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靈工發展( 1929 第 4 卷第 2 號 )

南洋靈工發展 山打根 李錫齡
自本會真理傳入北婆羅洲山打根後。迤西發展到古達。亞庇。保佛。吧巴。各埠相繼成立本會。神跡奇事筆不勝書。風起雲湧。惹起各老會之震駭。惟東邊各埠。尙未傳到。寂寂無聞。引為缺憾。客冬年底。學校放假。陳馬可執事。前去拿篤埠一行。為真道作證。宣傳兩天。受洗者兩家。共十五人、一家是倫敦會。一家是巴色會。陳執事回來報告。咸以此小羣如羊無牧。全體特別代該處禱告,求主憐憫。為該處揀選依時分糧的僕人。旋接該處函開。有擒賊擒王。要兄親自出馬等語。余於元月初九日下午五點。偕陳執事附輪前去。計水程約輪行二十小時。初十下午兩點抵埠。卽乘電車直上山頂啓蒙學校、該校長陳新民君。要卽刻領洗。余意待遲一二天。或有別人一同受洗。陳君允之。卽晩到黃國梅靈胞家聚會。大雨滂沱。山上無車。陳君父子同余等冒雨而行路。衣服盡濕。九點到埠。入廣永昌店。時已九點餘。該店的老牧師。余蒙主啓示。對付此等人。勿與辯論。宜用聚會講道式。令他啞口。遂上該樓上聚會。禱告後。陳執事證見聖經。約四十五分鐘。余接續約一點十五分鐘。共兩小時之久。將一切聖靈要道。詳加警告。並直斥各老會之種種錯謬。此兩小時的猛烈掃射。直接攻該牧師。間接指導陳新民君。講畢已十一時。該牧師冥頑罔覺。抗拒聖靈。反讀約翰四章十九至二十四節。以為搪塞。余知此幾節聖經。是他太阿倒持。授余等以柄。問他許余質問否。他說無庸多問。不必重繁。明下逐客之令。彼固不足惜。可惜者他一家八囗。不能去此井囗石。致拉班羊羣。不能得飲。散會時。他個人祈禱。開口說。我是一個大罪人。是一個臭品性的人。平日自高、自大、自誇自不肯謙卑認罪等語。令人聞而欲嘔。名為祈禱。實則褻瀆和咒詛。余等辭出。已十一時餘。后乘電車回山頂學校。與陳新民談道至四點。天近黎明。休息片時。十一晨。前去幾家傳道。各皆歡喜接納。是日下午三點。陳新民領洗。晚上在黃靈胞家晚會。余將約翰四章那幾節的精意說明。據該牧師的意思。以為無論那個會。只要誠心拜主。就可得救。囫圇吞棗。誤人不淺。不知撒馬利亞。是預表安立間之一派。耶路撒冷是預表路得改正教之一派。同是由天主教遞傳而來。為一母所生。名為歸于真神生有兒女。但他和西述人行淫。守禮拜日、為真神丟棄。若有兒女概是私生。不許承受父業。查(結二十三章全)(何二章二至三節)(何五章七節)(加四章三十節)(結十六章四十四節)該牧師照字讀經。謂救恩出猶太。那有出東方。只知耶穌為猶太人。不知屬靈的真猶太人、援引(羅二章廿八至廿九節)指明今日各老會。實在失去猶太人地位。(示二章九節)(示三章九節)本會出在東方。正應驗(結四十三章二節)(示七章二節)(太廿四章廿七節)(賽四十一章二節)(賽四十三章五至七節)以聖靈和誠實拜父為各老會所無。他們偏拿這幾節作護身符。實乃他的致命傷。一番解釋後。各皆十二分明瞭。該處靈胞黃國梅。其熱誠之流露。為北婆羅所僅見。他說隨時可以獨資建築會堂。陳新民君向隸巴色會。卒業于該會傳道書院。在山打根該會當傳道職多年。為余舊雨。別後三四年。得閱聖靈報半信半疑。此次聞余等證見聖經。已覺此種智慧。決非從人領受得來。(加一章十二節)今日以前。他們宗教觀念。降至零度。蒙主憐恤。熱度驟高。他和黃靈兄兩人。原有煙酒等嗜好。自受洗日起。渾忘於心了。可見得稱神子。內部更新。(約一書三章一至十節)該處教會。得此兩根柱石。各盡所長。互相維持。將來必大大進步。(約三章三十三、三十四節)哈利路亞。榮歸于真神。

(3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