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耶稣教会宣牧工作

真耶稣教会宣牧工作

 

引言:

“宣牧工作”指的是教会对外宣道开拓,和对内牧养栽培的两大圣工。两者略有先后之分,但无主次之别,是相辅相成的,并应使之成为良性互动的关系。本会初期的宣牧工作概况,可从文宣圣工与神学训练两个方面反映出来。

 

一、文宣工作

“文宣是宣道的利器”。本会的初创与扩展就已善用了这一有效的方式,大刀阔斧地开辟了真教会宣道的先锋之路,为海内外各省地本会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从本会卅年专刊的统计看,本会的文宣作品可分为三类,即福言传单,报刊和书藉。

1、福音传单:

各种福音传单有一百多种,列入统计表中的就有二十三种。其宣传内容有更正条例、蒙恩见证、宣道拓展消息,大会公函及部分决议,劝勉论道,问道释疑,本会某些规章等。

其中影响力较大的是本会最早的文宣品,即魏保罗于1917年5月至6月间蒙主指示,并邮寄给各教派共四十八个单位的数条更正教规,成为开本会文宣之先河;其次是若干蒙恩见证、劝勉论道和问道释疑等类的传单,也有较大的反响。

2、报刊:

列入统计表的报刊有二十四种,但多种是属一时兴办,出刊一、二期就中断了。究其原因,也多为有感而作,应需而出,限于人力物力之缺乏,又受到教会发展形势之影响。

其中具建设性的报刊有由魏保罗1919年正月在北京首次刊发,后续刊共六期的《万国更正教报》,以后在天津续办的“小万国更正教报”也有相当的影响力;南方教会于1926年8月于南京首次发行, 作为总部刊物的《圣灵报》在真教会海内外的宣道史上占有长期而重大的作用。而具有破坏性的报刊,曾有如:1926年张巴拿巴在福州发行一期《儆醒报》其中有不造就的内容;1926年由孙彼得于北京发行一期的《弃暗新光》报;1938年5 月由蒋宜、于福建莆田县本会发行一期的《真报》内亦有反对规章之言论等。

3、书藉

列入统计表中有45册,包括卅年专刊,则有46册。是本会初期重要工人的著作,也是本会历史性重要书藉。其内容有属见证集、更正要道、阐析教义及问答,早期赞美诗,查经论道,初信栽培,报章选集,历史文献,周年纪念专刊等。其中重要书藉有:魏保罗著《圣灵真见证书》(1919年);《总部十周年纪念传刊》(1936年);《真耶稣教会卅年纪念专刊》等。

从统计概况看,本会在初期三十年间的文宣作品的种类数量不能算少,虽然许多作品不够成熟精美,但很天然纯真,质朴无华;有多种报刊属一时兴办,最后都中断了,但在那时其总体的作用和影响力却是非凡的,产生了令人无法预计的积极作用;而数量颇多的书藉,依现在的眼光看,有的简直算不上是一本书,因为只有若干页,只能称为“小小书”,但这些作品,几乎都不是取材于圣经以外典藉进行研究理论的学术论著;却是出自本会那些文学素养并不很高的初期工人的笔端,是他们在宣牧事工的担子极其繁重,工作条件极其恶劣的环境下,靠圣灵感动,积极查经钻研的心得、行道实践与牧会经验的总结。所以其作品本身和价值,都不能以现代的我们的衡量标准可予以评判的。

总之,本会初期卅年间的文宣圣工是大有作为的,是往后文宣事业的坚实基础,此时期的许多作品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不失为本会文宣圣工的历史丰碑;尤其是作品中所阐扬的真道将不受时间与人等任何的局限。本会初期文字作者们的研经写作的可贵精神,是我们当代工人当学习的榜样,要努力培养的能力;其著作当属本会的一大历史遗产。

 

