉姐也遵照老师的方式来教育子彬,然因所费不赀,三个月后只好将他带回沙巴。为了子彬的教育问题,曾传道曾经考虑移民至距离马来西亚较近的澳州,墨尔本有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当他们拜访学校时,校方很乐意接受子彬,但要求另外诊断,且说明外国人需付较高的价格,可是历经一个半小时详实的检查后,当准备付费时,居然被告知无需付钱,甚至回家后收到诊断书时,也末如意料地会一并收到帐单,曾传道夫妇始终不明白为何会有 “白吃午餐”,也许是对传道人特别的礼遇吧?那真是神奇妙的恩惠。尔后子彬在加拿大就学,那份诊断书发挥很大的效益。

费熬苦心勤教导

自闭症的孩子不喜与人亲近,目光不与人接触,常有一些和一般儿童不同的固定习惯或玩法,如出门走一定路线,特殊固定的衣、食、住、行习惯,如果稍有改变,就不能接受而抗拒、哭闹。例如一次在新加坡,他因发现不是走从前走过的路线而大哭,翠玉姐灵机一动,便说要给他吃他最爱的薯条,他这才停住不哭。为了克服这项障碍,翠玉姐采取逆向作法,故意换路线,带他去陌生的地方,譬如带他去电影院看卡通影片,用他喜欢的事物去吸引他到不喜欢去的地方。因为子彬很固执又无法沟通,所以教育他就更需费尽心思。
子彬也曾经在新加坡机场走丢过,当时他才六岁,曾传道夫妇十分紧张,不知去那里找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孩,后来心想他很喜欢喷水池,或许会在那儿,果然不出所料,翠玉姐便警告他。以后出门在外,有时故意走开来试试他,发现他都会盯着母亲。而翠玉姐也学习只要走到他喜欢去的地方,就可以找到他。事实上自闭儿常有极佳的方向感,会自动走回原地,尤其子彬认路的能力常叫人惊奇。
也许翠玉姐那不妥协的个性,才能治服这种特殊的孩子。即使生活规范,她对子彬一点也不松懈,譬如玩过的玩具一定要收拾好,不乖就罚他或打手心;聚会时不安份,就拉出去打屁股,有时一场聚会打好几次。有一次翠玉姐打他,子彬竟回打她,这给她一个警讯…孩子长大了万一打我怎么办?于是她很严厉地骂他,便再也没有发生了。因为子彬常发出奇怪的声音,无法和正常的孩子一起上教会儿童班,身为宗教教育教员的翠玉姐为此感到很难过,但并没有就此放弃对子彬的宗教教育,她亲自教他,现在聚会时子彬可以安静地坐在会堂,会翻圣经,饭前会感谢,而且睡前肯背祈祷文,这点对一个没有语言能力的人而言,实在是一件奇迹。

很会说[哈利路亚]

事实上,成长於弥漫着属灵气息的家庭里,即使是一个缺乏模仿学习能力的自闭儿也会受影响。子彬四岁时,有一次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下来,一边哭一边摸着膝盖,走到翠玉姐面前,说:“哈利路亚!“全家人都感动地笑起来,因为外公常将这四个字卦在嘴边,耳濡目染之下,还没叫过爸妈的子彬,竞先会说 “哈利路亚”。子彬从前最怕打针,在多伦多打预防针时,动用了六名护士压着他,他喃喃地说:“哈利路亚,no pain(不痛)”。只要他感到危险不安时,“哈利路亚”便是他的镇定剂。
身为传道的妻子,又有一个不正常的孩子,心里的负担可能特别沉重,可是翠玉姐竞说:“我没有时间沮丧,因为以前在沙巴时晚上都去聚会,几乎天天都在教会,我不曾为小孩特别祷告或担心未来。”不知道是从信仰中所得的力量,或是神赐给她一颗坚强豁达的心?2001年曾传道奉联总差派到菲律宾工作,翠玉姐工作的工厂刚好有一大夜班……11点到凌晨7点,她心想这样最好,可以利用子彬睡觉时工作(子彬八点上学),就这样过了二个月的夜生活,等到曾传道快回来时,主管就问她是否要改回下午班,时间配合的恰恰好。半年后,曾传道又要去菲律宾,再度面临没有人可以照料子彬的问题,没想到这时又有一批货要出,翠玉姐立刻争取上夜班,整个厂常常只有她和另一个同事,她乐得逍遥工作,又省去照顾子彬的困扰。
然而这段时间,也曾发生过让她毕生难忘的惊险经验,“有一天早上七点下班,遇到大风雪,气温降到零下卅多度(注1),因为太冷了,我无法启动变速杆,只好用手去热它,等车子热了开出去后,一片雪花花,看不清楚前方,当时非常害怕,很担心我的老爷车出状况,又万一回不了,子彬一人在家,不知如何是好?内心不住的默祷、求靠主。当车子慢慢地开回到家,却发现遥控器被冻住了,无法启动车库门,车子熄火了,车子的钥匙竞也冷到拔不出来,后来想只好用钥匙去开家里的大门,未料,连大门的钥匙也冻住拔不出来。感谢主,最后总算有惊无险地回到温暖的家。”
“为子彬准备早餐、等她上学后,我倒头就睡,仿佛睡了一场生平以来最香甜的觉,外面的世界很不平安。大风雪惹来车祸频传,可是我却在神的眷顾下得享平安。”翠玉姐想起当时的情形仍心有余悸。
我想遇到这种突发的状况,连哭的权利都没有,虽然丈夫常常不在身边,还好有主可以依靠,他总不叫我们有挑不起的担子。

