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怀疑到信仰 —— 陈文彬

17. 从怀疑到信仰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我是陈文彬弟兄,属实必丹教会的信徒。

对当时信仰的怀疑

小弟於一九七七年接受基督教,并于一九八零年在英国的一所浸信会接受洗礼,当时我很热心参与青年团契及教会的活动。我对于圣经里福音书卷所论及的主对人类的救恩计划是深信不疑的。然而,很多时却对自身的救恩没有什么把握,我的忧虑源自于我不能体验到基督教信仰,以及别人所给予受圣灵的保证。
在还没有接受基督教之前,有人教导我如果要接受基督,只要向耶稣基督祷告向他说我相信,并求他赦免我的罪,就只是说这一句话,我就算是已接受了基督及圣灵已住在我里面了。
很遗憾的,自从成为基督徒以后,我对圣灵内住完全没有感觉,更不能分享在使徒行传五旬节圣灵降下的体验(徒2:4)。在我例常作礼拜的教堂也没有见证早期教会所体验到的神迹奇事(徒5:12、16)。

内人劝我归真

於一九八六年我与内人结婚,她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由于我们来自不同的教派,所以教义上有出入。我与内人尝试互相说服对方,各说自己教会的教义是完全按照圣经的。内人在这些年来都一直为我祷告并努力设法与我分享真理,但是固执的我对于真耶稣教会的教义是异端的观念已根深蒂固,再加上身为一个男人,我必须保护我的尊严而不愿被说服。
由于我们都在实必丹工作,除非是偶尔到亚庇去,要不然在周末我们都不能到教会聚会。然而,当一有机会,我也会陪内人到她的教会参加聚会,虽然我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但是我也观察到真耶稣教会的积极的一面,例如:
-信徒都很虔诚的祈祷
-见证很多神迹奇事
-教会一直不断地成长

主显明真教会于我

一九九二年八月的某一日,我感染非常严重的伤风,思及此症会传染给妻女,遂决定搬到另一房睡觉。就在那一夜作了一个很清楚与特别的梦,梦中我看见一个大荧幕,似乎上演着一部戏剧,在荧幕的左边,我看到浸信会会堂,在前方的入口处有一组教会的信徒,我能够认得出好多在他们当中的人。在荧幕的右边,我看见真耶稣教会,并有名字写在其上,在教会的前面的入口处有更大的一群信徒是我所不认识的。在两所教会的中间有一条路将它们隔开,这条路看起来又直又长直达眼目所不能及之处,在教会上方是又明亮又澄蓝的天空。
浸信会信徒与真耶稣教会信徒在路的两旁互相提出论据来辩论,以证明那一所教会是真的。这景象持续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我看到这场争辩犹如我身历其境一样。突然间上头有声音对我说:“真耶稣教会才是神的真教会。”刹那间,我觉悟自己的判断错误。虽然仍在睡眠中,那强烈的激励使我满心顺服神,向神祈求赦免并渴望敬拜他,我尝试在床上坐起来,一睁眼就看到一道荣光由房里天花板一角照向我,随即消失。

祷告有圣灵的体验

当时我非常地清醒,心里有一种强烈想要跪下来祷告的意念。于是我就跪在地上祷告,非常惊奇地我竟能用灵言祷告。我就这样祷告了一段时间,还一直想继续下去。祈祷完之后,我就坐在床上思想刚才所发生奇妙的事。我开始醒觉神就在这房里寻找我,我觉得有些害怕,遂决定到回我妻女所睡的房间,我注意到当时是凌晨一时卅四分。我没有将这个异梦和异象告诉内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时常想起所发生的事,心里也在怀疑神是否真的用这种方法来向我显现。之后,我再次祷告,但却是不能用灵言祷告了。
於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合家到澳洲渡假,柏斯是我们渡假的最后一站,留宿在内人姨姨的家,他们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於十二月十九日,我们一齐在安息日到教会聚会。我对自己说,我要求神启示给我在我梦中及异象中所传达的讯息是真的从神而来。在第一次的祷告中,我求神赐我圣灵以证实在我梦中确实是真教会的启示,非常惊奇地我又用灵言来祷告,感觉到有一股暖流由我的肩膀一直到脚部,心里真有无法形容的感动,喜乐的心如泉涌,感激主耶稣以这么有意义的方法来启示我。

归回主的羊圈

在约伯记33:14-16说:神当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我真的非常感激主用这奇妙的方法引领我归回他的羊圈。他知道我顽固的性格,所以对症下药使我觉悟过来,若不然,我仍是一只迷失的羊,不认得牧长主耶稣的声音。
愿一切荣耀与颂赞都归给我们全能的主耶稣基督,哈利路亚!

(7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