二、神学训练

本会历来训练工人的基本方法是主与使徒式的“师带徒”方式——采取边学边教,学以致用;在实践中学习并加深理解巩固所学,达到真正领会掌握属灵的智慧,培养具有属灵的品德,追求得着属灵的权柄。本会有计划和系统地进行神学训练,乃缘起于宣牧工作之需要,感于“庄稼多而工人少”,也因自觉真教会之末世伟大使命。这与师带徒的训练方式相结合,使训练工作更加有成效。

各省地神学训练班简况:(注:1 )

1、天津

①“真理圣灵学校”:

魏以撒长老等人,吸取了河北元氏县一带教会渐趋败坏的教训,即工人素质良莠不齐并首先败坏,广大信徒则多为过分注重神迹而轻忽真理。魏以撒于1924年正月在天津开办了此学校,学期三个月,学员32人。其宗旨与认识是:“不但要注重灵恩,还要注重真理,因为圣灵就是真理,但真理的集中亦就是圣经……。”因此,以讲解圣经、预言、预表及更正要道为主科。

此次神训班的作用:“华北本会的兴起与根基从此稳定。”

②“河北支会神学讲习会”:

1943年11月1日始办,学期二个月,学员21人。 由魏以撒主讲:讲道学、牧会学、和平君国主义、约柜、三段灵程。

2、总部

南方总部共举办了四期神学会,从史载的招生简章内容看,属比较正规化的神学训练班,并且“成绩斐然,造就本会基本的传道人颇多……我们检点过去总部神学会培植出来的人才,现今多半是教会中坚分子,担负着办理教会,宣传福音的重要责任。”

①第一期神学会:

1926年4月20日起三个月,于南京虎踞关1号开办。学员来自江苏、直隶、福建、湖北、湖南、江西、台湾、山东、安徽九省51人。由郭多马、张巴拿巴分担任课:四福音奥秘,启示录讲解,先知预言,医病赶鬼要道、讲解难题,灵界阅历,本会规章、参考本会书报开创栽培教会秘决。

②第二期神学会:

1927年9月20日起二个月, 于上海培开尔路瑞福里本会举办。学员来自湖北、广东、汕头、福建、新加坡、江西、江苏共17人,由郭多马任讲员。课程未记载。

③第三期神学会:

1928年11月28日起六个月,于上海宝山路850 号总部开办。学员来自湖南、江苏、浙江、江西、广东、台湾共14人,由郭多马,张巴拿巴分担如下课程:神学要义、宗教学概论、教会史备考、先知书要义、四福音讲解、启示录释义、神迹奇事合论、灵界经验、本会建设概论、使徒书信要领、本会规章详解、本会合一要道、本会大纲、教会牧养学。

④第四期神学会:

1936年12月15日起四个月,于上海柳营路南童家宅总部开办。学员来自四川、福建、广东、湖北、江苏、山东、浙江、湖南八省36人。由郭多马专任讲授:教义大纲、灵修要道、教牧学概论,耶稣比喻略解、先知书预言选择,传道学概论,神迹专论,教会制度及组织法,耶稣神迹释义,圣徒知行要道,教会略史,灵界辩正、本会建设概论,福音书要义,圣经概论,真道举要,使徒书信要义、诗歌。

3、河南

河南本会曾开办三次神学班。此外吴贤真长老每年也办半个月或二十天的短期培训班(在此未能简介)。

①第一期“天国学院”:

1929年冬季,于上蔡县西大街支部开办三个月。分初高级两班,各有二十多位学员。初级班课程:天国千字课、选民须知问答、新约神迹、旧约故事,由吴贤真长老主持。高级班课程:聚会学、讲道学、牧会学、组织学、圣经各卷大意,预言、预表,神迹与灵学。

学员学习期间,每于安息日两个两个地分派各处教会实习,不论严寒与否。“有一次在大雪严寒的日子,派出去的人回来,手指甲全被冻脱的有吴贤真,脸被冻成疮的有三人,但以后仍不退步。学员们都是花自己的钱求道上学,这一般初结的果子,直到今天都是河南的柱石,有立志献身的共十八人,其余的也能在本地尽到本分,服事主。”