妈妈的好帮手

现在子彬已经19岁了,去年(2003)夏天从特殊教育的高中毕业,九月份起去政府安排的中心上班及学习,曾经帮忙作饼干,还赚了一点小钱回家,让翠玉姐乐不可支。他也会帮忙将衣服放进烘干机、摺衣服、熄灯、铲雪及扫树叶等工作,生活作息十分自律。事实上子彬有追求完美的性格,他很爱干净,房间整理的井然有序,任何东西被移动了,他马上知晓。年轻的他长的比父亲还壮,父亲不在家时,他就是母亲的得力助手,当他帮翠玉姐提东西时,便说自己是“大力士”,让人听了发笑。小时候翠玉姐带他去参加喜筵,他无论如何都不肯进去餐厅;有很多食物他坚持不吃,而现在他会勉强去没去过的地方,也会听话吃没吃过的东西,改变许多。最让翠玉姐骄傲的是,子彬居然会弹琴,“我妈鼓励我让他学琴,但子彬无法与老师沟通,而老师教学方法亦不恰当,以致于师生二人都很挫折;也因经济上的考虑,所以就停了一阵子,可是我仍觉得很可惜,于是再为他找老师,这时刚好住在多伦多的婶婶居然主动要支持他学琴,解决我经济上的压力。由于这位老师极有爱心与耐心,所以子彬学的很有趣。现在常常他弹琴、我唱诗……”说着翠玉姐不禁眼眶泛红。“望子成龙、望女成风”是许多为人父母的心愿,但对翠玉姐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期望,而今子彬能静静地坐在会堂聚会,又能够弹弹赞美诗(注2),已经相当安慰了。“我不敢抱怨神,这是神给我的一项很难的功课而已。”她说。

数算不完的恩典

凡事互相效力,若说子彬是神所托付的功课,却也是恩典本身。回顾十多年来为主工作的日子,曾传道感触良深。“子彬三个月大时就是我人生的转捩点,因为我决定献身当传道,当时也很挣扎,自问: “如果我不当传道,我的孩子会好到哪儿去?反之,我当传道,孩子又会坏到哪儿去?”为此我向主祈求:“请祢照顾我的小孩”,于是凭着信心离开家庭,几个月后,回家发现子彬长的胖嘟嘟的,相当健康,一直到现在他都很少生病。很多自闭儿亦带有过动、癫痫或精神等方面的毛病,感谢神,子彬的情况相当单纯,无需另服药控制。其实不仅子彬,连娇小的翠玉姐也很少病痛,移居加拿大八年来,他们一家鲜少去看家庭医生。
“子彬是神看顾长大的,虽然身为传道人,收入不多,但将这些平安算进去,都是神颇外给我的红利。”“再者,如果不是当传道,我也不可能来加拿大,那么留在家乡,子彬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前途,而我太太则可能一直守在娘家的店里。反观,现在我们在加拿大根本无需担心子彬的未来,还没有毕业前,学校已经为他做好规划,政府的福利让我们无后顾之忧。”曾传道满心感恩地说。
虽然曾传道夫妇很坦然地接受神给他们这样特殊的孩子,然而外人不免仍存着“为什么不幸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疑问?或者寄予无限同情。“难道传道人的人生不会有问题吗?为什么传道人就不该有自闭儿”“再问,子彬若不是个自闭儿就会更好吗?我觉得没有绝对的答案。”曾传道的口气颇为淡定,“环观现代严重的青少年问题,我倒是感谢主,让身为传道人的我有一个这样特殊的孩子”。其实幸或不幸常存乎一念之间,也在乎有无属灵的眼光去透视事情的本质。
以常人的眼光,生下一个特殊障碍的小孩是人生的负担,然而,曾传道夫妇却以平常心来看待它。从成为神的工人那一天起,曾传道和他的家人已将人生全交托在神的手上,无论晴雨,都单纯知足地靠着信心过日子,不经意回首一望,始知每一步都走在神的恩典上,原来神的安排是如此美好。当我看到子彬乖巧地伴在翠玉姐身旁,不禁欣羡她有一个这般贴心的儿子,谁说他不是一个小天使呢!

(6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