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的奇事( 1929 第 4 卷第 8、9號 )

驚人的奇事( 1929 第 4 卷第 8、9號 )南洋何腓利門、陳馬可同證
井中水面安然坐
羣童飛起空中舞
身墜高樓也無妨

山打根本會,於七月二十七號,差派我們為真理出戰,重赴古達,亞庇各埠,來回凡半閱月,茲將各地經過情況,略述一二,榮耶穌聖名。二十八號到古達埠,蒙男執事王彌迦到碼頭接待,是晩卽到女執事陳馬利亞的家,晚間聚會祈禱,屬靈弟兄之會集,其樂非言可喩,茲將見聞之處,見證如下。
( 一)陳馬利亜執事有一個男小孩,年才四歲,有一次爬上樓窓,高約兩丈,竟倒墜地上,毫無損傷,并無驚惶之狀,轉瞬間,自自在在的又爬上樓棚來了。
經說 : 「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因他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詩 91 :10 -12 )
數千年前記載的聖經,竟然在此二十世紀的今天,還能發生效驗,這豈不呌自稱文明的人類,盡都驚奇而詫異起來嗎?
(二)陳馬利亜執事又有一個女兒,年才十一歲,一次失足墜水井中,得天使親身援他起來,他在水面坐著,好似佛坐蓮花,得見異像並和天使講述了許多話。
論人能在水面行走,現代人類必說 :「怪誕不經,荒謬絕倫」而唾之。若再看見我們的見證,最小也要駡我們是個「狂」。不是這樣,怎麼會符合保羅的話呢?(羅 1 :21 – 22 )我們再查考聖經的時候,先前已有人在水面走了,並不是新奇的事。馬太十四章二十五節說 :「 夜裏四更天,耶穌在海面走,往門徒那裏去,門徒看見他在海面走,就驚慌@說,是個鬼怪,便害怕,喊呌起來。耶穌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彼得說,主,如果是你,請呌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裏去。一耶穌說,你來罷。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走,要到耶穌那裏去。
在水面走,非祇耶穌,連彼得也曾在水面走過,所以這次陳女執事的女孩在水面坐,我們也可以相信耶穌和彼得所經過的是真的了。
(三)古達本會,聚會祈禱時,有幾位小童,被聖靈充滿,能舉起空中,離地尺許,飛舞如蝴蝶狀,快樂似仙人跳舞。
今天我們寫此信之時,又接到保佛埠本會來函,稱述該地本會,於八月八號晚,大家聚會祈禱時,聖靈大降,五十二人聚會,三十六人得著靈洗,各種喜樂,無微不有,聖靈應許的,沒有一件落空。最奇者,該處教會也有一羣小童,被靈舉起,飛舞璧板上,好似蜜蜂嘈營。古書稱述神鳥,說部記載仙人,亦不能及此神子之快樂,所以現在班烏,瞎兒帶路人(指老會人)驚惶顚狂萬分,(亞 12 :4 ;耶 33 :9;4 :9 )間有盡情譭謗者,更有懷疑莫解者。( 太 13 :11 – 17 )其實,真教會屬靈的人,被聖靈充滿確有飛舞空中之可能。現在傳說耶穌的各教會不憑聖經去傳道,所以才不能看見這事。從前以諾升天,( 創五 :二四 )正是被聖靈舉起而上的。腓利被聖靈提起,由耶京路上至亞鎖都。( 徒 八 :三九 )先知以西結被靈舉起。( 結三 :十二 )以上幾處聖經,都是說被靈舉起離地而上者,不僅古達,保佛兩處本會今有其事,出自真神者,自昔皆然,鑿鑿有據。這樣,正可以證明「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來十三 :八)