②第二期神学讲习会:

1935年冬于河南支部开办两个月,学员近30人,讲员是魏以撒,课程与前次高级班相同。

③第三期神学讲习会:

1942年12月1日始由河南支部开办一个月。学员27 人,仍由魏以撒任讲员,课程是:讲道学、牧会学、十二标准。

当时“正是河南六十年来有的大饥荒的时候,饿死的尸体在每条路上都可看见,很美丽的儿童,成堆的丢在市上,二十个馒首可以换一个十几岁的女子,吃人的事天天能听见传说,就在这种艰苦之下,没有阻住他们求道的决心。

“有的学员禁食三天吃一天,有的学员禁食两天吃一天,有一位祝福临自开学就禁食,十八天以后才被勉强开食了,就是吃饭的人也是只能吃很次的食品,和很稀薄的食物,天气又在寒冬,生不起火,其肉体之苦,终被心中之热给克服了。

“教授虽然与他们甘苦同共,究竟比学员好很多了,目睹心伤,不忍叫他们长期下去,竟未到两个月就解散了……”。

4、湖南

本会湖南省支部亦办过三期神学讲习会。此外益阳本会办一期。

①第一期:

1932年12月1-30日,学员41人。由周安得烈、罗群羊、向保全、黄以利亚任教。每日八个小时的课时,没有讲义,得口授专人笔录,整理后付之油印分发学员。其间神眷顾:在开学那天,没有饮用水,凭信心挖开会址门前原为臭水的荒井,竟然流出清洁的水来……。

学毕、各学员全部奉派各处教会服务。

②第二期:

1933年11月1日起三个月。 在长沙市南门外新开埔长坡本会开办。学员20多人,由周安得烈等任教,学科为:本会教义、开创、建设、栽培、牧养、灵界、阅历、诗歌、交际、公文。

③第三期:

1936年10月29日起三个月,学员29人,由向保全等任教,会址及学科同上期。“学员在三个月中,皆能虚心受课。每日膳食只备两餐。均是淡薄食物……。”学毕,各学员仍全部奉派往各地传道牧会。

④湖南益阳神学讲习会:

1936年11月29日起三个月,在益阳本会开办,由周安得烈等任教。主讲:开创、建设、栽培、牧养各科。

5、福建

①第一期神学讲习会:

1934年9月13日起一个月。地址在莆田, 讲员是郭多马,学员来自莆田,仙游、福州、永泰、福清、古田、漳平,石码共70人。而以莆田55人最多,其次是仙游8人。

课程十二门:灵修要课,本会教义纲要、教牧学概论、传道原理、教会制度及组织法、神迹奇事合论,四福音比喻略解,真道举要,真道规范,预言浅释,灵界辩正,赞美诗。此外有补充科目:教会略史、诸教常识,圣经释疑。

其余概况卅年专刊未记录。

②其他神训班:(注:2)

据卅年专刊记,“闽南支部所办神学讲习会,由莆田移福清续开一个月,已志前报,今得福清渔溪本会来函,讲述经过……大收美满效果。”自9月14 日开学, 于10 月14日闭学。学员男女共28人,旁听10人,大为减少。郭多马任讲员,省支部黄资旦长老教唱诗。但具体哪一年不详。

据陈光藻长老编著的本会简史记:在莆田城内支部开办第一期神学会是1933年8月始一个月, 福清渔溪开办的神学讲习会是1932年的事。并记,1948年12 月和1949 年11月,莆田分会在新浦本会各开过一期“教牧训练班”,1950年农历正月,福清芦华教会开过一次一个月的“教牧查经班。”

6、台湾

台湾办过两期神学讲习会,第一期没有记录而不知概况。

第二期神学讲习会:在台南本会开办,1936年3月9日起一个月。学员逾来逾多,前后共赴会近70人。由总部派郭多马任讲员,共开十门课:灵修要课、圣经概论、本会教义纲要、传道原理、预言浅释、神迹奇事合论、四福音比喻略解、教牧学概论、传道者修养法、教会制度及组织法。