其外古達本會,有得特別恩賜,能操英語講道的,或用國語講道的,種種恩賜,無奇不有。主恩浩大,應該見證,感謝真神。我們到古達停留二天,一天到本會靈胞家裏,靠主恩堅固弟兄的信心,主也為我們開施洗恩門。至於該地有幼稚的靈胞,不明真理所在,爭執洗禮必須某某,與從前哥林多教會相彷彿。( 林上一 :十三 – 十七 )我們卽根據聖經指出其誤解,然後才明白,讚美真神。第二天我們又到監督會首領賴春城老牧那裏,辯明福音,他竟膽稱二十年前得著聖靈了。以勤看聖經和孝敬父母為憑據,我指斥他的錯謬,證以靈言才是得聖靈之據,他強辯說,得聖靈不是一律和五旬節一樣都要說靈言的。我以哥尼流事為證,(徒十章十一章 )他又竟謂本會傳道專捉書@,這樣的老牧,真是可憐。其後他轉詞謂五旬節時代,確有聖靈,以靈言為據。但那時是幼稚時代,今天我們長成了,福音傳及天下我們有一千九百多歲的老人家了,還要什麼靈言不靈言?我說 :馬可書說,必有新靈言才是主耶穌的真道,那麼怎麼解釋呢?他竟詞窮,不能復置一詞,竟惱羞成怒謂我們強解聖經。我們知道主還未開他蒙蔽的心眼,故辭之而出,後來,聽說他良心覺悟,渴望我們再到他那裏,如果他是主的羊,必定自能跳出巴比倫,來到所謂錫安山的真一耶穌教會。
二十九號晚,我們搭船過亞庇并挈帶王彌迦執事同行,意要為他増長靈界閱歷,并可增加聖經的教訓。
到了亞庇,清早搭車上吧巴埠,宣傳真道,晚間到羅榮貴靈胞家裏聚會,(羅靈兄年屆九十餘,原屬安息會,客歲錫齡靈兄到此給他施洗。此地因人數不多,故還未正式成立會所 )晚間主引導一位巴色會的少年信者廖國麟君。和二位異邦人進來間道,願主不棄他開。了救人之恩門榮歸真神,此埠有監督會,巴色會。天主教,安息會,(但安息會已完全成了荒涼之地了 )一號我們造早飯,還欲在此埠作工一天。臨行之頃,忽接得保佛埠本會電招我們上保佛。乃改程,搭車前進。十二點到保佛。田腓立執事等,在車中握手,高唱哈利路亞,車中之人,驚訝之至,因未聞此種聲音的。
我們往探各靈胞,並說主恩之浩大,種種見證堅固他們,是晚在彭呂底亞執事家中聚會。因此地居埠之中心,是晚各界來集者甚多。我們靠主之大能,證明真道并奉主耶穌聖名醫病逐鬼,翌日,主也給我們開洗禮恩門,有鐘培生君,保佛埠要人,亦經受洗,病亦痊癒,本會在此受洗者。已達百三十餘人。而得靈洗者僅二人,我們看見這種情形,十分詫異。遂將根地和古達靈界的喜樂,講述一番,并盡力勉勵他們速求聖靈,不可怠荒,旋卽搭車落亞庇。豈知是晚聖靈大降,得靈洗者竟數十人云。其外有操英語講道者,有靈言講道又能譯出者。有三歲兒跪下祈禱。得靈歌呌他父母看聖經讀某章某節者,有一羣小童被靈舉起,飛舞板上似蜜蜂嘈營者,( 前書我經述過的 )我寫到此處,不覺由心裏快樂起來。莫名其妙,卽停筆祈禱,讚美真神的大能。阿們。
我們到亞庇。適值安息日,并于此時。開辦聖餐,講解屬靈真道,并商榷建築會堂事。又此地于四月間陳西門執事,因事來根,各種會務停頓不少,我們求主幫助,彼此協力把重要的問題都整理清楚。在此停留四天,日間出戰,晚間築城,開洗禮一次,在打里卜開洗禮一次,亦曾往兵冷邦,望加達,斗亞蘭各小埠,撒放真理種子,已起一星火了。在亞庇本會因辦事人不足,惟彭洪亞拿執事,故另選江清和先生娘李戶勒太,羅恩光先生娘曾底破拉為本會執事,他們都願獻身事主,將來定結美滿靈果。但願各地本會多為亞庇本會祈禱是盼。
我們在亞庇,親到巴色會首領溫少蓮老牧師那裏,和他論聖靈道理,叫他求靈洗,他說,得著聖靈了,但未甚充滿,( 我記得客冬到拿篤地方,質問巴色會老牧葛士彰君,有無得著聖靈,他說,未飲酒時乃有聖靈,醉後就沒有了 )我們斥他自欺,有什麼憑據呢,他說,我如果未有聖靈,那裏能夠在廣東傳道二十餘年,招得一千數百人入教會呢,我們直指非得靈洗,無乃每會二十元之代價,是雇工非牧人并說得聖靈的憑據和求法,他竟左右而言他,其子在旁( 上海同濟大學生 )插嘴而言 :「 你們教會傳道人述真神為萬能,我看真神好似四腳犬,下賤之極,又好似一個瓦杯,任人安置打碎他也不能見什麼」這種牧師,傳道給別人而自己的兒子,竟變成無神派,試想他所傳的,是真理不是真理?聖靈在他心裏,不如說 :魔鬼在他們心裏。正為恰當。

(44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