4月9日闭会,郭多马仍用二十多天时间,巡视帮助台湾各地本会,于5月1日搭船回大陆。

7、湖北

①第一期神学讲习会:

1936年秋冬间三个月,在武昌由湖北支部主办,学员38(或33)人。当时正值武汉等各县灵工兴旺时,姚雅歌、袁彼得长老等人慕道心切,特请魏以撒任讲员;开设:聚会、讲道、牧会、组织、预言、预表、年代、圣经大纲百余题。据记,此期学员中不少成为“至死为道忠心的”。

②恩施神学会:

开办四个多月,大约是1938年日寇进犯武汉后不久始办。魏以撒未及撤退滞留宜昌时,被“第二荣誉军人教养院”训育主任王重光强留院里,以帮助他用圣经教训军人为初衷。而后形成兼有神学会和布道会性质的讲习会。期间,神迹显明,不断有人受洗,晚间聚会多达一百二十多人;就在此时期开办了巴东本会。魏以撒讲了:圣经大纲、启示录、但以理;并在此期间整理了:十二标准要道、约柜和三段灵程的新专题。

据载,这次神学会的学员后来迁到四川南溪县以后,发挥了作用,也为湖北支部培养了合用的人才。

8、四川

①第一期神学会:

在总部内迁重庆期间,由李正诚、董玉林等提倡开办,地址在总会会址,定名为“真耶稣教会总会神学讲习会。”自1945年11月1日起二个月。魏以撒任教, 课程设:讲道学、牧会学、约柜、道纲要纲、启示录全书句解、本会组织法。

学员30多人,毕业后,有的到南洋传道,有的在总会任职,有的在开拓贵州本会,或在四川布道队等起了不小作用。

②南溪县神学讲习会:

由湖北恩施迁到四川南溪县的王重光等灵胞,重新成立南溪本会,并强烈要求魏以撒开办讲习会。便于1946年7月10日起开办一个月。学员30多人,开设:耶稣比喻、 十二标准、讲道学、牧会学、更正要道等。

讲习会期间,曾在体育场聚会,又在“民众教育馆”公开布道,听众多达五百多人,前后受洗四百五十多人。

9、江苏

江苏支会第一期神学会:自1946年12月1 日起三个月,在常熟开办,初拟请郭多马长老主讲,因他年迈,改由郭美徒和蔡慰文担任。开学不久,郭美徒由闽支部电函召返,而由史提多协助。学员15人,加几位旁听约二十人。课程:经训选读、真理讨论、教义大纲、灵修要道、圣经要义、传道学、耶稣比喻、灵界辩正、练习讲道。

 

考察本会初期举办的神训班,可窥见当时宣牧事工的某些状况:

可见当时本会发展中存在严峻的问题,长执同工对教会形势的洞察力,具有属灵的远见,以及在把握教会发展动向方面作出的积极努力。即教会已广具规模,有量的增长,而工人信徒的素质却急待改善提高。此时向外宣道开拓已经受到牧养之繁重工作的制约。如元氏县一带教会的迅速败坏,实令长执同工们触目惊心。但他们却能以属灵的眼光看到了问题的根源、症结,并且找到了解决、防范问题发生的有效而影响深远的办法──举办神训班,以此来提高工人素质、输送宣牧人才于各地教会以应需求。这样,教会的形势和动向,就有立刻往好的方面进展的趋势。

可见那时期本会神学研究,培训的概况,和各地宣牧事工之具体所需。这从各地及历次神训班所开设的课程之内容可见一斑。

教学内容大致可分:宣道、牧会、教义、灵修、圣经研释、崇拜、教会史与宗教比较学、灵界辨识,以及实用类等学科。涉及内容颇为丰富,足见神学研究面之广,和此时期宣牧事工中多方面的需要。

同时可见师资、课程和受训工人的基本素质之南北差异。北方本会以魏以撒长老为师资主力,开课相对少些;而南方则以郭多马长老为主力,其神学造诣较深广。他们各处南北本会,因此可称之“北魏南郭”;他俩对南北方本会的神学研究和教育,都各自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所以他俩对南北方本会某方面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在办学条件极为艰难的情况下,仍然不断地在各地举办神训班,开展神学教育,可见初期本会对人才培养的重视、决心,也为显著的成果所鼓舞。而学员方面从其在求学阶段之艰苦,亦可见他们对真理之渴求,对主对教会爱之深切,和奉献心志之坚定不移!

 

 

三、宣牧力量

本会的发起与扩展史表明,其原动力是圣灵,并且透过教会的组织起着显著的推动作用。一个合乎神旨,健全的教会组织具有极大的凝聚力和统筹力,能将教会中蕰藏的资源开发合理利用起来,使宣牧圣工得到不断的人力与物力的支持。

在人力方面,从广泛而言,是教会全体潜在着具大的力量;就狭义来说,指的是联络在组织机构中的两支同工队伍。一支是义工队伍,另一支是专职工人队伍。

广大义工均在基层教会服侍主,作“无偿”的奉献,与广大信徒联系密切,他们的素质如何决定着信徒的素质。他们若能受到应有的训练提高了素质,将有助于发挥恩赐;他们若能在组织的运作下,那将更有力地推动各地圣工的开展。

而专职工人,多为清楚蒙召的使命,有一定的灵智灵力和献身吃苦的精神,全时间地事奉主。尤其是本会初创时期的工人,更具有献上一切的牺牲精神。但他们起初却是“专职义工”。如魏保罗、张巴拿巴等首批专职工人。

这是由于本会初期侧重于更正的工作。所以初期本会教规和更正教规中,均明文规定:“传道人无一定的工价”,“传道不可要一定的工价免得是雇工”。强调传道工作是感恩奉献与本分,传道人当靠信心生活,要求其“以受苦为心志”,具备舍己的精神来跟随主与使徒的脚踪。同时,这种要求也是本会初创时期的特殊需要,因为只有在如此要求和艰苦的条件下,才能有真正认识真道,清楚蒙召使命,具有一味牺牲精神的传道人,从而保证初期教会建立之纯正。魏保罗等初期工人以身作则,为本会的初创和进一步拓展立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会自成立,约过了七、八年的1924年和1926年,分别在北方和南方教会,几乎是在同一个时期,不约而同地兴起、着手训练工人的大工。这表明教会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已经发展有一定的规模,组织需要逐步健全,为应各地宣牧事工的急切需要,必须吸收和尽快栽培一批有相当素质的专职工人。当教会圣工需要专职工人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时,本会的规章(如1928年全大会的)则规定了教会当给专职工人及其家属一定的生活费:用于维持其生活,免于跌倒,并且以使之没有后顾之忧而能“专以传道祈祷为事”为中心目的。

他们完全联络在本会组织机构里听从差遣,而且大多还是机构中的要员,把握着教会圣工的方向,担负着本会诸如文宣,神学训练,开拓等关乎全局的重任,和许多方面的行政工作。所以,他们能否“专职”,不仅关系到他们的灵智灵力的充分发挥,使教会得造就,也关系到教会全体的诸多方面。

历史表明,本会是以义工为主流,专职工人为主导的两支宣牧队伍,各尽其职分工合作,紧密配合拧成合股的力量,推动了海内外圣工的开展。

 

结语:

本会初期宣牧工作的成就,向我们表明,文宣与训练工作不可忽视;也向我们提出了时代的挑战;同时还提醒我们,教会中两支同工队伍,如何栽培训练,如何相互理解支持,又当如何协调配合?才能合成一股强大的宣牧力量!

 

注:

⑴据《卅年专刊》整理

⑵参《真耶稣教会总会及部分省县教会简史》(陈光藻编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